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被拐卖女人的故事

96
柳飘飘写作屋
2018.09.02 07:59* 字数 4716

 

图片发自简书App

按辈分儿,我该叫阿兰一声奶奶,可是我却怎么也叫不出口。她很年轻,初见她的时候,她烫着一头金黄的大波浪,穿着时髦装,说着四川话。和我印象中的奶奶差距太大了!她也就比我妈大几岁吧,叫奶奶,实在是长不开口。

                        (一)

  上小学的时候,邻居家的姐姐给我介绍了一个小伙伴,这个女孩儿长的很漂亮,白白的皮肤,细细的身材,大大眼睛,穿的很洋气,还扎了两个耳钉。我问姐姐是谁,姐姐说是张爷爷家的女儿,她叫婷婷。我瞪大了眼睛问姐姐,张爷爷那么老,她的女儿怎么这么小啊,而且,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呢,张爷爷经常来我们家找我爷爷下棋的,我坚定的说他只有一个儿子叫小涛。姐姐看了一眼婷婷,推搡了我一下,忙说到,别问了,我也不知道!我只好悻悻的闭嘴。

  后来,我们就和婷婷一起上下学了,婷婷挺文静的,不太爱说话。我念一年级的时候,婷婷和姐姐一起念三年级,渐渐的,我才知道,婷婷不是张爷爷的亲生女儿,是他的四川媳妇儿带来的,阿兰和别人的孩子。当时,婷婷在我们这些捉襟见肘的小学生里是有钱的了,因为婷婷的亲生爸爸是在四川做海鲜生意的,经常给婷婷寄钱过来,那时候,我可羡慕死婷婷了。我也多想有个给我寄钱的四川爸爸啊!

                        (二)

  夏天到了,大堰上果园的水果都熟了,在这里,家家户户都有果园和瓜地。每年的收成,也就看这个夏天了,种地都是靠天吃饭的。太阳最毒的时候人们也不怕,就怕雨水下大了,果子不甜了,没人要,所以这儿的人普遍都黑,摘果子晒的。可这对我们小孩来说都不算什么,有桃子,西瓜,玩具伺候着,我们可别提多开心了!我最喜欢的水果就是桃子了,可是今年我们家的果园不种了,爷爷奶奶老了,种不了地,爸爸妈妈也都外出打工了,我也吃不到桃子了。傍晚,奶奶正在做饭,忽然听见有人敲门,叫我去开门,我打开门后,只见一个中年妇女皮肤晒得黝黑,头上裹着块红毛巾,脚上的布鞋也粘满了泥,垮了一个木篮子,像是刚从大堰上干活回来似的,我还没认出是谁,她便先开口用四川口语模仿当地话儿那样叫我,“妮子,你爱吃桃儿,我给你摘了几个最大的桃儿给你送来了”,她把桃儿递给我就要走,上下嘴唇干的呡了抿嘴,我看见她的嘴唇已经裂开了,我忙说,你来家里喝口水吧!她忙挥着手说不了不了。奶奶听见声音,也着急赶了过来到她身边拽着她的胳膊说到“她婶子,快回家来,吃块儿西瓜再走。”“不了不了,我还得回家给一家子做饭呢”“也不差这一会半会的,咱姐俩儿说会儿话尼,老张在家,还做不了饭呢?”说着,还是急忙把她拉到屋里,招呼我切开个西瓜。阿兰推脱不了奶奶的好意,只好跟进屋儿里,奶奶说到“你咋不拿这两个桃儿换俩儿钱儿,咋还拿来给妮儿吃了尼!”她笑了笑说到“嫂子,我来这儿,也从来没给你们拿过什么东西,你们倒帮了我不少,妮儿成天和婷婷一块上下学,你们今年又没园了,拿俩儿桃儿给孩子打打牙祭,人妮儿不嫌弃就好嘞”,我忙到了杯水殷勤地说到“我不嫌弃我阿兰奶奶嘞!”她接过水说到“不孬不孬,妮儿长大了,懂事儿了,以后也得好好念书,将来好好孝敬奶奶嘞!”奶奶也一脸慈爱的笑着说到“这闺女和我做伴儿,可懂事儿了”,吃完西瓜后,我便写作业去了,阿兰又和奶奶说了会话便走了。

                      (三)

        过了几天,婷婷便不和我们去上学了,听说她生病了,星期六的时候,我和姐姐去张爷爷家去看她,发现她已经走了,小涛的奶奶说婷婷和她妈回四川去了。我撅着嘴回到了家,害怕以后都看不见婷婷了,奶奶看我一脸不开心忙问我怎么了,我把婷婷回四川的事儿告诉奶奶,奶奶却一点都不惊讶,好像早就知道了似的。没说什么,让我快写作业,便忙其它的去了。过了一段时间,阿兰回来了,没有把婷婷带回来,听说,婷婷跟着他爸爸在四川读书了。我心里虽失落,确也挺为婷婷开心的,毕竟她可以不用瞒着妈妈因为想爸爸偷偷落泪了,而且,也可以看到更多的书了。

        阿兰依旧和村里的大多数妇女一样,早出晚归,在地里修棉花,摘桃,皮肤也晒得黝黑,不忙的时候就着急去糙瓷厂里去涮盆子,碗子。似乎比之前更忙碌了些,他们家也不见张爷爷了,每次放学经过他们家门的时候,都大门紧闭,有次,奶奶包了水饺让我给送去,敲了半天的们,也没有人开,像是全家人都蒸发了似的,我便在门口等,等他们家的老奶奶回来,终于等到老奶奶颤颤巍巍的开了门,我把饺子放下,环顾四周大声问道,张爷爷呢,怎么好几个月都不见他了呢,老奶奶摆了摆手指了指南边,说他去工地了,我噢了一声,就回家了。

                    (三)

    回到家后,奶奶问我,饺子送去了吗?我说送去了,就是只有老奶奶在家,张爷爷去工地搬砖了,奶奶沉默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说到,儿女是债啊,我说到底怎么了,奶奶说小涛因为和人家打架,被捅了一刀,现在还在医院里昏迷呢,捅他的那个人跑了,现在也没找到,全家人快为小涛的医药费急疯了。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张爷爷家总是大门紧闭了。后来,小涛出院了,但捅他的那人依旧没找到,奶奶带我去看小涛,他躺在床上,很虚弱,眼睛儿半眯着,阿兰的手一直握着小涛的手,我看见小涛的肚子上有一条向镰刀一样长的刀疤,非常吓人,我急忙向奶奶的怀了躲了躲,眼睛也看了别处。

                        (四)

  又一年暑假,婷婷从四川回来帮阿兰干农活,在马路上晒玉米,我刚好到村头的小卖部买东西,路过她家,她和我打招呼,我竟没认出来,几年不见,她真是出落的更水灵了,人也健谈了许多,不向之前那么文静了,也是,她中学都快毕业了。听说她成绩不错,最近也在准备考个导游证,以后带阿兰旅游去,看的出来,她在四川的生活是不错的!我很纳闷,既然婷婷有个有钱的老爸,阿兰怎么不回四川呢,何必跟着张爷爷在村里卖苦力呢,何况张爷爷那么老,都快给阿兰当爸了,他们在一起一点都不般配。回到家,奶奶正在看电视,电视里一个女人孩子丢了,她满大街哭着找孩子的片段,奶奶也用手帕擦了擦眼泪儿,说这女人不容易啊,命真苦!我忽然想到了阿兰,便对奶奶说,你说阿兰的命苦不苦?奶奶看了看我说,阿兰的命更苦。

                                (五)

      后来才知道,阿兰当年因为一件小事和她娘拌了嘴,便跑到后山上哭,想到傍晚就回家了,结果,从田地里来了两个人贩子,从她后背处,一个人按住她,一个人套麻袋,就把她掳走了。那年她才16岁,一路上,对她又打又骂的,不给水喝,也不给饭吃。实在渴的不行了,求求人贩子,才给他点水喝,后来被运到了山东,山东这边很穷的人家都娶不起本地媳妇儿,就从人贩子那买媳妇,几十块钱就能买到个外地媳妇儿,那天,人贩子正好走累了,便四处打听这周围有没有缺媳妇的,打算把阿兰和另一个姑娘在这卖了,张爷爷正好从地里干活回来,看见了这两个姑娘,回家凑了六十块钱,把阿兰带回来了,另一个姑娘被邻村的一个男人带走了。于是,阿兰从这天起,就成了张爷爷的媳妇儿。张爷爷比她大了整整十六岁。新婚夜那晚上她哭了,他们没有办酒席,一是张爷爷家太穷了,二是这种买来的外地媳妇不受人待见。张爷爷出去借了一身中山装穿在了身上,就算是结婚了。因为外地媳妇好逃跑,张爷爷便成天看着她,有时喝醉了,还打她。直到第二年,她生下了小涛,那年她十七岁。张爷爷知道她有了孩子后,心也就安定了,就不再像之前那么防范着了。阿兰也知道,只要给他生个一男半女的留个后,她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于是,便暗地里偷偷的攒着回家的路费,由于伪装的很好,基本上也就没人怀疑她了,村里也都知道张爷爷有了个四川媳妇,长的水灵好看,还给他生了个儿子。终于,冬天到了,阿兰编了个理由说要去赶集,置办点年货,张爷爷还给了她几十块钱。于是,阿兰这一去就了无音讯,听说,有人看见她上了一辆装石头的车,其它就不知道了,阿兰走了,人们都以为她永远都不回来了。从此,张爷爷便带着老娘和小涛过日子,外出打工时,小涛便和奶奶相依为命,日子虽艰苦,但凑合着也算过得去,倒是,小涛慢慢长大经常哭着喊着找妈妈。谁见了都说这是个可怜的孩儿,也有人跟他说,你妈在四川呢,不回来了,每当这时,小涛总会说,你说我妈在四川,我就去四川把我妈找回来!

                                (六)

      阿兰回到四川的时候,她娘正在洗衣服,看见阿兰灰尘朴朴的样子,衣服也掉在了地上,眼睛快哭瞎了,只能凑到近处去看,问她,你是阿兰吗,阿兰已经泣不成声了,说是,这时她娘嘴里边骂着自己,边抽自己嘴巴子,阿兰“扑通”给她娘跪下求她娘别打了,于是,那天晚上娘俩抱着痛哭了一宿儿。后来,过了三年,阿兰娘便托媒人给阿兰找了门亲事。那男人长的也好,家室也好,脾气也温和,和阿兰一见面就相中了。比竟,阿兰从小模样就俊,水灵,才二十岁的她出落的和花儿似的。谁看了都喜欢。很快就把结婚日子订了,两人一起去民政局扯了结婚证。还办了场风风光光的婚礼。婚后几年丈夫做水产生意,阿兰打下手,公公婆婆也不用他们操心,小两儿口的日子也红红火火的,可是阿兰看见小孩跑,跳,学说话的时候就会落泪,丈夫问她,她也总说没事,要不就是风眯着眼了。丈夫以为,阿兰是因为这几年没怀上孩子伤心了,可只有阿兰自己心里清楚,她是在想小涛。不知道小涛长高了没有,长胖了没有,磕着了吗,碰着了吗,随着她年龄的增加,她竟然越发的想念这个孩子。

                              (七)

    那年秋天,她怀孕了,来年春天,她生了个女孩,全家高兴。那女孩也就是后来的婷婷。婷婷从小就不缺爱,爸爸最疼她,爷爷奶奶也宠她,每当看到婷婷一天天长大时,阿兰就更想念小涛了,常常在梦里梦见他哭着拉着自己的手喊着着妈妈别走,可她还是在他睡着时,偷偷离开了。每当做完这个梦,阿兰总会在睡梦中哭醒。后来,阿兰忍不住的时候便偷偷的买火车票回到那个让她厌恶的村庄,她第一次结婚的地方,藏在一堆柴火垛后面,看有一群孩子在玩捉迷藏,她试图从孩子里面找出她的儿子。怎么都觉得不像。忽然,她看见一个孩子在旁边的土堆堆沙子。阿兰认出来了,那就是他的儿子,她的儿子随她,皮肤很白,眼睛很亮,她多想冲过去抱抱他,亲亲他,可是,她不能,她只能远远的注视着,等待着孩子的奶奶唤他回家吃饭,她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她第一次产生了想留下的想法,可是,她也不能,四川还有家,女儿也在等她。就这样,她偷摸着来看了小涛几次,小涛也慢慢长大了。有一次,阿兰躲在柴火垛后面的时候,被小涛发现了,小涛从后面堵住阿兰质问她,到底是谁,阿兰懵了,嘴里不自觉的说了句我是你妈,小涛也懵了,急忙说到,我没妈,想了想又说到,我有妈,我妈在四川,你不是我妈,阿兰又着急地解释到,我就是从四川回来的啊,那你是我妈,怎么不要我了呢?是啊,阿兰想,她是小涛的妈妈怎么不要他了呢!小涛眼里也含着泪水,她也哭,终于小涛抱住了阿兰,母子相认了。阿兰走的时候给小涛留了些钱,她的电话号码和一张手写的地址,那是她现在的家!                                        (八)

      小涛经常给阿兰打电话,也给阿兰写信,可阿兰只能偷偷的看,不能让人知道。有一次,阿兰忙着进货,忘了锁抽屉,调皮的女儿翻出了妈妈的信,看了有一个署名写着您的儿子,正好爸爸在家,就拿去问爸爸了,阿兰丈夫看了信,气的把信撕了,还让女儿滚,女儿吓哭了,打电话叫阿兰回来,阿兰回家后,看丈夫的脸色不对,女儿还在哭,还有地上的信纸,立刻明白了,纸终究包不住火,他和丈夫坦白了一切,包括她的15岁的儿子。丈夫始终没有说话,她清楚的认识到,这辈子,她和丈夫的缘分到头了!

      几天后,她收拾了行李,出去做了个头发,买了身新衣服,还画了个淡妆,和丈夫从民政局把红本换成了绿本。便各走各的路了!其实,无论怎样,她在内心里是感激丈夫的,是丈夫给了她一个家,给了她做女人的尊严。即使,这个家很重要,她还是舍弃不了那个自己曾抛弃了的儿子。

      丈夫觉得女儿还小,便允许她跟着阿兰走了,那天晚上,阿兰和女儿乘上了火车,回到了山东,她决定带女儿去那个小村庄,去见见那个她从未谋面的哥哥!

后来的阿兰一直留在那个村庄,前几天回村庄,看见阿兰带着小孩子在村头玩耍,问道这是谁,阿兰带着爽朗的笑声着说,小涛的儿子,我大孙子!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