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片词3|给我一个微笑就够了

字数 3428阅读 192
图片来自网络(本文原创)

1我在思念你

华灯初上,我坐在天台的木凳上,看着美丽的星空。手里拿着恩赐写给我的离别信,泪水在眼睛里翻滚着。我感觉到我的心在流血,一滴一滴地流着我对恩赐的思念。我鼓足勇气打开信封,一张少女的照片映入我的眼帘,照片上的少女大概十六七岁的模样,穿着深蓝色的裙子,扎着高高的马尾,那天真无邪的笑容很符合那个年纪。

我看看完恩赐在照片背面写给我的话语,泪水终于夺眶而出了。

恩赐,现在的你在哪座城市呢。会和我一样看着星空吗?你知道我在思念你吗?

我拿起手里的酒,慢慢地喝着,古人说“举杯消愁愁更愁”,可我现在除了戒酒消愁别无它法了。我看到我养狗狗肥肥也来到了天台,它用纯真的眼神看着我,我摸摸它的头,它依偎在我的身边,那样子乖巧极了。现在的我有一肚子的话想要倾诉,肥肥,你作为我最忠实的小伙伴,听听我的心里话吧,我知道你不会给我抖出去。

肥肥眨了眨眼睛,竖起耳朵,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再次摸了摸它的头,说:“我要给你讲个故事,关于爱情的。”

2恩赐的到来

17岁那年,我在冰城一中上高二,那是一座市重点中学。那一年,我遇见了来我们班级代课的老师李恩赐。记得那天,他上身穿着一件雪白的短袖,下身穿着一条蓝色的牛子裤和一双黑色的球鞋到我们班级上课,同学们都被他帅气的样子迷的目瞪口呆。他在讲台上介绍着自己,他说他来自北京的一所重点大学,在上大四,毕业后会考研,他希望多锻炼一下自己选择到学校代课。那天我听着他的介绍,心里波涛汹涌,那时为了让他能在课堂上点我的名字回答问题,一向不爱学习英语的我拼命背单词,当他点名叫我去黑板上默写单词时,我高兴地会好几天睡不着觉。我发现男同学都学着他的样子留了板寸发型,恩赐留板寸发型那叫帅,男同学们那叫“东施效颦”。

自从恩赐到我们班级代英语课,我们班的英语成绩在年级里一直都是冠军,我发现有好多别的班级的女同学为了能够目睹一下恩赐上课时的风采,竟然公开逃课在我们班的门口旁听。校长得知后勃然大怒,下令,若有逃课者,一律开除严惩。

自从校长大人下了命令,我们班级在上英语课时门口冷清极了。恩赐很爱打篮球,每到班空,篮球场上总会有他的帅影。那时高中部百分之九十九的女同学都会坐在篮球场的看台上观看恩赐打篮球,我看着她们对恩赐爱慕的眼神,心里鄙夷道,你们即使把眼睛看瞎了,恩赐也不会多看你们一眼的。瞧你们这些歪瓜裂枣,哪能和我比。看你们穿上校服的样子,土死了,看我穿上校服就像名模走秀一样。

那时17岁的我就像一朵盛开白净的栀子花,1米70的个子,赵薇似的大眼睛,一张鹅蛋脸,走到哪里都会是一道不可不看的靓景。我不光有出色的皮相,学习成绩在年级前三名,那时候年轻气盛的我觉得自己很有资本。

直到我看到她,我才知道自己是那么不自量力。

3他走了

那是一个下着濛濛细雨的周末,我骑着单车路过咖啡馆时,看到恩赐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坐在一起在喝咖啡。我透过咖啡馆的玻璃看到那个女孩长得很像大美女王祖贤,她和恩赐聊的很开心。我不知在窗子前站了多久,她和恩赐走出咖啡厅时我还在原地站着。

恩赐看到了我,说:“叶巧云同学,你在等人吗?”

“哦,对,我在等人。”我看到恩赐牵着她的手格外刺眼。她的确很美,就像一朵大丽花,我在她的面前都会黯然失色。我找了一个理由骑上单车离开了,听到恩赐说:“叶巧云同学慢点骑车。”我疯狂地骑着单车,走过了金黄色的麦田,回到家我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心痛极了。

他有女朋友了,很美丽。他长得那么帅没有女朋友才奇怪呢,我自言自语道。

自从我在咖啡馆看到恩赐和他的女友,我的心情一直都是低落的。那时,我听同学说恩赐要考清华的研究生。我知道自己又有了学习的热忱。高二学期末的那场考试我考了理科班的第一名,恩赐在课堂上夸我聪明。我听了心里美滋滋的。

六月,是离别季。

恩赐回校参加毕业典礼,也意味着他要离开我们了。那天他用数码相机为我们班级的每一位同学拍了照片,我记得我当时是穿着我最爱的蓝色蓝衣裙拍的照片,照片上的我笑得格外灿烂。

恩赐是坐着绿皮火车离开这座城的,在火车发动时我跑到恩赐所在的车窗口,把他给我拍的那张照片送给了他,看着火车在我的视线渐行渐远,我的内心极其失落。那天我在恩赐曾去过的咖啡馆的位置上坐了一个下午,直到夕阳西下才离开。

我告诉自己还有一年的时间就可以和恩赐见面了,一年的时间稍纵即逝。

回到校园,我来到花园里,看到一棵槐树上刻着“小勇爱小花”,我也拿出小刀在树上刻下“巧云爱恩赐。”让我刻下的字伴随着这颗槐树慢慢长大吧,我心想。

4他和女友去了法国

高三那年因为有了动力,我学习的热情分外高涨。

我经常收到情书,其中有一个名叫许朗的同学在被我拒绝后依然给我写情书。我回他,同学,高三了,我想为未来拼一拼,希望我们都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自从我给他回信后,他就没有再给我写情书。

一年后,我考上了恩赐所在的大学。我终于要和朝思暮想的他见面了。

可是老天没有偏爱我。

我在大学里没有看到恩赐的身影,也没有看到恩赐女朋友的身影。在高中同学建的班级群里,我和同学们无意中聊起了恩赐,他们说恩赐和她的女友去了法国留学,他的微信朋友圈有发的消息。我下载了微信客户端,注册了号码,添加了恩赐为好友。我翻着他发的朋友圈,他和他那位漂亮的女友真的在法国留学,朋友圈里都是他们秀恩爱的照片。我看着这些照片头昏目眩。

我卸载了微信,大学四年我没有和恩赐联系。许朗在北京的另一所高校读书,他隔三差五回来我们学校,他向我表白,我拒绝了他。他说愿意等我,我转过身向他挥了挥手。

大学毕业后,我被保送了本校的研究生,许朗也考上了我们学校的研究生,我们每天会见面,不多言。许朗让我忘掉恩赐,我笑了笑反问道:“你能忘记我吗?”

我再次有恩赐的消息是在研二那年,听说他回国了。他的女友和他分了手,听到这个消息我以为我的机会来了。

事实是老天爷还是没有给我幸福的机会。

5他消失了

我去了恩赐家找他,看到他坐在轮椅上,模样多了几分成熟的气息。

“恩赐老师,我来看你了。”

恩赐示意我坐下,我把暗恋他多年的事告诉了他,他说:“巧云,忘了我吧。”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的心死了。

我走在回校的路上,心也死了。

一段时间后,我告诉自己脸皮要厚点,因此我一有时间就往恩赐家里去。恩赐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巧云,你这是何必呢。我这辈子站不起来了,你不值得为我搭上你最美好的青春。”

“恩赐,我的青春里只有你是我最美好的回忆,没有你,我的青春就像失去味觉的舌头,即使吃着山珍海味也索然无味。”

恩赐让我送给他一个微笑,我以为他接受了我,没有想到他会不辞而别。最初找不到恩赐的那段日子我想过自杀,最终我没有勇气死,我还要为爸爸妈妈好好的活着,给他们一个幸福的晚年。那段时间我过得如行尸走肉一般,也是在那个时候到了夜晚我喜欢在天台上看星空。

几米说:“虽然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意味着结束,从一开始就知道没有结果,那是不是就不让它开始呢?如果害怕失去就像放弃拥有的权利,那么人生好像也就失去了意义。”

恩赐,我从来没有后悔爱过你。因为你那么重情重义。

6给我一个微笑就够了

恩赐的女友芬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她是为了保护恩赐死的。

在法国的大学里,一位法国同学喜欢上了芬,芬拒绝了他。那位法国同学不依不饶,他约恩赐去校外的树林,说只要恩赐和他去会面,他就不在纠缠芬。恩赐明知道凶多吉少,但他还是去了。来到小树林,恩赐发现有几个彪形大汉在等着他,他们一看到恩赐就出手打他,一直在恩赐背后偷偷跟着他的芬,看到恩赐被人打就跑过去护着恩赐,不曾想被彪形大汉手里的石块击中头部,芬当场死亡。已经昏迷的恩赐被送到医院,医生说他的腿被打坏了这辈子只能靠轮椅生活了。

如果有一人为了保护我丢掉了性命,这个人无论我爱不爱他,他都会是我的末恋。

肥肥听到这里,呜咽了一声,看样子它听懂了我的话语。

暑假,我回到了高中母校,在花园里我看到了曾经我在那棵槐树上刻下的字“巧云爱恩赐”,槐树长得粗壮了,字体也变大了不少。

“巧云,你也来母校了。”

我回过头,看到许朗干净的笑容。

我点点头,许朗再度向我表达他的情谊,我说:“许朗,你给我一个微笑就够了。”

许朗给了我一个最灿烂的微笑,就像当初我给恩赐的那个微笑一样。

坐在公车里,我翻过恩赐在我17岁那年,穿着蓝色连衣裙的照片背面写给我的话语,泪水再次流出了眼眶。

“不要给我太多的情谊,让我拿什么还你,感情的债最重啊!我无法报答,又怎能忘记。给我一个微笑就够了,如薄酒一杯,如清风一缕。这就是最动人的宣言啊,仿佛春天温暖又飘逸。”


一元短篇小说训练营—31—衫衫来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夜 色 像脱了衣服的深渊 更加卖力的虚无 来往的车辆 我坚信没有一个人的孤独 我脱下最后一件御寒的皮肤 嗨 ...
  • 原来一转身就是三年 思念愈来愈明显 而你却愈来愈远 你走过北大街和平电影院 你走到学校门前 可曾记起我曾在街对面 ...
  • 01 今天给亲戚打电话问候她,和她谈一些家长里短,听她唠叨唠叨生活的柴米油盐。 她在电话中告诉我,家厨房里有蟑螂,...
  • 却比西湖瘦 文/缪晓俊 1. 2005年5月,润扬大桥开通,我跟团实习,举着小黄旗站在江边遇见董小武。他戴着棒球帽...
  • 弱者任思绪控制行为,强者任行为控制思绪。 沮丧时,我引吭高歌。 悲伤时,我开怀大笑。 病痛时,我加倍工作。 恐惧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