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傍晚6点30分,一如既往的等着14路公交,一脚踏进车厢熟练的付了车费。往后车厢走去,落座在一位小姐姐身边,余光瞄到她紧紧抱着自己的大书包,一张小脸藏在厚重的头发下。我发现她在哭,小小的纸巾上印满了泪痕。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不知道是何等难过的事情,会让她在小小的公交车厢里掩面痛哭。更不知道这小小的车厢是否能装下她的难过。又好像看到难过时候的自己。就那样静静的,坐在她身边,随车子一路往学校而去,离喧嚣的市区越来越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