齐帆齐:由一窝兔子想起

我家养了一窝兔子,由于它们都是近亲繁殖,以后每次生的小兔子,要不了多久就死掉了。这样一连生了好几窝,都是相同的结果。

最后繁殖来繁殖去,只剩下了四只。我们就拿了其中一只白兔子与别人换了一只灰兔子,这样一来就有许多奇妙的事发生了。

可别看这些兔子平时温温顺顺的见人就躲,他们也有自己的社会,也有自己的江湖。

灰兔刚进入这个圈子里时,仿佛已经知道自己以后的命运。喂青菜时,它总是畏畏缩缩的躲在后面,小心翼翼地吃着它们剩下的。尽管如此,它还是经常会被其他三只兔子追得嗷嗷叫,东躲西藏。

看到它们三只兔子亲热地呆在一起,大吃大嚼,灰兔只能闷闷不乐,暗自伤心。

我在家里呆了一个星期,也默默观察了一个星期,这种情况一直没有啥改变。其它三只兔子非常团结,壁垒森严,灰兔很难融入他们的圈子。

看来,兔子的社会也就像人的社会一样,也讲究一个先来后到。只是,这只兔子是带着使命而来,未免有点不公平。

我们人,何尝不是这样呢,都讲究一个论资排辈。职场老人,都如一尊尊大神一般抱成一团,组成自己的圈子。你是职场新人,你小心谨慎的一一叩拜山门。可他们要么对你不理不睬,要么嗤之以鼻。

你是新来的和尚,如果不会念经,他们会对你不屑一顾,也不愿意教你如何念经。你如果比他们还牛逼,木鱼敲得咚咚响,那你就冒犯了他们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他们也会如兔子一样,将你踩得嗷嗷叫。

你所取得的成绩,也必须要有他们的功劳,哪怕他们只是翘着二郎腿在一边凉快着。

我曾在一个全是湖南人的公司里上过班。那种感受那种滋味儿,仍时时让人感觉到背上一股飕飕的凉意,怎么搓都搓不掉。

无论我做什么,做错了,别人训斥,鄙夷,讥笑,做对了,别人不以为然,认为我运气好,然后就是羡慕嫉妒恨,风言风语,众口烁金,将我贬得一无是处。

他们的圈子仿佛是铜浇钢铸的,任我怎样低头,怎么表示我的诚心,我都只能远远的徘徊在山门之外,我的努力,他们看不见。

那种落寞,那种苦闷,让人久久难以释怀。

他们从来不设身处地的为别人想一想,他们原来也是从新人做起,也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慢慢成长,如果没有别人的宽容提携,培养,他们怎么可能有今天的风生水起,功成名就。

我们都是活在圈子里面的人,我们包裹了自己,也拒绝了别人。我们老成世故,不愿接受新鲜事物,同时也妨碍了我们自己,自由地呼吸新鲜空气。

我们固步自封,也容不得别人大踏步朝前走。我们用我们虚荣的团结,扼杀了多少新的思想,也严重地阻碍了我们自己的发展。

就比如那一窝兔子,如果一直是拘于自己的圈子,容不得其他的成员参与,那么它这个家族就永远没有传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步一步衰老,直至死去,然后消失。

还有那个湖南人开的工厂,拒绝其他的新人和异地人,最后他里面的人都自以为是,人人都是老大,相互勾心斗角,争权夺利,撑了没多久也垮掉了。

想长久发展的企业,不应该严重排外,而是要有海纳百川的心胸。

几年前,85岁的中国中医研究院终身研究员兼首席研究员屠呦呦获得2015年诺贝尔奖,成为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项的本土中国科学家、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华人科学家。其贡献在于发现了治疗疟疾的特效药青蒿素。

其实,早在2011年9月,屠呦呦就获得了有诺贝尔奖“风向标”之誉的拉斯克奖,但因为现如今名满天下的屠呦呦,是一位“三无”科学家——没有博士学位、留洋背景和院士头衔。屠呦呦被拉斯克奖评奖委员会列举的文献有六篇,共有四篇是中文,只有两篇是英文,在中国数论文篇数计算贡献的背景下,少得可怜,也土得掉渣。

就因为她的资历浅,老是遭到那些大佬前辈或明或暗地诋毁,她的贡献一直被低估,那个圈子将她排除在外,让她在国内长期坐冷板凳,中国才迟迟没有拿到这块诺贝尔奖。

青蒿素中国领先世界十多年,如果在该领域内工作的这些人能精诚合作,不踩屠呦呦,去掉论资排辈之偏见,你们投之以李,屠呦呦报之以桃,相互提拨,皆大欢喜。

真正的原创工作可能会为中国科学院增加一大批有实力的院士,中国如此巨大的贡献会更快更好地被世界所承认。

我们的眼光应该看得长远一点,不要老是瞅着自己的脚尖为个人的一点成绩沾沾自喜,对别人的成绩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甚至嫉妒,排挤,相互制掣。

这样我们彼此都无法进步,无法实现自己的价值,这样迟早会摔跤的。

我们摒弃兔子窝里斗的自私自利,排斥异类,但我们要学习兔子不吃窝边草的精神,勇于发展,勇于开拓,精诚团结,不盲目跟风,不无原则地一团和气。

我们才能坚强崛起,才能安心地做着中国梦,才不会自掘坟墓,自取灭亡。


作者,齐帆齐。安徽省作协会员,自媒体人,自由写作者。齐帆齐商学院创始人。

掌阅 微博认证作者,百度,新华网签约作家。多平台人气作者。

文章曾发《人民网》《哲思》《皖江在线》《女友》《青年文学家》杂志报刊等。

《追梦路上,让灵魂有光》于2019年1月已经全国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