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口的那个乞丐

文/鱼小哆

图片来自网络


早上,出地铁站去单位的路上,遇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

他蜷缩在路边。今天很冷,他的双手冻得发抖,却仍双拳紧握,向路上行色匆匆的人拱手作揖。

如往常一样,我瞥了一眼后,继续走路,甚至没有因此耽搁一秒。

然而,我心里却产生了很多疑问。

“他是不是真的乞丐?”

“他一定是真的,不然这么大岁数了,谁会在这么冷的天蹲在那里?”

“他不是真的,不是说这些乞丐团伙都能买得起豪宅开得起跑车吗?”

“可我觉得这个是例外。”

“不,他可能也是一伙的。”

这种心里挣扎,在我每次遇到乞丐时,都会来过一番。

走了有20米远,我停了下来,转头看了看他。

今天是腊月二十五。

如果不是真的走投无路,乞丐团伙难道此时不应该拿着大笔钱回家过年,待明年开春再出来活动吗?

包里,有早上出门前带的4个砂糖橘。我琢磨着把橘子放在他前面的茶缸里,就算他是假的,也可以吃点水果吧。

此时正是早高峰。

路人行色匆匆,如潮水般向前涌来。

我终究没能战胜自己,停顿了片刻后,又向前走去。


几年前,也是在这个地铁站。秋天的一个晚高峰,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地铁出口被堵得水泄不通,人们都在等雨停。

我喜欢雨天,也喜欢在大雨里走,哪怕没带伞。因为在我看来,即使打了伞,也会被淋湿,还不如彻底淋场雨痛快。

于是,从人群中挤出去后,我平静地走出地铁站,进入大雨中。

我的脚步甚至没有因此加快。

忽然,头上多了一抹颜色。还未等我抬头,只见一个人举着一把伞,说:“我带你一段吧,我看走出地铁站的人,就你没打伞。”

就这样,他举着伞跟我走到了地铁站前方的公交站。

“我到了。谢谢。”

“好的,那我走了,以后雨天不带伞,可别这么往出走,容易感冒。”说完,那个人离开了。

这是我在那个雨天感受到的善良。那种善良让我感动,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善良的人,在做着善良的事。


可不知从何时起,我们的善良被消费,被利用,被愚弄,以至于我们不再敢付出我们的善良,也越来越对善良视而不见。

可能是从扶老人起来却被讹,可能是从红十字郭美美事件曝光,可能是从女子护送孕妇回家却被杀害,太多的恶,让人们不敢再善良。


大爷家的大哥结婚那年,我5岁。

婚礼办得很热闹,左邻右舍、亲戚朋友,聚了一大院子。

正值中午时分,酒席开始。盛夏季节,花红柳绿,人们的心情也因喜事而格外美丽。

这时,一个头上包着头巾的老妇人走进了院子,背着一个破布兜子,手里拿着一个锈迹斑斑的饭缸。

人们先是一愣,都诧异地看着这个不速之客。

“来来来,给拿一碗饭,坐下来吃点儿吧。”大爷走了出来,招呼老妇人坐下。

老妇人说啥也不坐,从兜里掏出一个铝制饭盆,颤巍巍地说:“给点儿吃的就行。”

大爷拗不过她,于是给盛了满满一盆饭菜。

老妇人反复感谢后,蹒跚地走出了院子。

在那个年代,挨家串户要饭的人很多,大多是关里过来逃饥荒的。在婚礼的大喜日子,一般人家都不会赶他们走,也是图个吉利。

年幼的我看着这一切,虽还不太懂事,但已隐约感到他们需要帮助。

我走出了院子。

大爷家距离我家只有50米左右远,中间隔着3户人家。

出了院子,我四处找老妇人的身影,就在大爷家门外的柴火垛旁看到了她。她正狼吞虎咽地吃着盆里的饭菜。看到我来,忽然停了下来,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老奶奶,你很饿吗?我家有饼干,我给你拿。”

“不用,不用,孩子,这些已经够我吃了。”

“没事,我有可多饼干啦。”

其实,我说了什么,早已忘记,但最后我还是把老妇人领到了我家。

钥匙在妈妈手里。前一天晚上,三姨家小妹出生,妈妈去了她家。爸爸还在大爷家吃饭。好在窗户是开着的,我从窗户跳到屋里,拿着一个板凳,够到放在壁橱上面的饼干袋,再从窗户跳出去,把一袋子饼干都给了老妇人。

她的眼里含着晶莹的泪滴,默默地把饼干放进后背的袋子里,谢过之后,离开了。

不知为什么,我特别开心,许是想到老妇人再也不会挨饿了,许是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好事,那种开心的感觉,后来我才知道,叫分享带给人的喜悦。

后来,我又见过那个老妇人几次,每次都逢大集。她要么要一顿吃的,要么要一些大米。她也又来过我家几次,每次妈妈都会给她几瓢大米。

有邻居在集市上看到了她,她在卖大米。邻居说:“她肯定是骗子,不然为啥要了大米又去卖掉?”

妈妈平静地说:“我们给了她,就不要管她用去做什么了。卖了买需要用的东西,也没有什么不对。”

年幼的我记在了心里。

你帮助了别人,这就足够。

当然,在那个年代,人们还很单纯,还没有那么多职业乞丐,不断吞噬人们付出良善的勇气。出来要饭的,要么是逃饥荒的,要么真的是走投无路,也有老妇人这种老无所依的。


又过了很多年。我跟好友丽丽在新街口的面馆吃完了面,到公交站等车。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走上前,对我们说:“小姑娘,我是外地来北京看病的,家人在密云的医院,我钱包丢了,能给我5块钱坐车吗?你把电话给我,我到医院了就把钱还你。”

“呃好啊,你知道要坐什么车吗?知道路吗?”

好心的丽丽问了好多问题,然后转头低声跟我说:“我觉得他是真的,要不怎么只要5块钱呢?”

“给你,赶快去医院吧,不用还了,也不多。”

“谢谢,谢谢小姑娘,你们真是好人。”

“不谢不谢。”几句话说得我们不好意思起来,赶紧走到了公交站牌的另一侧。

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又去新街口吃面,又是在那个公交站等车。奇妙的是,又看见了那个中年男人。

更奇妙的是,他已经忘记了我们,又走到我们前面说:“小姑娘,我是外地来北京看病的……”

我和丽丽面面相觑,之后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你钱包又丢了。”,然后转身离开。

跟随我们离开的,还有之前被欺骗的坏心情。

“人怎么可以这样无耻?”

“人怎么可以这样骗人?”

无数个问号,萦绕在我们脑袋里。

回去后,特意百度了一下,才发现这个招数已很常见,只能说无知的我们没想到这个世界的复杂、人性的可悲。


从那以后,见到各种乞丐,骑行到了这里身无分文的、身患绝症倾家荡产的、拖家带口离异单身的……我越来越麻木,再不想去费力判断,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其实也更害怕自己坚信是真的结果不是之后,那份失望。那种失望会累积,累积到自己不再相信一切。

天桥上那个乞讨的小女孩,在我走过之后,迅速变成一个小偷,把手伸进我的包里。在我发现之后,她的那个眼神,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眼神里,充满了邪恶,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不满。每每想起,都让我脊背发凉。

社会日新月异,而人们,却越来越冷漠。多年前面对那个乞讨的老妇人,我还能把自己最喜欢的饼干拿给她吃,六七年前在西单的大街上,我还能拽着丽丽排队给旁边的乞丐买一个武大郎烧饼,可现在,却连俯下身往乞丐的饭缸里放水果的勇气都没有了。不知这是社会的悲哀,还是中国人的悲哀。

但我仍愿经常想起,至少在有个年代,人们还是愿意相信善良,愿意相信这个世界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那是个破败的小院子,三面都是土围墙。因为年深日久,土墙已经陈旧的面目全非,豁口缝隙随处可见,眯眼透过去,院里的...
    艺小创的听说铺子阅读 216评论 5 6
  • 文|不二咩 适龄已婚女性都期待着当妈妈的那天,知晓怀孕的那天幸福感满满的。 可随之而来的各项开销,不断增加,也是不...
    不二咩阅读 102评论 0 1
  • 我有一回拜访松叔,我舅那次也在。我到了松叔家以后,松叔、我舅正在看电视,于是我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电视里这时正在...
    linx1991阅读 119评论 0 1
  • 我一直坚信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只是暂时没有找到方法而已。 抱着这样一种思路看待问题,相信很多困难将会变得容易...
    深扒有料阅读 268评论 0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