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侠义在,曾护浪子归

进“九阳村”的时候是2001年,拿到“九阳漂流本”的时候是2019的年末。

18年,光阴似箭。

看着各具才情的侠友们情真意切地追忆旧时光,有种梦回大唐的错觉。

恍惚间,我心中的那个盛世江湖似乎又回来了。

01

当年,正在上高三的我阴差阳错地买到了一本《今古传奇.武侠版》,竟然是这本杂志的试刊号。


比起上面刊登的小椴的《乱世英雄传》和杨叛的《梅影埋香》,更让我觉得热血沸腾的,是页面下角的英雄帖。

英雄帖其实是为了庆贺杂志创刊,天南地北的侠客们发来的贺文。

在那里,我被那些豪气干云的短词短句所吸引,一脚迈进了《今古传奇.武侠版》的线上网站——“九阳村”的大门。


刚进村的时候,也试着发帖。村长九能带刀每帖必回,让我受宠若惊,也坚定了要待下去的决心。

后来才知道,九阳村彼时运营困难,为了增加人气、留住用户,村长星夜兼程地在每位侠友的帖子下面进行回复。

除了“九能带刀”,他还开了个叫“花错”的小号活跃氛围。

那个小号有个既豪气又骚气的签名——指点江山因豪气,一生自负是书香。花开花落,我为谁错?

那时候,似乎很流行这种豪情与柔情并重的style。

从另外一个村长“侠骨柔情”的名字也可见一斑,类似的还有情剑公子、茂名浪子、侠风诗韵等。


年少的时候,我更钟意的是豪气干云的范儿,如海雨天风、九能带刀、歌舒哥、透甲红、黑水老鬼、陈霸天下等。

还有一些很诗意的名字,也让人印象深刻:青青荇、柳随风、绝塞明月、丹砚、风二十等。

也有很多人,将自己的名或字进行拆解,便横行九阳了。比如,我的师父王十二以及他的死党辛子木等。

也有将自己的姓名进行颠倒的,如健忘、憨憨雪等。


轮到我自己的时候,却茫然了。于是,我用了三个ID混迹江湖——独立苍茫、今朝醉、烟雨楼。

大概是因为谁的青春不迷茫,跟我一挂的ID也不少,如书简飘零、落叶无名、孤竹无名、无歌、荆无命等等。

02

名字的头等大事搞定,我便开始了混江湖的日子。

村里大侠云集,多的是神仙打架般的长篇大论、文争武斗,我只有发愣的份,因为压根看不懂。

也进过“九阳情深”的聊天室。看着飞速划过的瞬间成百上千、又立马被淹没的发言,我张大了嘴巴。

想说点什么的时候,打字用的“二指禅”显然跟不上节奏。


我还找了一个看起来最亲切的名字“陈霸天下”开始聊天。

那家伙傲慢无礼,目空一切,打字飞快,正忙着和n个妹子打情骂俏,显然不屑于将时间浪费在我这个原始人身上。

我退了出去,从此在没有进过聊天室。

后来,我便开始逛论坛,一开始只是乱逛,“金庸茶馆”、“古龙书斋”、“古道村”、“名剑风流”等等,后来便固定在“人间诗醇”的版块了。


那段时间喜欢诗歌,整晚上都泡在学校小小的阅览室,《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等杂志是我的最爱,边看边抄。

写诗了便跑到“诗醇”去发表,一开始没有什么反响,后来,渐渐地被插刀,经常是一把,偶尔也会有双刀。

我以为自己功力大增,暗自窃喜。后来发现,这似乎是关系相熟的版主情剑和辛子木的格外开恩,黯然神伤。

与情剑、辛子木,也是在那个时候联络得较多,当年我就已经知道他俩的真名。

然而,多年后,只有情剑还记得我,木头对我已经失忆了。

03

除了混迹九阳,因为喜欢武侠,订了几年的《武侠版》,每期必看,并积极地参与评论与投票。

有一次,我的评刊被选上刊登在《武侠版》的页脚,通信地址也随之公开。


这样的结果是,在整个大学时代,我收到了来自天南地北的笔友们雪花般的来信。

他们中间有学生、军人、白领、小老板,甚至还有犯人,可见当年《武侠版》的影响力之大。

信件实在太多,我回不过来,挑着回了几次。

其中有一个女大学生,我回复之后再无互动,想必是见识到了我的无趣。


神奇的是,竟然还有一个在江西读大学、从未说过话的高中同学,通过《今古传奇.武侠版》公布的这个地址也联系上了我。

有趣的是,九阳村也有个特别强大的私相往来的东东,叫“飞鸽传书”。

忘记是怎么开始的了,也不记得跟谁飞鸽传书过,只记得当我的“飞鸽传书”里能收到玫瑰花的时候,“九阳村”这个网站轰然倒塌。

与此同时,我自己申请的那个8位数的qq号码被盗,那个号上,除了我少数的同学,几乎都是九阳的村友。

自此,我与九阳的一切联系都被迫中断。

后来,《武侠版》又搞了个“千山水”的线上网站,但是人气大不如前。

无论是人数还是帖子质量,都无法与之前的“九阳村”相比。

唯一的收获是,在九阳我遇到了第一任男朋友,一个对我很好的人,也是九阳村民。

大一的暑假,他从广州跑来见我。大二的国庆节,我答应了他,成为他的第一任女朋友。

04

七年后,我通过申诉找回了丢失的qq号。

万幸的是,九阳旧友们都在上面,只是有一种陌生的熟悉。

没多久,我被情剑拉进了九阳村qq群。重新找回了组织,欣喜若狂。

不过那时候是工作狂,天天加班,没有太多时间聊骚。

当然,也有例外。

与仙姑私聊,多是让他帮我斧正文字,他很热情也很认真,认了弟弟。

后来,想转型做地产广告,于是便死皮赖脸地拜了师父,就是鼎鼎大名的地产广告大亨王十二老师。

经常在qq空间看到当年的“海雨天风”如今的“卿本墨衣”发表逛吃的图文,浓郁的文艺女青年气息扑面而来,便仰慕至今。


落叶无名的网名已经由“success”改成了九阳的ID,和初恋结了婚,小日子很是美满。

古灵精怪的90后小美女卿月,常与我诉说心事,这种信任与托付,让我时常有种亲切感,有机会的话,很想见一见,顺便再抱一抱~

当年穿着超短裙、露出一双美腿,参加武侠版夏令营、引起群狼垂涎的糖宝贝,大学也已经毕业了。

最开始相识的时候,我高三她初三,我们曾经比试,看谁上的大学好。如今胜负分明,这一战,是我输了。

砚儿当时正在进军网络小说界,作品一部接一部,反响都不俗。如今应该是功成名就了。

和花花是老乡,有种天然的亲切感,她一个人在上海打拼,后来与人合开了公司,事业发展得很不错。

昆吾兄已经成为了现在的“物虚生”,常年守护祖国最热的地方,在培养女儿、呵护老婆的路上一路狂奔。

05

Qq群时代结束后,九阳村集体进入微信群时代。

除了群里的热闹外,私下里也认识了几个很有趣的九阳朋友。

直爽犀利一身才华满身芳华的小沐、人美话不多思想深刻的歇苗、远在澳洲散发着自信光彩的女神芒种;

十项全能的大好人侠风、善良可爱的小美女冰雪、热情仗义的侠女随枫潇潇以及家有靓女儿的麻辣教师小皿等。

在他们的陪伴下,我奔四的人生道路,平添了几分乐趣。


回顾这段与九阳有关的记忆,我由衷地感到幸运。

并不是每个人在青春年华里,都能遇到一帮志同道合的伙伴们;

并不是每个人在人生的各个阶段,都与伙伴们不离不散;

也并不是每个人在中年的时候,还能与伙伴们畅想老年的“养老院”!


感谢《今古传奇.武侠版》、“九阳村”让我们相遇、相识、相伴;

感谢“九阳漂流信”让我有机会,与大家诉说心中的九阳、缅怀那个远去的江湖。

朋友们,山水辽阔,天涯咫尺,期待与你们的“侠”路相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