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

美静匆匆的在街上走着,偶然窜出的小狗追上她的脚步,脏脏的爪子,湿漉漉的小鼻头蹭着她的小腿,主人赶上来喝住小狗,向另一条街道去了。“妈妈,我要养只灰色的小狗,像楼下李阿姨他们家的一样。”她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闹闹稚嫩的话语,她摇摇头,想要把这些都忘掉,孩子放在他姥姥家了,他们会看好他,一直到他上小学,中学,高中,她的鼻子有些酸,真想看看闹闹穿学士服的样子。不,不,别回头,别回到甜蜜的陷阱里。她加紧了步伐。初冬黑的比较早,店铺陆续亮起了灯,再过一会儿这里会灯火辉煌,街道像披着金色鳞甲的龙,穿入城市的心脏。

“静静,爸爸的小小鸟。”她被父亲举在头顶,转了几个圈,才放下来。“美静真乖。”小时候大家都这么评价她,她穿着公主裙的样子很可爱,人们争相亲她的小脸,在学校里努力表现,在家庭中做到满分,现在的丈夫夸她是最贤惠的妻子。他们不知道,每当她极力露出讨人喜欢的笑容时内心时常困惑着,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美静你是谁呢?今天,就是今天,早上在煎鸡蛋的时候,她突然恐惧了,她盯着油锅里呲呲叫的鸡蛋液,看见了五年前的自己,又明白五年后的自己仍然会站在这个位置,为老公和孩子煎鸡蛋。“不,我要离开这里。”她内心发出绝望的呼喊。

拥挤的人群将美静推上地铁,车厢里夹杂着汗液和隔夜饭混合的味道,上班族疲倦又呆滞的面孔与地铁车皮共振着,环绕在她四周,他们好像对她说,“家庭主妇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工作,不会遇到苛刻的秃头老板,不会加班到夜深人静还不给加班工资,你还在奢求什么呢?快回去吧,闹闹午觉要醒了。”

她低下头将手插进口袋,摸到一张纸条,突然想起上周干洗的衣服还没拿回来,糟糕,得告诉他们。她看见A站站牌,这里有家书店是老公经常去的,放在那里好了。

书店坐落在地铁不远处,门口有个红色的英式邮筒,橱窗里新书已经上架了,用红丝带捆着,周围撒了一些金粉,玻璃透出温馨的暖光,招引着人们进去饱读一番。娅野看见最近新结识男友的老婆正向书店快步走来,脑海里出现千万种捉奸的可能,这是什么情况,她来这里做什么?我们的事情被她发现了?

美静先是随意翻了两本书,随后问书架尽头的年轻女孩,“请问......秦先生这个月订购的书到了吗?”

“全名是什么?我查一查。”娅野放下手里的工作,从书架走到收银台。

“秦杭。”

近看这个女人皮肤真白,保养的不错,比照片上好看一些,果然男人都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娅野这么想着,查询了订货名单,“没有取,您要帮他取了吗?”

“不用,请把这张纸条和那些书放在一起吧。”真奇怪,她给了一张干洗店的取衣券,提着行李包,也许要出远门,不知道出去几天?周末可以和秦先生约会了,她窃喜。

“您要出远门?”娅野试探性的问。她没有回答,真是没礼貌的女人,怪不得秦先生会在网站上找安慰。

美静从书店走出来时心想,天啊,刚才差点露馅,不能让老公知道我要去哪里,就让我在地球上凭空消失,不然他一定会找我回来的,又要过那种毫无生气的生活,浪费生命。“浪费生命!”美静肯定的说。还有三站地铁就要到火车站了,去了新的城市,要先换个号码,改头换面,重新生活,美静想到马上要开始新的生活,激动的心砰砰跳。

出地铁时天空飘下几片雪花,落在她的呢绒大衣上,瞬间变成了小水珠,像一圈水晶镶在毛领边,昨天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第一场雪,闹闹的小棉衣还在衣柜里收着,明天他会不会冻病了?路灯下雪花如飞蝇般乱撞,一片碎成两半,风卷过来,地面像被撒上绵糖,火车站的大厅里人来人往,广播里播放着新到车次名称,电子屏幕上滚动着红色的小字,美静在电子大屏底下,仰着头看信息。

“吕美静!”她顺着声音寻去,一张挂着灿烂笑容的脸迅速向她逼近。

“姜......宇凡......?”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世间的事竟有这么巧的?

“刚出差回来,就碰见老同学,也太巧了,你去哪里?”

“你去哪里?”她是这么问的,去哪里呢?美静心想,只要不在这座城市去哪里都好。看呐,她还是那么年轻有活力,中学的好友,优秀班干部,职场白骨精,青年企业家,而我已经老了,老到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她的生活一定很有趣,至少比我的有趣。

“M市?我没听错吧,那你老公孩子怎么办?”姜宇凡的眉毛挑到了脑袋顶,假睫毛都要被瞪掉了,嘴巴张大到能看到喉咙的程度。看来她也从来没想过家养的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看见她吃惊的表情还真难得。

“总之我要去找回自己,不再当金色笼子里的小小鸟了。”

“原来如此,我支持你,等一下,我在M市有一个小公寓,你去了先住在那里,女人就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和生活,听你这么一说我更不愿意结婚了。”她笑起来可以看见鱼尾纹,左眼三条,右眼两条,原来名贵的化妆品也藏不住衰老,闪亮的钥匙在手掌里滚烫。

她走了,我知道她会走的,姜宇凡看着美静进入车站时想,离开那个花心大萝卜有什么不好?他是不是还没把出轨的事情告诉她?要不是上次看见他挽着一个年轻的女孩进酒店,真不敢相信外面的十佳好男人原来也管不住下半身,也许他们从开始就没准备离婚,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他们就是拿定了女人不敢离开,才这么做,走了好,让他们长教训!CBD高楼的霓虹灯亮起来,雪花在灯光下跳舞,笼着五颜六色的光晕,在天上热闹一番,黯然落地。

表盘上的指针指到10点,去M市的火车9点40发车,“她睡一觉起来,就会远离那些烦恼了。”姜宇凡冲了一杯速溶咖啡,晚上还有方案需要修改,她打开笔记本电脑,放在电脑旁的手机嗡嗡的震动着,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

“您好,哪位?”

“姜宇凡?”

“对,您是?”

“我告诉你,你不要到处宣传你的女权思想,诱拐有夫之妇离家出走,你这样是拐卖妇女,我可以去警察局告你,你知道不知道!”话筒里传来咆哮的怒吼。

原来是美静的老公,“秦杭,我也警告你,身正不怕影子斜,你有本事拍胸脯说,从没有做过对不起美静的事......”嘟......嘟......电话挂断了。

不知道他刚才给谁打了电话,怒气冲冲的,美静从卫生间走出来时想,“谁啊?”她小声问。

“还能有谁?你的好朋友呗,警告她别把我老婆拐走。”秦杭看着老婆的背影,心想她应该长点教训了,大半夜的玩离家出走,以为自己还是18岁?接到她哭哭啼啼的电话,他赶紧从公司开车出来,什么永别,闹闹不能没有妈,光这一点,她就得回来。

“周末你帮我把钥匙还给她吧。”美静将一小串亮闪闪的钥匙放在书桌上。

“周末我有事,你自己去还吧,顺便也劝下她也赶紧找个人嫁了,这样就不会走火入魔到劝别人妻离子散。”秦杭转个身,今天太累了,先是总部公司来检查,又开了一下午的会,明天还要做新产品展示,自己才是最想离家出走的人好不好,有时候真是不明白女人是怎么想的。

他开始打呼噜了,应该再坚持一下就好了,不过,闹闹怎么办呢?今天外面真冷,还是家里舒服些。美静将行李包收回到衣柜里,蹑手蹑脚的爬到床上,柔软的棉被裹着她的身体,她思考着还钥匙的时候该怎么说,毕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她姜宇凡一样的女强人啊。“差一点......差一点就走成了。”她眼睛盯着天花板,喃喃自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原本是一个小县城非编制内银行职员,今年四十岁。几年前,我和前夫离婚了。接下来,因为银行内部的改革,我失去了...
    黄希儿阅读 290评论 17 13
  • 第一次见到赞赞是在五年前新生报道的九月,那天的阳光明媚的就像我们对大学生活的期待,纯净而透明。赞赞在七大姑八大姨组...
    九夏姑娘阅读 142评论 0 0
  • 蓝是水泥堤坝腰下的湖水 朦胧是湖中乌蓬 弯弯水漾 红是花田和落日 是她与盘扣旗袍 一如隔世的剪纸格窗 回荡是飘扬的...
    长以存阅读 97评论 0 1
  • 氨水x酚酞。 —— “公子你可知,”其人神色微动,“这京城北郊的汾水域,今日可有大热闹看了。” 汾水……? “听闻...
    云归弦阅读 255评论 1 3
  • 人们的思想分成两部分,一是意识,二是潜意识。潜意识的力量比意识大3万倍,我们经常说要激发潜能,实际上是激发...
    听雨聆声阅读 595评论 1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