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30岁代言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直到朋友送我一整套SK-II,我都下意识认为它是给中年妇女用的,离我还很遥远。但恰逢Kichels用完,知道SK-II好歹不便宜,尤其那被无数女神代言的神仙水,凑合用用吧(吐舌),没想到就此入坑,图中已是我的第三套。回头想想,很多年前的刘嘉玲,前两年的汤唯,其实SK-II的定位一直没大的变化,只是我已成长为了它的Target.今年所有有点影响力的女性公众号都在刷她家的广告,旗帜鲜明得打出了30岁独立女性的标签,这是个聪明的手法,虽然我更多是麻木(营销老套路,见面就知是同行)。但在心理层面,它确实逐渐影响我从体验用户变成了忠实用户——但凡没有特殊原因,我就没什么转换品牌的理由。而作为近年众多讲述30岁女性的话题的受众(我猜本质还是该死的大数据告诉各商家这个人群购买力强劲,注意是购买力,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实力),我确实没能违背本性,在即将面临这个数字时产生了所有“洞见”中出现过的词汇:恐慌、焦虑等等不一而足,也最终度过了这段时期,变得平静淡然、愿意接纳“青春已去”的事实,不过倒不是因为灌了足够多带麻醉剂的鸡汤,而是发自内心欢喜和期待,站在这个点上,居然第一次能直面纳悦和爱上自己,不期待他人的给予,是何等珍贵的体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