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在松树上的花儿

少年不知愁滋味。只知道盛夏的夜晚满是欢乐,还有沁人芬芳的花香。

我静静的凝视着这颗松树脚下的一朵开的正艳的花,我从来都不知道它是什么品种,什么名字,只是从小就知道,它有白的,黄的,粉的,红的。粉的又分为淡粉色和深粉色。不管是什么颜色,它们枝叶的绿总是能够相得益彰。近十年过去,这种花在我居住的小区里基本上看不到踪迹了。或许,只剩下这一朵……可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儿呢,我明明记得最开始的两个大花坛里,满满的都是花朵,一到花开时节,美不胜收。我们这些孩子们喜欢在那附近玩耍,偶尔折一朵下来把玩,能开心一整天。

那无忧无虑的小时候啊,经常玩的游戏就那么几个,捉迷藏,迈大步,饺子开锅之类的,虽然种类甚少,却乐此不疲,开心的很。直到有一天傍晚,我玩儿够了如此之类的游戏,觉得有些没劲,就动起别的脑筋来。不一会儿,我看着两个饱满耀眼的大花坛和常青的松树来了主意,跟小伙伴儿商量,给松树扮装的游戏,时间推迟到天黑之后开始。一来那时年纪小,并不懂得随意摘花是不对的,却也知道,让大家看到我们摘花会不好意思。二来,我和小伙伴儿觉得这将会是一个神秘的事情,不可以随意让别人看到。现在想起,觉得还是小时候更有意思些。

我们小小的本是耐不住性子的年纪,好不容易等到天刚擦黑,就迫不及待的开始行动起来。别看我们小,行动做事可是不含糊呢。先选择一棵外形高大枝叶茂盛的松树,然后分工,一个人探风,两个人摘花,另一个人同时担任运输和看管的职责。最后的时候,我们再一起动手装扮。我们按照这个流程快速有效的积攒到需要的花朵,最最重要的一步要开始了。花瓣跟枝叶分离,取花蕊放在一片准备好的叶子上准备备用。我们根据自己的喜好或是把整朵花插在松树的间隙,或是把花瓣一片一片的拿下来挂在松树枝上,然后在不同的地方用金黄色的花蕊撒在上面作为点缀。那花蕊就像是给花朵和松树挂上了暖暖的小灯,耀眼的刚好。这一系列事情可不轻松呢,累的我们大汗淋漓。可越是辛苦,就越会发现松树比上一秒又美了一分。那些花儿和松树融为一体,好像本来就是这样似的。

夜色渐渐深了,点亮了斜对面的路灯,光束打在我们精心装扮好的松树上,那画面美得不可描述。我们想过用花朵装扮松树会很漂亮,却不曾想在路灯和夜色的衬托下可以这么美,小小的我们站在那儿,就连自己都看痴了。

“小朋友,我们可以拍个照吗?”

问话声惊醒了我们,原来是陌生的哥哥姐姐,周围还有好多人。他们都说这棵树很美,想要拍照留念,来询问我们的意见。那一瞬间,我的内心是十分骄傲的,就好像自己的苦心经营得到了他人的认可和尊重,一切辛苦都没有白费。那个时候,我们已经没把它看做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游戏了,那是我们共同努力创造出来的艺术品。我记得那天晚上要回家的时候,我是多么想把它带走,想把自己的成果好好珍藏,可那是不可能的。

花朵再美也经不住风吹日晒,我那开在松树上的花儿终在数天之后凋落。为此,我和我的小伙伴儿们还伤心了很久,也应该是那之后,我们的两个大花坛只剩下杂草,再无花团锦簇之景。那娇艳的花朵儿们,最后绽放在松树上,生命绚烂而短暂。它们得到了一时璀璨的光芒,却失去了再生的能力。从那以后,我再不动那为数不多依稀存在的花儿……

就像现在,事隔十年,我和这孤零零的花儿再聚首,也只是笑笑感慨,谁知那不是十年前化作泥土的花儿又重生了呢,而它依旧选择了那棵常青的松树。

图片来源于百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每次在课堂上教学,要在课前提前走到你的垫子上,默念自己这个课时的教学目的,这样召回自己在瑜伽练习着瑜伽教学中的快乐...
    王兰_hope阅读 387评论 0 0
  • 曾鸣教授在湖畔大学上课时说过:企业做战略,看三个东西: 技术——必然有规律,试图把握它。艺术——不可控,各自看天分...
    我就不知道该叫啥阅读 313评论 0 3
  • 每年10月都被定为“世界乳腺癌防治月”。乳腺癌的发生与饮食、基因、环境、精神压力等诸多因素相关。对于个体而言,基因...
    Candcie阅读 233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