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我不言,亦生感恩

谨以此文,聊表对于影视天堂专题主编魔鬼的赞歌谈写作专题主编朱光宇以及读书专题主编张铁钉的感谢。

虽然你们可能只是责任使然,虽然我们并不相熟,虽然我其实并不经常在简书微信群里发言,但是感谢你们曾经的小举动或是小言语,因为于我而言,影响至深。


我是一个偶尔冲动、想做便做,却又时常因为毫无动力与灵感,将一些计划搁置许久之后才会拾起的人。关于写字,无形之中其实也开始了很久,但是回首整理才发现,零零碎碎,遍布初中以后的每一年,却不成系统,或随性或矫情或感动或碎碎念。

如果一定要说一个留在简书的理由,那么一定是因为简书在无形中成为了我背后的眼睛和手——监督与推动,催促我不断前行,坚持坚持再坚持。而同行的真正起点,并非我加入简书之日,而是收到一条简洁明了却让我异常欣喜的简信之时——

主编说,想要邀请你加入专题群。

坚持的起点


收到该条简信是在我写完《大鱼海棠》:正视优缺点才能走得更长远之后(顺便PS:感谢简书官博在微博发了此文,虽然由于微博和简书ID不一致,我在一个多月之后才发觉o(╯□╰)o),然而在第二天,我便看到了主编写的《大鱼·海棠》:可惜了一副好皮囊一文,惊叹主编思考深入之余,对比之下也暗自惭愧自己以写论文的态度写了整个下午的影评仍有许多不足。于是魔鬼的赞歌也成为了我在简书关注的第一个作者。

而之后接连关注的作者西湘、江寒园和嵇绍,也是通过魔鬼的赞歌所写的一篇作者推荐,再结合自己的兴趣点才关注的——而在此之前,我在简书从来是只发文,不怎么看文——原因大部分仍旧归于占据热门的大量鸡汤、书单等文。然而也是他的一篇文章让我开始在简书寻找优秀的作者,在简书开始看文。

实在是慢热,总是保持着礼貌与小心翼翼的姿态与不熟悉的人相处,故而难以还未深交便开始亲切地称呼。然而在此文中也想用大家亲切地称呼来表示感谢——魔鬼兄,谢谢你啦!打开了我新世界的大门!(哈哈哈哈想歪了的自己去面壁!)


真正开始在微信群里交流,则是始于《台湾政媒之我见:过于主观,反而狭隘》一文。这篇文我初发布时,还不太了解简书的专题制。接连投稿几次被拒,而当时大概情绪低落也并未从自身反省。偶在谈写作微信群里分享,言:“希望指教。”哀哀怨怨也不太抱希望真的有人给予指导。却见主编朱光宇接连两条认真的评价弹出:“过于口语化,不够简明扼要。”——直至心脏。

得此评价,再看最初的此文,只想骂自己一句:“活该被拒!”

之后花费一周时间,每天修修改改,竟然将曾经接近4000字的一文改到了2600字,生生减少了1000+!不敢评价修改过后的版本自身如何,但比起初始版真的好了不止一点点!

一来耐心不足,粗心大意,二来也是当初迷茫浮躁,遂得遇如此情境。

之后每写一文,便不再着急发布,留待第二天再看几遍,一来查找错别字,二来以不同的身份状态再略作修改。

感谢主编朱光宇,给了我建议,同时也让我对于写字的态度有所不同。【鞠躬】


每读完一本书,总会有一些感想萦于心中,零零碎碎,不成系统。而想要写一篇书评或是读后感,则需化零为整,好好理清这些思绪——我常常遇此情况。懒惰的时候便是将零碎的想法发在朋友圈,至于书评什么的——懒啊!

八月长安是青春的记忆。《最好的我们》网剧大热之时,因为“八月长安”这个名字和好评不断,我也开看了。结果剧没追几集,倒是先将小说读了一遍。于是懒惰的在朋友圈发着琐碎的感想。没想到引来主编张铁钉的评论:写篇书评吧!

如前所说,我并不擅与人打交道,加了主编们好友也只为进专题群,私聊窗口除了最初的“你好”、“谢谢”也便再无下文。突然得此评论是欣喜异常,也觉备受鼓舞,即便对方也许只是随口一说,但自己心里却仿佛做了无声的承诺。遂收起懒散之心,理清思绪,真的写了一篇书评。文章不算非常好,大抵因为彼时此剧正火,所以居然在我个人的热文榜里占着一席之地。

昨天和姐姐聊天,说道:“有时不是不灰心的。”

以最认真的态度写的自己满意的文,上了首页和今日看点又如何?看得人依然不多,“喜欢”也寥寥无几;自己不甚满意的文,却可能因为沾了热点,在自己的文里热度居前。大概前者过于严肃,失于活泼吧。当然,自己功力还远未够也是大大的原因。

想起洛枳曾说:“你越功利,世界对你越神秘。”而如曹公那般十年方得未完红楼,一书流传百年之境界,则更是令人生敬。每每便觉自己应该安安心心写字,不应如此注意读者量。然而真要做到,实是太难,我的境界还远远未够。自己用心写出来的字,依旧渴望被看到、被认可。

却有一文,真正让我经历了一把“今日看点”带来的起死回生。

《如丧》:一本书,卸去了我对高晓松大半喜爱一文过了首页之后,阅读量依旧了了,甚至没有过百。却在第二天收到接连两条提醒,一天的时间差,给了这篇文再次被看到的机会,阅读量也由不过百增至500+,虽然远比不了热门,但初始数字与最终数字的对比却鲜明。我当然明白这“起死回生”当然不是简单推荐便能成就的,但这个推荐绝对的关键之笔。意外之喜,绝对的意外之喜!

感谢钉神的鼓励,与“回春之手”。【鞠躬】

所谓起死回生,不过如是。


八月时便将此记于便签,想待我更优秀时再写文聊表感激。此时下笔,是偶然是机遇,我没有过多执着,便随了缘。毕竟这感激,不会因时间提前而减弱,又何须在意?

点点滴滴,于你许是过眼即忘,于我却几生感慨,铭记心间。



文/云山摛锦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