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墨竹林里遥相见 》 第一章  往事(一)

》》》连载目录

天空很明艳,阳光虽然有些刺眼却如一层薄纱蒙在墨竹的脸上,为她滤去了所有尘埃。

墨竹坐在公园的长凳上,一个人的周末,她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的去处,虽然在人海中这种孤独的感觉会更加强烈,但是沐着暖暖的阳光,至少心里会亮堂一些。

一大群鸽子在地上悠闲地踱来踱去,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儿摇摇晃晃地跑过来,呼的一声,鸽子都被惊飞了。孩子的爸爸朝墨竹笑了笑,虽然从未有过言语的交流,但是每个周末都来这公园的默契让他们彼此很亲切。

穿过鸽群,她看到对面的草地上有一对夫妻,两个都是环卫工人,丈夫枕着妻子的腿在休息,妻子则低着头含情脉脉地拨弄着男人的头发。这一幕让墨竹深深触动,再卑微的两个人也可以拥有让人欣羡的爱情。她低下头,轻轻抚摸微微隆起的腹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墨竹是与冬天一起来到这座城市的,那天下着雨,夹着初冬的寒意将她的心打得生疼。她像梦游一样下了火车,拦了的士。司机问她上哪儿,她想了想说:离这儿最近的公园吧。于是司机就把她带到了这儿,她找了张长凳坐下,第一次来这个公园就坐了整整一个下午,直到华灯初上。

后来,她开始在这座城市努力生活,租了房子,找了工作,生活又开始日复一日。只有到了周末生活才会呈现出一些其他色彩,但也无非就是给挂念自己的母亲打个电话,天气好的时候去书店逛会儿或是到这个公园坐会儿。

远处那对平凡的夫妻触动了墨竹的心弦,几个月来她努力忘记的那段记忆被瞬间勾起。

认识陆远遥的那个九月,墨竹还是一名毕业班的学生,最后一门选修课她选了陆远遥的《中国通史》。若不是还差两个学分,若不是她最喜欢的课名额已满,若不是室友拖着她一起选同一门课,墨竹不会选陆远遥的课,也不会认识陆远遥。但是生活中偏偏有这么多的冥冥注定。当她回想起第一次见到陆远遥时的情景,怎么也想不通一支掉在地上的笔竟会牵扯出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

那天陆远遥用一个问题作为这门课的开场白,这个问题是:历史是什么?就在这时,一支笔从坐在第一排的墨竹桌上滚落到地上,滚到了陆远遥脚边。陆远遥把笔捡起来放到墨竹的桌上说:这位同学,你来说说看。

就是这一瞬间,这一刹那,这一刻,这一秒……打破了墨竹波澜不惊的生活,把她变成了一个连自己也不认识的墨竹。

墨竹慢慢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原本苍白的脸顿时涨红,几缕头发从肩膀滑落,挡住了半边脸。她的脑子一片空白,拿起那支被陆远遥捡起的笔小声地说:我觉得历史就是这支笔。

“什么?”陆远遥眼睛一亮。

“我说历史是这支笔。”墨竹的脸更红了。

 “说下去!”陆远遥很兴奋。

墨竹抬起头看着陆远遥,小平头,戴着眼镜,格子衬衫,微黑的皮肤。这是她第一次看陆远遥,却觉得似曾相似,于是她平静了,用她特有的语速和方式慢慢道来:“这支笔掉在了地上,你捡起来还给我。这就是一段历史。虽然已经成为过去,但还被此刻的你和我铭记,它就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历史。不经意的偶然是某种必然的开始,一支笔可以记录历史,也可以见证历史,造就历史。漫漫历史长河由无数像这样微不足道的小片段汇聚而成,无数个像你和我这样平平凡凡的人推动着历史的前进。”

陆远遥沉默了片刻,他又从墨竹桌上拿走了那支笔,很诚恳地说了声:“谢谢。”墨竹不知道他这声“谢谢”是感谢她的回答,还是感谢这支笔。

陆远遥的开场白是成功的,所有聊天的、发短信的、看小说的同学都放下手头的事情认真听地他讲课。他抛开课本,讲他自己想讲的东西,一部一部地点评张艺谋的电影,然后深入挖掘故事背后的那一段历史。作为一个历史老师,陆远遥愤青但不迂腐,作为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讲师,他的确很受学生欢迎。墨竹很快也认同了这一点,每次去上《中国通史》时都怀着小小的欣喜与期待,这种感觉前所未有。

有些不羁的陆远遥上课从不点名,可是这堂课快结束的时候他却破天荒地拿起点名册。一个接一个快速地读着名字,像所有老师一样读一个看一眼喊“到”的人,别人是为了确认有没有人代点,而他不是。当墨竹喊“到”的时候,他停下来朝她笑了一笑,那一笑极短暂,连墨竹也不确定是否真的笑过。

相遇就是这样,可以说戏剧,也可以说不经意。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墨竹的心里升起了一股淡淡的哀愁,人生的在每个特定的阶段都有摆脱不了的烦恼,下课后她马上回到宿舍,打开一个个人才网,不停地网申,投简历,直到眼花缭乱,直到心灰意冷的感觉又在内心升腾。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