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般青年餐厅》(4)

了缘大师的众筹计划发到群里,应者了了,张家伟一看没戏,也有些尴尬,但再回头看看了缘大师的策划书,挺好的啊,在书面上把好的不好的能说的不能说的都讲了,为什么就没有人响应呢?一时不解,只能静观其变,看看群里的同学怎么说。

“大师,我还真去你想开店的阳光商贸街看了一下,那里龙蛇混杂,完全是市井之地,有两个麻将馆,五家餐饮,一家服装。我不看好你们在那里开餐馆,夜市生意非常消耗精力,餐饮业是竞争最充分的行业,你以前没有开餐馆的经验,估计会赔钱,我劝你这事情还是从长计议的好。”上来说话的是网名秦家大娘的,高中时二班的班长,是群里最有威信说话最靠谱的人,现在和她老公一起经营着一家小餐馆,生意很好,她应该是这个群里对二般青年餐厅最有发言权的人。

"师傅,对不起,我也不看好你。"

说话的是了缘大师收的大徒弟,网名水上漂的江大川。了缘大师不仅在群里开坛宣传佛法,还另外组建了一个股票理财群教授炒股技术推荐热门股票,这水上漂就是了缘大师最忠实的粉丝,师傅在哪里说法,他就跟到哪里。

"我也不看好。"

有大师的徒弟带头否定他师傅,群里那些潜水观望的吃瓜群众纷纷露出水面,表达了一致的否定态度。张家伟正准备为了缘大师解围,不想了缘大师给他发了私信,

"家伟,群里反对的人这么多,你还想继续干吗?"

"干,这是小梅的夙愿,只要你还想继续,21万,我可以一个人全出,算我个人投资开店,我请你做二般青年餐厅的CEO,你出面组织就行。"

二人在私底下达成共识,张家伟掉过头就在同学群里说,

"开二般青年餐厅是小梅的夙愿,我看大师写的策划书靠谱,我愿意一个人出资21万,请了缘大师做二般青年餐厅的CEO。"

有人愿意出全资开二般青年餐厅,从根本上承担了全部的失败风险,乱哄哄的微信群一时间突然沉默了。

"张家伟,你真的一定要帮着了缘大师开二般青年餐厅吗?这家伙说话没谱,你别太相信他说的那些,二般青年餐厅,@秦家大娘是开餐馆的都说没戏,你们俩开肯定赔钱,你还出全资,你这是着了他什么道,别怪我事先没有提醒你。"

张家伟在群里的话音刚落,南蛮蚊子就过来要求张家伟加她微信好友,通过后,进来没有打招呼,第一句话就劈头盖脸地砸过来。

“不是赔钱的问题,我想完成小梅的心愿,我觉得了缘大师江湖经历丰富,虽说是第一次进入餐饮行业,但有同学们帮忙,也不一定干不成功,谢谢你,蚊子,这次我是认真的,没有着了缘大师什么道。”

南蛮蚊子和张家伟在底下沟通后,又上同学群,第一个宣布,

“张家伟既然一个人拿出21万,这次二般青年餐厅的投资就基本没有风险,我愿意作为饭票股东,出这3600块钱。”

“既然蚊子同学都入股了,我这个做徒弟的虽然还是不看好师傅您开餐馆,但我也出3600,我不要股份,我赠送给师傅,省得以后餐馆失败陷入什么股权纠纷。”

水上漂紧跟着南蛮蚊子附和道,这家伙对师傅还算够义气。但南蛮蚊子和水上漂加入后,并没有其他同学跟进,群里一时间再次陷入沉默。了缘大师不是轻易选择放弃的人,转头把张家伟拉进了他的股票理财群,张家伟听了缘大师在股票理财群里说,

“我知道大家都不看好我来运营二般青年餐厅,如果还是方小梅来开这个二般青年餐厅,大家一定支持。”

“大师,你也别心酸,方小梅会吃能做,她是准备辞职全力以赴来做二般青年餐厅的,当然会成功,你和张家伟在做饭的方面比方小梅差远了,你们还想兼职做这件事情,根本就是不靠谱,虽然3600不多,我们也不想打水漂。”

“你们就是一群势利之徒,这样吧,我放一个大招,不让你们自己掏这3600。”

“大师,这是又要推荐热门股票吗?”

“对,以前你们跟着我做股票没有少赚钱,这次你们每人准备10万,跟着我买九鼎新材,如果赚到5%以上,群里的每个人必须无条件地入股,以后我们这个股票理财群改成二班啤酒群,二般青年餐厅开业后都去那里聚会,我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九鼎新材赚钱了,你还不入股支持我,请你自觉退群,我们不是一路人,还是各走各道的好。”

“大师,你这是怎么说话的,这里都是同学,既然你这样说话,你能保证我们跟着你买入九鼎新材就一定赚钱吗?如果赔钱,还不是我们自己认赔,我们难道还找你赔钱给我们吗?”

“这次的九鼎新材,我有很大把握,消息是@官家告诉我的,西安高新园区参股西安正威新材料公司,而西安正威新材料公司的董事长是王文银,王文银,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是深圳正威集团的董事长,号称世界铜王,正威集团排在世界500强企业的111位,去年营收5000亿,是中国民企第三名,这么大的一家企业旗下没有一家上市公司,2017年,西安正威战略入股九鼎新材,王文银以第二大股东的身份居然做了九鼎新材的董事长,这是什么信号?明眼人都能看出九鼎新材迟早会被正威集团借壳的,我对九鼎新材有很大的把握,你们放心跟着我买就是。”

“既然你说得这么有把握,我们跟着你买九鼎新材,如果赚钱,我们就舍命陪君子,入股赞助你一把。”

“说话算数?”

“当然算数,谁说了不算,你就把他踢出咱们这个群。”

“好,就这么干。”

接下来,群里一片寂静,就等着了缘大师口中的九鼎新材一飞冲天。股市也不是了缘大师开的,哪里就真让跟着大师炒股的这群散户顺顺当当地把钱赚了,一飞冲天前怎么都要折腾一把。

“大师,你靠不靠谱,你让我们8块钱买入九鼎新材,过了一个月,现在跌到6块钱了,真是偷鸡不成反失把米。”

“九鼎新材真的没有一点问题,8块钱,我让你们买了三分之一仓,现在6块钱,你们再买入三分之一仓,剩下三分之一仓不要动,等着听我号令,我带着你们做日内的T+0交易,降低持股成本。”

了缘大师说得很坚定,信誓旦旦地发了一个誓,

“我家里有观音菩萨坐镇,我今天在菩萨面前发愿,如果九鼎新材一飞冲天,让我赚到钱,我给她老人家专门去乡下建一佛堂供奉。”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了缘大师在群里开始诵经祈福,众弟子也随着大师念经,群里出现的质疑声被“阿弥陀佛”的诵经声暂时压制下来。

“大师,喜讯,九鼎新材公布重组消息,第一大股东顾清波减持股份,让位给正威控股,九鼎新材真的被正威借壳了,现在九鼎新材开盘就一字涨停,我的菜啊,7块35了,我们已经开始赚钱了,大师神人,大师万岁!”

“大师万岁!”

沉寂了半年,群里因为九鼎新材的一飞冲天沸腾了,了缘大师也很高兴,

“现在九鼎新材启动了,看今天启动的势头,你们以后赚到的不止5%,这下该履行诺言了吧。”

“当然,当然,这把赚多了。”

张家伟没有跟着了缘大师买股票,他不玩这个,一是他不太懂股票,二是他总觉得了缘大师不是一个特别靠谱的人,他没有想到二般青年餐厅众筹还能这么玩,张家伟虽然没有买入九鼎新材赚到钱,但他还是挺高兴的,

“这么说咱们的二般青年餐厅可以正式启动了?”

“当然,我宣布二般青年餐厅项目从今天起正式启动。”

了缘大师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大声在同学群里宣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