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光 现实世界(14)

96
戲子J
2016.12.28 20:57* 字数 1984
图片来自网络

“夏暖城!”

熟悉的声音。抬头。熟悉的面孔。他正在扶起地上狼狈的我。

我一只手继续紧抱书包,另一只手使劲揉擦沾有蚯蚓肉体的手,双眼渐渐模糊:“这是什么,好恶心,好恶心!”

“我来。”男人抓住我的手,用自己的手为我擦拭手上肮脏的痕迹。

我抽泣的幅度却变得更大。

男人这才惊讶地看向我。“怎么哭了?受伤了?哪儿受伤了?”

我猛力摇头,说不出话来。我也不知道我在哭什么。什么都没有发生,我怎么就哭了呢?

“好了,别在外头瞎淋雨,先上车避避。”

男人捡起地上的伞,将我扶进他的车中。

车上已经坐有两个女人,她们正欢快地交谈着什么,见到我,立即停住了谈话,似乎惊讶了片刻,随即又露出谄媚娇艳的笑。“哎哟哟,我们正谈论着刚刚谁被撞着了你就来了,不错、不错,原来是个小美女。哎,我们家夜还真是不小心。小美女,刚刚有没有伤着你呢?”

女人的声音细腻到嗲,真想看清她们的面容,她们的嘴,可是不争气的眼泪怎么也克制不住,把眼睛弄得潮湿模糊。但出于礼貌,我微微摇了摇头。

“算了,暖城你还是坐前面来。”

陆子夜关上车后门,将我推上车前座。

“上哪?回家?”

我这才想起自己还要赶往学校复习明天的模拟考试。

“不,不,不,我要去学校,快点,来不及了!”

“学校?没开玩笑吧!这种天气下你们学校早就被淹了!”陆子夜的声音。

“原来还是个学生呀,西泽中学的学生吧。恩,这么大的雨,外面都在涨水更不用说你们学校了”后座两女人中的某个女人的声音。

学校,西泽一中被水淹了?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片辽阔无际的苍茫海域。电闪,雷鸣,风刮,浪起,雨坠,海域正中央几座楼房几株树隐约显现,一点也不稳固,摇摇坠坠,坠坠摇摇,似乎过不了多时就要彻底倒塌,永远沉没在海底,轻易便能被人遗忘,不留一痕一迹。

“笑什么?”

车窗上映有一熟悉女子的脸,笑迹浅漠。那微小到不易捕捉的笑迹,被顺玻璃窗滑落的雨流勾勒得虚幻且诡秘,似笑,又似无笑,冰冷,凝固。我收住笑容,玻璃窗映出女子一张一合的嘴,拼凑出来大致是:“如果西泽一中就这样消失了,会怎样?”

“呵,你想多了!”

“为什么?”

“因为这种事情永远不会发生,你可以选择上课或者不上课,但学校那种建筑就在那里,不受你的控制。”

“夜,你们在说什么呀,人家一点也听不懂,我们赶紧叫上凉喝酒去嘛!”

“OK,起程!”陆子夜开动汽车,汽车在雨中穿行,水上飞驰。

学校的存在与否不受我的控制,它就像座长青的炼丹炉,不死不灭,不腐不朽。走进炼丹炉的人无数,最终练就出金刚之身的却是屈指可数的,而绝大部分人还来不及走出炼丹炉,就已被炉内高温熔化,灰飞烟灭,没了魂魄,如此悲凉。脑海中的大海转化成金色沙漠,先前摇摇欲坠的教学楼屹立其上。烈日灼灼,光耀千里,教学楼全然一副坚不可摧的架势。

明天就要考试了,虽然没日没夜地复习了一个月,但好像什么都还没有复习,脑袋空荡荡的。本打算充分利用今天的时间让慧子帮我疏通疏通,可是偏偏遇上这样的天气。就要考试了,就要考试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嗨,想什么呢,看起来恍恍惚惚的?要不先和我们一起去凉那儿?至于去你们学校是不用想了。”陆子夜左手支撑方向盘,右手在我眼前左右摇晃。

我依旧囚困在自己的死胡同内,答非所问。“明天就要考试了,可我好像什么都还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烦不烦,别跟我提什么学习。”陆子夜斜瞟我一眼,没好气地说。然后撑开伞,下车,走至车右前方,打开车门,倚在车门上。“出来,和我们一起出去放松放松,保证让你尽兴。”

害怕,担忧,爬遍全身,我什么也听不进去,继续自己说自己的。“其实我根本不是什么好学生,我是一个落魄的补习生,只要一考完这次试,我的水平就将完完全全暴露在全班人面前,这是件多么羞耻的事情!”

“羞耻吗?”陆子夜看着我反问,一脸茫然的不解。

他怎么可能理解我的感受,我们是这样不同的两种人。

我低下头,点头,撑伞,下车。“我还是回家好好备考吧,谢谢你送了我这一程。”

“真走?”

“恩。”

车内两妖艳女子划下玻璃窗,微探出头,万分小心地伸出一点点指间,生怕会被溅到过多雨水。“那再见喽,下次一起喝酒去!”

我礼貌淡笑,抱紧书包,转身。

“你们来了。这是……暖城?”

冰凉熟悉的声音,抬起头,一袭蓝色衣装的凉站在窗台,雨巧妙拉下一道道银色珠帘,为女人添上一层流动的冰感,将凉的妩媚,凉的娇雅散发得淋漓尽致。这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女人,天生冰凉,浮华。

这段时间试图躲开,决定不再触碰,不再相见,不再相互影响的人终究还是出现在了眼前,触碰到了,见到了,又要继续相互影响了。不知为什么坚定了一个多月的坚定瞬间瓦解,我没有让离开的脚步继续前行,转过身,再次抬头,尽量保持最美的笑容。

“凉,好久不见!”

凉回以淡笑:“还需要准备几分钟,你们上来坐会儿?”

陆子夜看向我似乎在等待我的回答。我轻微点头。男人嘴唇上扬,幅度刚好。

陆子夜和我上了楼,另外两个女人不愿被雨水淋花了妆扮,选择留在车里聊天,等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灰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