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的人一直幸运,悲情也会延续。

也许取了个挺让人丧气的标题,总之那啥,喝了点酒,口无遮拦呗。

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幸运的人会一直幸运,幸运会培养一个人感恩的心,悲情时,人容易怨人嫉世。

古言常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总是觉得只要坚持就会有希望。在定论前,我想说个真实的故事。

有户人家生了两女儿,在早些年的农村,重男轻女是比较普遍的,妻子也因此多少落得轻视。

于是在第二个女儿出来时候,妻子就把孩子丢给了奶奶扶养,也许是心里的不平衡,也许是事事要强的心态接受不了这个结果,总之她把责任归咎无小女儿。

父母大都是疼爱子女的。世界却也不是每朵花儿都受到阳光的温暖,雨露的滋润。总有光照耀不到之处。

人心,做不到一碗水端平,在自己身旁长大的大女儿受到无微不至的关怀,或许也有对于小女儿的那份愧疚也加之身上。

无论是将错就错还是果真偏爱。

大女儿出落得婷婷玉立,光打在脸上,显得白嫩,浅浅得笑容映着幸福的生长期,高学历。小女儿黑黑的皮肤上,挂着得总是舒展不开的面容。中专未完便辍学了,不怎么出门,总穿着不太合衬的衣物。

天真的孩子本没有错。小女儿在有多个孙子要带的奶奶身旁也是开心的成长,天真时候受了委屈不过两天。可慢慢的孩子长得大了,敏感的心感受到差别,她发现姐姐的东西总是比自己好,她发现母亲总是对姐姐嘘寒问暖,对自己呼来唤去。

她看着自己,再看看同个母亲肚子里出来的姐姐。

她觉得的,自己像是没有人疼爱。

女孩忘记了,她还有父亲,奶奶,哥哥,姐姐。

她记住了这份不公,如此明目张胆。

女孩觉得,妈妈错了。爸爸错了,世界也错了。姐姐可以自己出去做喜欢的工作,赚钱给自己买美食,打扮得美美的,而自己每天都要在父亲的厂子里做些男孩子的活。女孩子不高,微胖,有天吃完饭,堂哥让盆友开车送她回家,她后来说,其实不用,自己不是需要被送回去的人。

不安,怀疑。

女孩曾扬言要讨回公道,抓花父亲的脸。也会在受到些许好时怀疑自己时候可以得到这些。

也许,觉得自己应该被爱的人更容易被爱呢。

女孩并不会去想,在这个世界扬言平等,在电视演着无私的爱,亲情,友情时候。

她的母亲受到来于外人对于大女儿的夸张,长得好,学习好,有教养。

她不知道,她日日发脾气的父亲对她堂哥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孩子从来不懂问劳于事业的他,吃了没。

她认为,自己没有形象是得帮自己父亲打工,并且影响自己心情。

父亲认为她不在意自己形象时,对话时语气不佳。认为学业不好,便要勤劳肯干。

大女儿呢,也对自己的父亲有意见,可多少也是顾及于疼爱自己,想来没事会关心问候。脾气暴躁的父亲多少因此对其收敛。

所以啊,人性多么简单又复杂。有时候小孩不懂,大人也不懂,大家都僵着。                                                          许多表现,不自觉的像反馈与负反馈。

出了社会,你固步自封,世界反馈给你的也是如此。

某名主持人回忆,在刚进电视台时大大咧咧,同期还有个同样从村里出来的兄弟则是做事小心谨慎。像他爸妈,出门时告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把泪水送别。自己父母只说了句出门要吃饱,便乐呵呵的送自己出去了。

寒门难出贵子,有时就是自己是穷人的观念根深蒂固,以至面对机会时,犹豫而把握不住。做本份该做的事,却也改不了格局。这里说的本份,是自认为的角色。

原本做事肯干细心,总是留下加班的兄弟在电台并没有得到多少机会,倒是自己,也不管不顾的,别人老摄影师在拍,自己便去瞅两眼,搭两句,发现其实老师傅们也不是表面那么静如墓碑。便多问多学,积累了本事与好感,后来步步顺利,功成名就,成了台里一把手。

便是受到幸运萌阴的人学会了如何被爱。      继续得宠爱。

一开始不幸运的人绕着绕着,走不出怪圈,实在累。

简单点说,活在这世上,难道不应该先学会爱自己的方式。有时候你真的,应该去努力让自己变得有能力,以获得天平的倾斜公正,驱逐自己内心的怨意,让自己心境更舒服,这便是爱自己。

而情绪化的死磕,不愿改变自己。就是要以一种极端的方式让别人服输,突而改变对你的方式。

那只能说明,你所谓的不公,还不够,所以你才会心怀侥幸想用固执让其屈服。

总归,希望无论如何,你要一副受到幸运追随的样子吧

总归一副被亏待的样子,就算有人懂你的委屈。那又如何。

重要的是日子啊,在自己能力内过好,努力的生长。

别让世人敏锐,看透你惯受委屈便横加一脚,还自觉无伤大雅。

你需要气度不凡,无论顺境逆境笑着像个幸运儿。

这不是自欺欺人,而是经历生活后的力量,承受着生命里残缺的部分,便看清你所拥有的,努力去被世界所接受。

当你趴着,眼见世上多尘土,当你站起来,才有别番体会。

单纯期待美好的日子,总归不会太长。

在某一时刻,

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下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