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夫勒的《权利的转移》--《可以量化的管理学》

6.1.1力量F与托夫勒的《权利的转移》

内容提要:人类力量的终极来源包括暴力,财富和知识,三种力量可以相互转化。暴力创造了农业时代,财富创造了工业时代,知识创造了信息时代。三种力量的引入有利于使用广义动量定理中的力量分析人类的行为。战争的核心力量是暴力,管理学的核心力量是财富,经济学的核心力量是知识。

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说终极力量的来源有三种,暴力,财富和知识。暴力是低质量的力量,财富是中等质量的力量,知识是最高级质量的力量。

托夫勒在《权利的转移》中认为在无数可能的力量源泉中,主要的力量源泉有三种:暴力、财富和知识,它们是各种社会力量的终级源泉。托夫勒所谓的“力量”是指施加于人的有意识的力量,排除了施加于自然或事物的力量。力量是一个数量问题,其中起决定的因素是力量的质量。暴力又可以细分为武力和体力,武力的主要弱点在于没有灵活性,只能用来惩罚。它是低质量的力量。财富比武力要灵活得多,财富产生中等质量的力量。质量最高的力量来自应用知识。高质量的力量不是仅仅产生影响,不是仅仅能为所欲为,使别人做你想做的事情,它意味着效率——利用最少的力量实现目标。知识、暴力和财富构成一个单一的相互作用的体系。在某些条件下,每一个可以转变成另一个。暴力可以使你得到钱,也可以强迫一个受害者说出秘密的信息。钱可以为你购买信息(知识)——或者买一枝枪(暴力)。信息可以被用来增加你手头的钱,或者增加你掌握的武力。它们之间的关系决定了社会力量的特点(如图6-1所示)。


图6-1三种终极力量之间的互相转化

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根据产业结构尤其是技术在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作用,他将人类社会的发展划分为农业浪潮,工业浪潮和知识浪潮;托夫勒认为,人类到现在已经经历了两次巨大的变革浪潮。这两次浪潮都淹没了早先的文明和文化,都以前人所不能想象的生活方式替代了原来的生活方式。第一次变化是历时数千年的农业革命。第二次浪潮的变革是工业文明的兴起,至今不过几百年。今天的历史发展更快,第三次浪潮的变革可能只要几十年就会完成。我们正好生长在这急剧转变的时刻,因而在生活中感受到第三次浪潮的全面冲击。如果联想到《权利的转移》,那么三次浪潮会更容易理解,暴力(体力)创造农业浪潮,财富创造了工业浪潮,而知识创造了知识浪潮(信息浪潮)。社会的核心力量从暴力转移到财富,然后再转移到知识,而社会的主要形态也随者核心力量的改变而改变,人类所创造的文明也随之力量的升级而升级。

托夫勒在《财富的革命》中揭示了创造财富的知识原理,空间原理和时间原理。这里的财富所指的包括金钱财富和非金钱财富。

从广义动量定理Fαt=MV来解释托夫勒的思想,知识就是力量对应着F,空间对应着方向α,时间对应着时间t,财富对应着成果MV。即托夫勒的《财富的革命》的核心原理就是广义动量定理。社会力量的终级源泉又包括暴力,财富(金钱)和知识三种质量不同的力量。暴力(体力)创造了农业时代,财富创造了工业时代,财富(金钱)是以前成果的积累,现在又转化为体力和知识的力量,然后才能取得成果,即金钱财富创造了工业时代。知识创造了信息时代。社会核心力量从暴力,财富转移到知识,时代也从农业转为工业时代再到信息时代。

在从农业向工业转化的过程中,农业的核心力量暴力与工业的核心力量财富产生了碰撞,两种力量竞争资源的使用,使代表工业和农业的双方产生了阶级矛盾,矛盾升级进而产生了战争。在美国爆发的南北战争,核心矛盾就是北方工厂主和南方农场主之间的矛盾。北方的资本家需要大量的人力来进入工厂做工,需要大量的土地来开设更多的工厂,以及大量廉价的原材料;南方的农场主和奴隶主手中控制着大量的人力、土地和原材料却不愿意提供给北方的资本家。双方因为竞争资源的使用权而爆发战争。而在此时世界范围内爆发的大部分战争都是由于财富和暴力的对抗产生的。

那么从工业时代的核心力量财富向信息时代的核心力量知识转变的过程中,为什么没有像以前一样产生大规模的战争呢?

其原因是知识具有公用性或者说是非对抗性。一个人使用知识不会妨碍别人也使用知识,知识具有公用性,非独占性。而财富和暴力所竞争的资源如土地,矿产资源等具有独占性,一个人使用了别人就不能使用。而知识和财富及暴力是可以相容的。比如某人发现了有效的时间管理方法,使用它可以增加有效产出。一个人使用这个方法会提高自己的有效产出,另一个人使用也可以提高,许多人同时使用这个方法也不会使这个方法变为稀缺品。所以由于知识具有公用性和非对抗性,从工业时代向信息时代的过渡没有产生战争(如图6-2所示)。


图6-2三种终极力量对应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