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年前、二十几年前追过我的男生

这标题很吸引人吧,我只讲几个有代表性的男生,但那不是爱情。我不喜欢撒谎,实话实说,我长得不好看,就像我妹说的:“宝姐,你的五官都挺不错,就是拼在这张大脸上——毁啦。”

十几年前有点近,先说更远的,二十多年前的吧。小学四年级,那时我还年幼无知,有个男生喜欢我,这事到现在我都无法理解,老师也找了我,问我怎么回事,我肯定蒙了,因为那个男生用钢笔在胳膊上写着:“某娜,我爱你。”太不可思议了,当时我很生气,就找到他并严肃警告:“赶紧把字擦掉!”临走还踢了他一脚,但没过两天他截住我:“叫某娜的多了,你怎么知道写的就是你?自作多情!”这一问弄得我很没面子,自尊心受到巨大打击。而且,很多同学都看着,有的还在笑,于是我为了挽回面子强词夺理:“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叫某娜!”他当时说的那句话我到现在还记着:“大胖墩儿,就是你了!”

上了初中,我们在一所学校,中考之后的入学分班考试我考了全校第一名。那男生特别嘚瑟,我跟几个女同学推车出校门,刚坐上准备骑走,感觉后面越来越高,我往后一看原来是他和另一个男生把自行车抬起来了,他拍拍我说:“好好学习,真没看错你。”我一看有人笑我,又踢了他一脚,扬长而去~那时我大概十二岁吧。

上初中的时候,我学习很好,得第二名都很少。初二的时候,班上一个女孩总给我递纸条,说一个男生很喜欢我,父母在银行工作,我当时哈哈大笑,第一反应就是问她:“是行长吗?”当然这是开玩笑的话。

但是此男生很奇怪,他经常给我写情书,说多喜欢我,马屁拍得很响,但他却是金庸小说里的大侠,来无影去无踪,神龙不见首也不见尾。好多次,我放学后就在学校周围蹲点。经过我严密的调查,声东击西,但依然扑朔迷离,最终此事无解。后来,我想了想,有两种可能:

第一,或许此男生是大面积撒网,找到了新女朋友,早飞了。

第二,或许世上根本就没有银行职员的儿子暗恋我这回事,可能是哪个学习上的竞争对手故意设计的圈套,伪造情书,目的是分散我的注意力,以达到拽住我前进的大腿的目的。但是,别闹了,那时候姐的腿简直就是飞毛腿。

后来我在某宾馆听英语课,有位老师很有趣,说她四五岁的时候就喜欢一个邻居家的男孩,于是拿着黄瓜追男生,她说她的想法是我喜欢你,黄瓜好吃,你一定要吃。看来,她比我开化。

高中的时候,有一个男生,个子很小,是我同桌,上课时,他会带一个先进的高科技CD,插上索尼耳机,此时你完全可以忽略他的身高,他坐在那听歌摇头晃脑很酷酷的感觉。但是站起来,悲剧啦,别的男人身高参照物是屋顶,他的参照物是书桌,我说的也有点夸张。有一天,他说要我做他女朋友。我就哈哈大笑,只是很聊得来而已。

我去奶奶家经常路过广场,时不时就见他一个人在一片空旷的地上打网球,他打得很好,堪称高手!因为他从来没有对手,总是把球拴在线上,再把线拴在转头上,上面还得再压一块,玩得不亦乐乎。

我家楼下有个网球场,每天早上就听见一群人在那大叫:“出线了,出线了!”“没发出去,没发出去!”都不专业,就我家楼上的叔叔,我曾亲眼看他打了二十多分钟,只过线五六次,人家打回来他一个接不到,然后哇哇大喊,像参加国际网球公开赛拿到大奖一样,打不赢就来一句:“重在参与。”依我看,简直就是捣乱。

那时候我最喜欢打羽毛球,别人打过来能接住,但发球不行,为了不影响对方的心情,我一般都是用手把羽毛球扔过去算发球成功。

再说回这个男生,我问他:“你为什么不往墙壁上发球?这样练习进步会很大。”他假模假样地说那样不专业,太能装啦,其实我心里清楚:他是怕万一打偏把人家玻璃打碎了,还是用线拴着安全,至少不会飞出去,一定把那根线控制在自己手里。反正,他是个很幽默很逗乐的人。他如果问我“我好看吗”,我会告诉他:不但不好看,而且非常丑!

这个男生有了很大变化,前年我回家在路上遇到他,他不在操场拴转头打网球了,而是开着奥迪招摇过市,其实我们也常遇见。怎么说呢,他的身高连累了他,开什么车都像无人驾驶。

我再说件我表姐的事,我表姐高我两届,她瓜子脸单眼皮挺好看,被称作“某花”,当然追求者很多。那时候她上高中,有个小青年追她,写情书,放学在路边等都是平常事。我姐会拿回情书让我看看他写的啥意思,画的图画简直就是未解之谜。这男生初一就辍学了。

我问我姐:那男生父母干啥的?我姐说:卖豆腐的。

再后来,那男生听说我表姐喜欢摩托,于是真的弄到一辆。我就想象着,一个大男孩撅着屁股骑着雅马哈摩托车,车轱辘那么大,车身那么精致,戴着黑色的头盔,女生坐在后面,简直帅呆啦!

但是,让我姐难过的是:他的确弄了一辆摩托,但不是雅马哈,而是红色的轻骑踏板摩托,还是女士的。

关于这摩托还有件过了十几年依然让我觉得好笑的事。那天我表姐下晚自习,她骑自行车,这男生不死心,骑着女士小摩托开始追,我姐专挑不好走的路走,想甩掉他。即使在自行车都不好骑的路上,我姐推着车跑,那男生推着摩托跑,显然他追不上她。我能想象这就是动物世界里的情景:一只猎豹追一头野牛,你追我赶,你进我退,你敢左顾我就右盼。

但是,在快到我姐家的那条路上,我姐听见那男生大叫,原来他栽沟里啦。那条沟不深,下雨后就那样。我表姐赢了,过后那男生让人告诉她,即使他卖豆腐也能让她过好生活,而且那天骑摩托追她只是想给她一封情书。后来拿到情书,我们一对比,跟之前的内容百分之八十五相似。我说,他尽力了,看来已经词穷。

后来,我就不说了,反正没成。

我妹妹跟我讲过一件事,什么事经我妹那嘴巴一说,再痛苦都变得很有喜感,她跟我讲了用一瓶可乐得来的爱情。那女孩不美,个子小,她拿着那瓶可乐对暗恋已久的一个男生说:我爱你。男生说:我知道啊!我们谈恋爱吧!于是就成了。多简单的剧情,没什么纠缠的戏份儿。

再说说上高二时追我的班长,当然我没同意。

他一年四季频繁穿一件白蓝相间似夹克似休闲装的衣服。蓝色与白色拼接处都已经磨损,而且蓝色也有发白的迹象。袖子上还有一个商标,边角已经磨破,看不清上面印的是啥字。他眼睛凸出,脸颊凹陷,下巴很长,能挂酱油瓶,简直是鞋拔子的升级版。

高考结束后,我问那个班长为啥喜欢我,他的回答太惊艳:“因为你爸妈有工作,你家住楼房。”我的天,这答案太鸡肋。其实,我最想听到的是:你的性格很有趣,人也很可爱。他完全彻底地打击了我的谜之自信。我还如何相信爱情?

追我们的男生是不是很傻、很愣、很实在?哈哈!我应该为那些从未发生的爱情鼓掌,有且只有一个理由:它们发生在纯真年代~干净,没有杂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