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绘(一)(二)

(一)让座

一位两鬓霜白的老奶奶上得车来,还未来得及起身让座,前方一有人喊道来这坐。 只听得让座那人爽朗的笑声,问这斑白头发的老奶奶:“你多大了啊?”

“我七十七了”,老人回答。

“我八十八啦!“让座者比出食指拇指笑得灿烂。

“呦,都八十八啦?一点都看不出,还以为五六十呢,那您坐…..” 打断再要让座的老奶奶,“哈哈,人都说看不出我有八十多了,没事,我不坐,身子骨好着呢……”

不知不觉间,笑容悄悄爬上嘴角。只看得见让座者的背影,但这丝毫不妨碍我从其中气十足的笑声里窥见一丝长寿与年轻的秘诀。


(二)自行车里的交通

当遵纪守规不但未能平安顺遂还会被人嘲讽不知变通时,那么“变通”地去不守规矩便成了必然。

实在受不了公交动辄堵上四五十分钟,经常被迟到的状态,加入了自行车的大军。时间有自己把握,再不会出现公交那种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现象。

问题在于自行车的交通情况实在令人堪忧,这也是我犹豫了几年才终于因为愈发恶劣的公交,连续半月的迟到下定了决心去采用自行车这种交通方式的原因。

“法不责众”一词在自行车的交通规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私家车占自行车道,随时停车,随时开车门,自行车在汽车里穿行。抢道,逆行,并序,闯红灯,接听电话行车…种种状况,不一而足。

继等到绿灯通行却差点被撞飞之后,学会了和大众一起闯红灯,这样没有丝毫避让意思的车辆才会停下来等一等。渐渐地,交规也就模糊了。

当制定的规则无法保障安全,不遵守规则便是心照不宣的“规则”了,真不知道是讽刺还是悲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