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街老巷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紧接着是一声闷雷。窗帘没完全拉好的她被这闷雷惊醒,又是一道闪电。她惊慌地将被子往头上盖。

   这是夏日的雷。

   又是彻夜未眠。

   自从中考失意之后,就再也没有好好地睡过。为了散心才回到了这里,这个还没有被大都市的高楼大厦所感染的地方——臻城。

   雨后的老巷散发着青葱小草的味道。夏霓一个人的往小卖部走去,谁知雨滴砸落在她身上,她抬头一看。几个如夏霓年龄相仿的男孩踩在大石头上用手扯动树上的叶片,让昨晚夜里的雨滴落下。

   “你们在干什么?”夏霓带着疲惫看着他们。他们几个男生一言不发,夏霓也没了办法,转身离开了。

大石头后面走出了一个女孩子,“她都不认识我们了吗?”叶菁菁低下头来,看着自己的鞋子。老巷也变得安静下来了,只有夏日蝉的鸣叫声和路上行人的脚步声,大家都沉默着,面面相觑。

   “轰隆隆,”一声雷,才让这群气氛沉闷的少年们缓过神来,纷纷抬头看了看天空,原本淡蓝色的天现在已经变成灰蒙蒙的一片了,要下雨了。几个男生懊恼了一下自己怎么会发起呆,就跑到了老巷旁边的亭里。叶菁菁却还站在原地,回头望了望去小卖部的那条路,想找那个穿着长裙的长发女孩,却望不见。

   “哗啦啦……”在叶菁菁晃神的时候,雨却一点儿也不给面子的下了,“叶菁菁!你在干什么?!”叶真从亭里跑出来,一脸怒容的望着叶菁菁,两个少年就这样站在雨中。

   不知过了多久,穿着凉鞋的夏霓用袋子挡着雨从老巷的一端跑过来,“夏霓!”叶菁菁喊住了夏霓,“你家很远吧,还下着大雨,一起去亭里避避雨好不好?”夏霓看着她和她身后的男生面熟,便点了点头。

   来到亭里,三个人的身上都滴着水,夏霓掏出袋子里的纸巾递给叶菁菁和叶真,一脸疑惑“我在哪里见过你们吗,为什么你们会知道我的名字呢?”叶菁菁听到这句话,眸子就渐渐黯淡下来了。

   “你好,我叫叶菁菁。”十几年前,叶菁菁也是这么说的,在阳光底下带着满脸的笑容朝着夏霓伸出了手。十几年后,叶菁菁在倾盆大雨的亭中,带着一抹淡淡的苦笑,眼睛不像当年那样焕发着光芒。

   “我曾经和一个我最喜欢的小伙伴,爬过这村庄旁最高的山,那个时候我们还是孩童,带着自己父母准备的食物,高高兴兴的往山顶跑;曾经,我因为贪玩从老巷的那块凹凸不平的石头上摔下来,是那群我最喜欢的小伙伴背着我扛着我去了村里的医院;曾经,我们拿着父母给我们吃的水果拿去卖为了去买街口小卖部的零食;曾经……”叶菁菁说到情深处,哽咽了,亭里的其他男生,包括叶真也都安静了。

   这些事,都是当年的他们的回忆啊。

   叶菁菁说不下了,捂着脸啜泣了起来。叶真皱起了眉头,看着夏霓,夏霓刚刚是静静地听着,可是她却无动于衷,似乎说的不是她的经历过的事情一样。噢是,她真的忘记了。叶真心寒了,难道真的不能再回到从前了吗。

   雨渐渐停了,夏霓看着啜泣的叶菁菁,垂下了头。许久,夏霓抬起头来,看着叶真说,“还有什么事吗,那个……叶菁菁她好像很难过,雨也停了,我就先走了。”说完还没有等叶真回答,夏霓就跑出了亭子,仿佛在逃避什么事情一样。

   半晌,叶真才晃过神来,将纸巾递给了叶菁菁。叶菁菁双眼还是朦胧的,有几分无助在眼神中,仿佛有些绝望一般,叶菁菁在想,她这么执着于回到过去,又有何用,是不是应该重新开始呢?

   沉默。

   又过了很久,叶菁菁仿佛下了决定,眼神也不再朦胧了。“我们和她重新做朋友吧。”叶菁菁对叶真和其他人说。苏纵夜之前一直都没有发表过意见,但是他这次却点点头,赞同了叶菁菁的想法。

   院子里的大榕树下被阳光照射出斑斑驳驳的感觉,夏霓一个人坐在大榕树下的椅子上听着歌,斑斑点点如夜晚的星空般撒在夏霓的头发上。“吱呀——”院子的门被推开了,夏霓抬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穿着简洁的叶菁菁还有两个她叫不出名字的人。

   “夏霓你好,昨天我失态了,我们可以做好朋友吗?”叶菁菁脸颊带着甜甜的笑意说。夏霓愣了愣,说“可以呀,当然可以。”叶菁菁笑的更加灿烂了,她下意识的拉起夏霓的手,给她指着,夏霓虽然有点不太习惯别人牵着她的手,但是也没好说什么。“这个高高的男生叫叶真,是我的哥哥。”“夏霓,你好。”“你好,不过你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呀?”夏霓满带疑惑的问,一阵沉默。“是这样的,你奶奶告诉我们的。哦,我叫苏纵夜。”

   “苏纵夜?”夏霓搞不清具体是哪个字,便开口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是这样的,他爸爸很喜欢苏轼的词‘纵使相逢应不识,夜来幽梦忽还乡’他的名字就是取自这两句的第一个字。”叶菁菁仿佛看出了夏霓的疑惑,就为她解答。“纵使相逢应不识,夜来幽梦忽还乡。”夏霓喃喃的再说了一遍这首词,夏霓总觉得自己听过这首词,但绝不是因为背诵,而是,很熟悉的感觉。夏霓陷入了沉默。又是一片寂静。

【2015.10.17】

【未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