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安》后记 - 我的隐喻是什么

字数 1671阅读 370

首先这是一部小说, 里面故事情节主要都是虚构的.  这故事就像一幅米罗的画 每个人都能有自己的解读

写故事的人对自己的故事,最好的解读,就是故事本身,任何附加的解释其实都是多余的,你可能看到虚无,我或许看到的就是抗争!

我原来在9月动笔写了《在路上》4篇,现在把这些合并在一起,大修改了一下,改名为《迪安》

第一次写 《在路上》时,我写前2部时并没有完全构思好,所以里面很多结构,情节并不合理, 但希望能在不合理里面看到一些趣味和艺术,现在这个《迪安》的版本希望能通顺一些。我也有意地把一些时间点切换简化了,这样可以比较好读。

里面的我是谁?

“我”当然不是我,是根据无数生活中,听到看到的朋友,电影里,书本里的人物融合在一起的一个“我”,现实生活中没有这样一个人。但很多的故事和细节是真实存在的...

里面的迪安是谁?

迪安到底是另一个人?还是就是我?更多的细节都指向,他其实是“我”自己臆想出来的一个人,可能是“我”另一个面,可能是“我”盼望的东西,也可能是“我”在另一个次元里的穿越,其实面店老板也是“我”,一个是妥协,一个是反抗,一个是豪猪,一个是狐狸...

为什么名字叫迪安

并不是因为有一个朋友叫安迪,而是为了向“垮掉的一代”著名公路小说《在路上》致敬,而使用小说主人公之一“迪安”。

那个城市真的是日照吗?

很多的片段,酒吧的名称,都可以发现,显然这是“我”在自己的想象世界里杜撰出来的城市,他用他的某处记忆来构建这个世界。

为什么要求给迪安算命,被断然拒绝?

算命时,巫师和超现实世界是相通的,如果给“我”臆想世界的人物算命,现实世界就会崩塌。

迪安的女朋友就是我的女朋友吗?白裙,黑裙,迪安的女朋友,到底一共有几个人?

故事里的这些女性,真实和虚拟夹杂在一起,如果说迪安只是另一个“我”,女朋友,那白裙和黑裙女子,甚至迪安故事里的B,也可能是同一个人,从故事里对她们外表,神情的描述就可以发现一些痕迹...很难讲有几个。

我到底杀人了吗?我杀死的到底是什么?

杀死的也许是自己,杀死的是自己的一些东西,(黑裙女孩已经在小说里说了这句话)所以杀人这个东西,其实是隐喻“我”对整个世界的妥协。以最最暴力的办法,作出妥协。


豪猪还是狐狸

摘录自网上:

以赛亚.伯林在他著名的小品文《刺猬与狐狸》中,把人分为刺猬和狐狸两种类型,他依据的是古希腊的一则寓言:狐狸知道很多事情,但是刺猬知道一件大事,狐狸是一种狡猾的动物,能够设计无数复杂的策略偷偷向刺猬发动进攻,狐狸从早到晚在刺猬的巢穴四周徘徊,等待最佳袭击的时间,狐狸行动迅速,皮毛光滑,脚步飞快,阴险狡猾,看上去准是赢家,而刺猬则毫不起眼,遗传基因上就像豪猪和犰狳的杂交品种,它走起路来一摇一摆,整天到处走动,寻觅食物和照料它的家。

    狐狸在小路的岔口不动声色的等待着,刺猬只想着自己的事情,一不留神瞎转到狐狸所在的小道上,“啊,我抓住你了”狐狸暗自想着,它向前扑去,跳过路面,如闪电般迅速,小刺猬意识到了危险,抬起头,想着“我们真是冤家路窄,又碰上了,它就不能吸取教训吗?”它立刻蜷缩成一个圆球,浑身的尖刺,指向四面八方,狐狸正向它的猎物扑过去,看见了刺猬的防御工事,只好停止了进攻,撤回森林后,狐狸开始策划新一轮的进攻,刺猬和狐狸之间的这种战斗每天都以某种形式发生,但是尽管狐狸比刺猬聪明,刺猬总是屡战屡胜。

    伯林从这则寓言中得到启发,把人划分为两个基本的类型,狐狸和刺猬,狐狸同时追求很多目标,把世界当成一个复杂的整体来看待,,伯林认为狐狸的思维是“凌乱或是扩散的,在很多层次上发展”,从来没有使它们的思想集中成为一个总体理论或统一观点,而刺猬则把复杂的世界简化成单个有组织性的观点,一条基本原则或是一个基本理念,发挥统帅和指导作用,不管世界多么复杂,刺猬都会把所有的挑战和进退维谷的局面压缩为简单的——实际上几乎是过于简单的——刺猬理念,对于刺猬,任何与刺猬理念无关的观点都毫无意义。要明白一点,刺猬并不愚蠢,恰好相反,它们懂得深刻思想的本质是简单,有什么比E=MC2更简单的呢?它们拥有穿透性的洞察力,能够看透复杂事物并且认识到隐藏的模式,刺猬注重本质,而忽略其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