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青虫簪(29)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二十九章    山不转水转

        林妙兮和李桂花得胜归来,老远就闻到了肉香,李桂花神采飞扬地喊着:“妙兮姐,今个高兴,咱们是不是还要把酒言欢呀?”

  “拉倒吧,要不是昨天喝了酒,咋能和桂珍比武论英雄啊,我吃完饭,还要赶回省城去,要不又得挨主任的骂了。”林妙兮赶紧摆着手,再不想瞎逞能了。

  李桂花嘿嘿笑着说:“今天太痛快了,你开车,就别喝了,我把剩下的啤酒都包了。”

  林妙兮竖起大拇指,嘴里叫嚷着:“好,姐姐给你点个大赞,不愧是女汉子。”

  “我可不想当女汉子,那就没男人喜欢我了,像妙兮姐多好呀,文文静静,举止得体,出手还不凡,脑瓜也好使,以后我也要做个小女人,把那些臭男人都甜死,哼。”尽管李桂花拿腔作调,语气黏黏得齁死人,可最后还不忘挥了一挥拳头。

  两人结伴走进卫生所,孟想早把猪肉炖烂,端到了桌上,李桂花把墙角的几瓶啤酒用牙咬开,一字排开,然后去问孟想:“你陪我喝?”

  孟想晃着脑袋回道:“不行啊,一会还要工作,若是被你爹闻到了酒气,还不把我给开了呀?”

  “怕他干啥,他敢对你动粗,我就对他不客气了。”李桂花往肚子里灌进一瓶啤酒,喘了几口气,豪迈地喊道。

  “嘿嘿,她爹要是听到了桂花的这番话,还不得气个半死呀?”林妙兮挑了一块瘦肉,塞到嘴里,嚼了几下,听到李桂花在那大放厥词,禁不住对孟想笑道。

  “哼,在这西岳村里,无论是谁,胆敢欺负孟医生,我都不答应,不信就放马过来,我也把他的屁股打肿,让他坐卧不宁,寝食难安,不送来一块猪肉,我决不罢休。”李桂花撸胳膊挽袖子,大口喝酒,大块吃肉,颇有英雄豪杰的那股子神韵。

  转眼之间,李桂花面前的啤酒一扫而光,她便有些醉了,胡乱地在桌子上翻找着什么,林妙兮好奇地问道:“酒都喝光了,你还找啥啊?”

  “书,我的高考复习书,孟医生答应帮我辅导功课,书要是没了,那咋复习呀?”李桂花嘴里念念叨叨,焦急万分地瞅着林妙兮。

  李桂花哪里晓得,那本书早被孟想给藏起来了,谁知她喝醉了酒,又提起了这个茬,骇得孟想暗自叫苦,只好低下头,不敢去瞧林妙兮的脸色。

  林妙兮扭头白了孟想一眼,又去安慰李桂花:“别着急,丢不了的,我刚才看到那本书了,许是你孟哥哥别有用心,放在了你看不到的地方。”

  “藏它干嘛,又不值几个钱,也换不来猪肉吃,快找给我,考大学全靠那本书了。”李桂花磨磨叨叨,催着孟想去找。

  孟想不情愿地弓着身子,把书从桌柜里掏出来,放在了李桂花的面前,又赶紧垂着头,往嘴里送着菜肴,尽量不与林妙兮对视,免得又要遭到她的数落。

  林妙兮秀外慧中,颖悟绝伦,自然晓得管教男友,绝不能撒泼打混,化解潜在的危机才为上策,便在心里筹谋开了。眼见着李桂花穷追猛打,只怕孟想独自睡在这卫生所里,禁不住她的日夜纠缠,一旦放松了警惕,被她诱入彀中,那可就输惨了,莫不如旧话重提,让孟想光明正大地开个免费的补习班,学员多了,他们也就没那个机会了。

  林妙兮深思熟虑,觉得办法可行,就把这个念头说了出来,竟赢得了孟想和李桂花的热烈响应,李桂花还张罗着写张告示,再做块黑板,帮着孟想把补习班给办起来。

  听着李桂花咋咋呼呼地嚷嚷着,林妙兮的脸上露出不可琢磨的笑意来,又鼓动着孟想说:“咱们说干就干,让桂花挨家去招学员,你赶紧备课吧,争取明天就把这个班开起来。”

  李桂花红着脸,醉意朦胧地叫着:“不用去招,我去广播室,喊几嗓子,就有人来了,行不?”

  “去吧,在广播里好好说话,可别冒酒嗑呀。”林妙兮情绪高涨地赞同道,瞧着李桂花跑出门去,又盯着孟想,唠叨起来,“补习班办起来了,姑娘就多了,你可要多加小心啊,别被她们迷住了心窍,到那时,我可不能饶你。”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呀,让我开这个班,不就是觉着人多机会少,让我为你守身如玉嘛,嘿嘿,实话告诉你,想偷怎么都能偷,不想偷,就是把她们摆在我的面前,我都不会多瞧半眼的,放心吧,赶紧收拾一下,回省城吧,路上慢点开车,到了给我发个微信,等到了休息日,请你再来视察我的工作。”林妙兮此举,孟想心知肚明,但为了让林妙兮安心,也就顺水推舟,应承了下来。

  林妙兮刚要出门,却见有个人披着军大衣,面色煞白地跑了过来,满腹狐疑地瞧了林妙兮几眼,又瞪着她身后的孟想,气呼呼地叫着:“孟医生,你可把俺害惨了,昨晚掉进了河里,发了一宿的烧,这大夏天的,裹着棉大衣,还把俺冻得直哆嗦,快给俺瞧瞧吧,是不是烧成肺炎了?”

  “你是老黄?”林妙兮抬手指着他,将信将疑地问道。

  “好哇,我想起来了,昨天中午我在走廊里见过你,没想到你个小妮子的心真狠啊,昨晚撒泡尿的工夫,就被你和孟想给好顿打,你别走,赔我的医药费。”老黄认出了林妙兮,伸手就要去扯她的裙摆,却被孟想给拦住了。

  “你走你的,别管他,治病救人是我的职责,不用花钱的。”孟想说着,便催促着林妙兮快走。

  林妙兮不知便罢,如今老黄找上门来,哪能错过戏弄他的好机会,就拎着坤包,跟在孟想的身后,回到了卫生所里,嘴里还笑着说:“孟医生,他的病,还须我来给治。”

  孟想不明所以地瞅着林妙兮,林妙兮却给他递了个眼风,然后又乐呵呵地把老黄送到了诊床上,随手取出一支粗大的针管,瞅着老黄喝道:“把裤子脱了。”

  “你想干嘛?”老黄赶忙把身子缩到床里,惊恐不安地问着她。

  “还能干啥,打针呗。”林妙兮笑嘻嘻地回道,又从瓶子里抽了一管生理盐水。

  老黄忙不迭地坐了起来,愣目愣眼地瞧着林妙兮手里的针管,冲着孟想问道:“孟医生,俺怎么瞅着她手里家伙,像是给畜生打针用的哪?”

  “那你以为呢?”林妙兮似笑非笑地比划着,又出手去推老黄,示意他把裤子脱掉。

  老黄蹭地一声,下了床,惊悚万分地躲开林妙兮,跑到孟想的身前,可怜兮兮地求着:“孟医生,给俺开点药就行,俺不想打针呀。”

  “那怎么能行呢,既然你说被我们俩赶进了河里,又口口声声地索要医药费,不给你打几针,好像我们不舍得花钱似的,别啰嗦,赶紧打针吧。”林妙兮举着针管,佯装去撵老黄,吓得他躲在了孟想的身后,双眼紧盯着那根粗针头,再也不敢作声了。

  孟想笑了笑,拦着林妙兮说:“我看就算了吧,黄师傅不想打针,你也别难为他了,我给他开点消炎退烧药,过两天,也就没事了。”

  “不打针也可以,但有个条件,让他老实交待,昨晚为什么跟踪咱们俩?”林妙兮凑到老黄的身边,正颜厉色的问道。

  老黄嗫嚅了好半天,才吭哧几句:“这不吃完晚饭没事干,出来闲溜达,往河边走了几步,就看到你们两个走在前面,俺是怕孟医生带着女娃子,不知罗敷河的凶险,才悄悄地跟在你们身后,全都是一片好心哪,可别把俺当成了驴肝肺呀。”

  “那你都看到了什么?”林妙兮才不会听他信口雌黄,又立起双眉,接口问道。

  老黄干咳了两声,似乎很遗憾地念叨着:“河边漆黑的,俺能瞧见啥呀,就听你俩叨叨咕咕,一个甜得如蜜,一个冷得如霜,可把俺给急死了,这才好心好意地在心头劝了一句,哪知道嘴里也跟着秃噜了出来,眼瞅着好戏就要开锣,你说倒霉不,就被你们给发现了。”

  “哼,你挂着一张老脸,偷看年轻人谈恋爱,还好意思强词夺理,说是替我们的安全着想,看你就是没安好心,趁着我们不注意,想过过眼瘾吧?”老黄出口狡辩,气得林妙兮火冒三丈,嘴里揭着他的短,又拿针管去吓唬他。

  “别,别扎呀,过啥眼瘾啊,大黑天的,想看也看不清呀,顶天也就听听动静,还能有啥?”老黄闪避着林妙兮怼过去的针头,不小心说漏了嘴。

  孟想虽对老黄所为深恶痛绝,但考虑到他也是自己的服务对象,心中还是有所忌惮的,便劝着林妙兮住手,差不多就行了。

  林妙兮兴致正浓,却不肯罢手,把针管放到一边,又把听诊器挂在了胸前,招呼着老黄:“来,黄师傅,咱们不闹了,村里的卫生所条件简陋,我先给你听听肺泡音,若真烧成了肺炎,你可要去镇上的医院就诊了,别耽误了病情啊。”

  老黄听着林妙兮和颜悦色地唤着他,赶忙张大嘴巴,用力地喘了几口气,只觉着胸口处有些憋闷,再没迟疑,乖乖地凑到了林妙兮的身旁,配合着她的听诊。

  林妙兮装模作样地听了几回,却面露难色,又摇头不语,把老黄唬得哆哆嗦嗦:“咋了,你倒是说话呀,俺是不是得了啥大病呀?”

  “你先别急,我现在问你几句话,你必须老实回答,一个字都不能隐瞒,知道吗?”林妙兮敛住笑容,一本正经地冲着老黄说道。

  老黄早被林妙兮的异常表情吓得丢魂失魄,那还敢油嘴滑舌,连忙点着头:“行,你问吧,俺保证实话实说。”

  “那好,你最近是否做过不规矩的事?”林妙兮正襟危坐,循循善诱,却把老黄给弄糊涂了。

  老黄咔吧着三角眼,不明就里问道:“不知你指的是那些事呀?”

  “呵呵,看来你干过的坏事还不少哇,那你就说说趴墙根的事吧。”林妙兮拼着性命,强忍住笑意,抿着嘴问道。

  老黄却不肯轻易上当,笑嘿嘿地反问道:“不对吧,这事和俺的病情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了,所谓病由心生,你不把平日里的习惯说出来,让我如何给你诊断呀?”林妙兮连蒙带骗,想把老黄的丑事都给套出来。

  老黄仰面朝天,翻了翻眼皮,又扭头去瞧孟想:“孟医生,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他也是医生,你但说无妨,我们是有纪律的,不能向外人透露患者的隐私,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林妙兮朝着孟想眨了几下眼睛,又调皮地笑了笑。

  老黄犹豫再三,话到嘴边好几回,都被他咽了回去,林妙兮绽出少许的笑意,鼓励着他说:“别怕,大胆地说出来,也许经过我的分析,你可能就没啥大事了。”

  “好吧,那俺可就说了,你们不能笑话俺。”老黄稳了稳心神,拿眼瞧了瞧林妙兮和孟想,见他们俩都点了头,才压低嗓音,把嘴巴凑到林妙兮的脸前,“昨天上午,我去了趟镇上,找了个小姐,玩了一回,不知道我这病,和这事有没有关系?”

  林妙兮听罢,满脸惊愕地去瞧孟想,没想到眼前这个乡里乡气的老农,竟然做出了如此令人不耻之事,心中充满了鄙夷和厌恶之情,却又不能出口训诫,毕竟这是老黄的私德问题,与瞧病的大夫无关。

  孟想却不这么认为,总觉得老黄此举,是给西岳村抹黑,他此时又是村里的一份子,怎能眼看着老黄色迷心窍,不顾脸面,去干那些羞耻的恶事,便出口问道:“你这病呀,还真与这种事有点关联,你再说说,究竟做过几回?”

  “那俺可记不清了,反正是手里有俩钱,俺就坐不住了,不去找个小姐泄泄火,心里就燥得慌。”老黄也知找小姐的风险,生怕染上了恶疾,索性来了个大揭底。

  “我呸,你也太缺德了吧,挣钱不给老伴花,却都用在了吃鸡上,你摸着良心,问问自己还像个人不?”听得林妙兮怒火中烧,忍不住骂了起来。

  老黄低下头,竟有些委屈地嘀咕着:“是你让俺说的,为啥又张口开骂呀?”

  孟想赶紧朝着林妙兮摆摆手,又笑着去问老黄:“黄师傅啊,这事可使不得呀,你去找她们的时候,心情是否又激动,又紧张?”

  “可不是嘛,就怕遇到熟人,总是躲躲闪闪,还吓得满脑瓜子汗。”老黄拿眼瞟着林妙兮,惊疑未定地回着话。

  林妙兮听到孟想如此发问,不禁开口嘲笑着他:“孟医生,莫非你也找过小姐?”

  “胡闹,除了你,我还找过谁?”孟想连忙矢口否认,就怕林妙兮又动起了小心思。

  “那你怎么知道他当时的心情?”林妙兮却不依不饶,斜眼瞧着孟想问道。

  孟想却正色庄容,从容不迫地应道:“这种事情,谁能明目张胆地去干,除非他疯了。”

  “他就是疯了,放着老伴在家受苦,他却偷着出去沾花惹草,只顾着自己快活,真是丢死人了。”孟想原本想借着这个由头,吓他一吓,也好让老黄改邪归正,戒了偷腥的心瘾,哪想到,李桂花从外面跳了进来,薅着老黄的军大衣,就往门外扯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二十八章 一物降一物 老黄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孟想伴着兴高采烈地林妙兮回到卫生所,并...
    風雲獨攬阅读 532评论 23 50
  • 第二十七章 恨铁不成钢 孟想瞧着翠花婶子满脸的得意相,领着桂珍喜滋滋回家去了,就怕她...
    風雲獨攬阅读 378评论 24 43
  • 列出分支 ** -a **:列出所有的分支(本地和远程)** -r **:列出远程的分支** -l **:列出本地...
    zlkwind阅读 13评论 0 0
  • 今天课程的老师是Ailsa,一个很有气质的苏格兰美女。课前,她让我们自由讨论关于另一个老师Gary上次课的三个问题...
    NY123阅读 101评论 0 0
  • 淮阳县至善社工携手富美广场举行公益义卖活动 淮阳县至善社工服务中心携手富美广场正式举行 “2017年情暖重阳公益义...
    曾祥摄影阅读 15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