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意者游记 6 空心城

四月十四日,星期二。

空心城里的人,没有心。

他们生着亮银色的皮肤、修长坚硬的骨骼,举止优雅,面容精致,个个都像是从画儿里走出来的那般完美。

他们就是这空心城的主人,城里人称他们为‘空心人’,但我想他们在另一个世界的称呼应该更为直观一些,那就是机器人。

空心人的心脏是一片如拇指盖大小的CPU。

我并不知道这些空心人是何时坐落到这个城市当中来的,但我想,他们比人类更具智慧。毕竟人类还要消耗大量的时间来成长学习,而他们却自一出生就拥有了穷尽几代人智慧精髓的心脏。

所以,他们是这座城的主流,而人类只能充当他们的雇佣职员,恰好跟另一个世界文明倒错着。

我和楚楚对这座城的第一印象就是——干净。

从里到外,都是那样的干净。看不见一片乱跑的落叶,也没有任何只能奢求乞讨和怜悯生存的人。

空心人普遍热情好客,接待我们的是一位美貌温婉的女性,高科技的爆发使她的皮肤看起来如蛋清般光滑,就连微笑时唇角的褶皱都展现的淋漓尽致。若非她如此完美,我真不愿相信她会是空心人。

跟随她来到充斥着阳光的二层楼阁,我们见到了她的丈夫——一如英雄史诗里记载的那般威武雄壮。这也是我第一次听说,机器人竟然也能结婚。

“这是程序”女主人笑着对我和楚楚解释道:“我们一出生就被设置了程序,像是定时闹钟一样,生活得十分规律,就连恋爱和悲痛都已经被设定好。这在你们人类看来很不可思议对吧?但其实对于我们来说,你们才是最神奇的存在”

“为什么?”楚楚问她。

“因为你们不是机器”男主人回答。

他走过来伸出手轻轻抚好女主人被风吹乱的头发,然后笑着坐在她的身边。

他们的姿势,始终都是依偎着的。

以最最亲密和完美的角度杜撰着程序里的爱情。

“全世界的空心人都有一个相同的愿望,那就是成为真正的人。可能你们很难理解,与生俱来实在是太痛苦了,我们一辈子也不会拥有成功的喜悦和失败的悲凉,因为我们所胜任和欠缺的一切,都是别人赠与我们的。哦,当然了,由于程序的限制,我们无法体会人类的任何情绪波动,就算是我们真的拥有了它,我们的cpu也无法辨别”

“听你这样说,我终于有点明白东南山存在的意义了。我们在另一个世界撞得头破血流也无法得到的东西,在这里变成了垃圾。我总算知道那些疯子是怎么被治好的了,他们被这个世界更改了程序,再也不会追求自己的理想忆起曾经的抱负,所以他就能从这个世界里走出去,变回一个平庸无奇被万千渣滓踩在脚下也不敢抬头的正常人了!”

楚楚显然被我骤然的失控吓了一跳,她牢牢抓住我紧绷的手臂,小心翼翼却不间断地叫着:“小白兔你怎么了?小白兔你别这样!”

我胸腔里那团难耐到必须喷发的怒火碰上楚楚那跟糯米丸子好有一比的声音瞬间就熄了火。一个深呼吸过后,我拍拍楚楚的蘑菇头示意她我没事,她这才松开了我的手臂,手忙脚乱的擦拭着手心的冷汗。

但对面的空心人夫妇却并未被我骤然升起的怒火吓到。女主人贴心的递给我一块微微湿润的手帕,宽慰我说:“别紧张,你刚才那种事我见得多了。那是从我们体内迸发的辐射捣的鬼,每一个进入这座城的人类都格外容易产生情绪的巨大波动,这种波动的强弱将对我们的躯体产生直接影响。这是我们的创造者精心为我们制定的芯片,为了防止有朝一日空心人会取代人类特制的情感武器,很神奇对吧?”

我一愣,楚楚问:“你们拥有凝结了几千年文明和科技的心脏,难道还想不出解决的方法么?”

女主人笑了:“那岂不是向全世界发出宣告,空心人要与人类决裂了么?没有空心人愿意这样做的。人类的政治我们不懂,我们也从不会用头脑去思考事情的后果,说到底空心人也只不过是一堆铁皮和数字罢了。但我们同样拥有被高能科技编撰出来的思维逻辑,我们明白自己种群的独特性,知道作为这个种群的一员应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所以我们永远都不会因为冲动和好奇肆意去更改自己和种群的命运,甘愿一代代的循规蹈矩的活下去”

“我知道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难言之隐,我本不该干涉造物主的情绪,但我还是忍不住要对你说一句,你不是机器,所以永远都无需害怕会被夺走什么”

我莫名感到了巨大的心痛,鼻子酸的想要大声哭喊出来。

我真是恨透了人工辐射。

当日放空的午后,是空心人夫妇特意为我们留出的空闲时间。我和楚楚伸展着休息过后分外舒适的筋骨,逐渐深入这座干净温暖的空心城。

这里一如新闻播报里的模范城市那样,足以套用任何夸大美化的词语,就差在城门口建个牌坊,上写“百姓安居乐业,齐夸政府领导”了。

但有一点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挫败的理想主义者会入驻这座城池,被一群说好听了是机器人,说难听了就是一堆有磁性的铁板所招呼使唤。

最后,一名普通的小职员告诉了我原因。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是机器。

正因为他们是机器,不具备人类的情感和情绪,所以他们只会靠数据来衡量工作成果,而不是靠关系和贿赂。所以由他们铸造的城池中,没有任何闪光点会因为家世背景而被埋没,也没有任何污垢能够逃脱空心人精准可怕的机械眼球。

“他们想要的是竞争的公平,而不是高贵的门槛”

所以令人紧张的现在科技大战没能发生,相反的,这个在科研防御之下让人频频头疼的城池成为了人类科技史上最伟大的成就,造就了它的,是一群群没有喜怒哀乐的芯片机器和机械交叉之下毫无人性化的美到极致的公平社会。

“如果有一天,我不想出去了,我一定会留驻在这里”我说。

“可你真的能再找回来吗?”楚楚问。

“能,一定能”

楚楚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我隐约感觉她想要说些什么,却没说出口。

离开的时候,空心人夫妇来到城外为我俩送别,还送了楚楚一大盒子巧克力,说是听城里的年轻人说,女孩子都爱吃这个。可他们的味蕾功能太单一,吃了不少也尝不出什么滋味,难得有女孩子来空心城,便叫楚楚拿去。

我还在为自己莫名发火的事尴尬,直到要走了才一脸不自然的问起男女主人的名字。

女主人笑着说:“我叫貂蝉K28,我的丈夫是吕布J49”

我和楚楚盯着他们的脸愣了半晌,没说话。

当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貂蝉K28和吕布J49拥有了人类的心脏。

当芯片和程序束缚的爱情被解放之后,她第一次伸出手去触碰了他温暖的胸膛,当他一把将她带进怀里的时候,她哭了。

虽然这颗他们渴望已久的心脏除却剥削了他们永无止尽的寿命之外什么都没能改变,但他们却幸福得流出泪来。

他们终于不用再害怕被人夺走什么了,但我无法揣摩拥有过两段人生的他们更愿意在短暂的温热中消散还是后悔丢弃了永远不会腐烂的身躯。

我只知道那一晚,吕布J49揽着貂蝉K28坐在空心城绝顶处望月,秋风吹得他们失去钢筋铁骨的皮肉瑟瑟发抖,可他们偏偏不舍得离开,两个人靠在一起享受着被对方皮肤温暖的甜蜜感觉。只不过这一次,无关完美程序,无关机械爱情。

朦胧中,貂蝉K28那又黑又长的发丝在皎洁的月亮下悄悄飘进了空心城最幸福的小角落里,一生都不愿再回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