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毕业了以后最熟悉的生活节奏是,每天睡醒后往这家或者那家医院跑,区别只是这个地方或者那个地方的医院。和人到中年的主任或者院长瞎扯淡,为此,东南西北乱七八糟的你都得懂一些,当然没必要太深入,只要有话聊就可以了。在同一家医院耗星星耗月亮耗上几十年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于是多余的精力都被用来互相玩心眼,或者发展出一两项爱好,有人喜欢喝茶,并喝出许多种讲究,有人喜欢摄影,参加各类比赛,有人附庸风雅,自费出版过一两本诗集啊之类的东西。(诗这玩意准入门槛太低,又省力又容易。分行的句子而已。)见过几次以后,他们就会跟你谈这些,喜欢喝茶的请你喝他的茶,并且搞出一大堆讲究来;喜欢摄影的会让你看他们拍的照片,用的是价值十几万的医用显示器;自费出版过诗集的会让你看他写的诗,聊的开心的话会送你一两本。

      比如今天见的这位,他办公室里有一个书架,放着这几年在某个圈子里畅销的书……这种人通常会认为自己比别人聪明,觉得举世皆傻逼,只有自己最聪明。他会跟你谈各种小道消息,比如他们医院现任院长当时是如何跑官的(那时候还是张春贤,老张头一天还在感叹不就一个医院院长咋这么多人跑过来找他,第二天自己就被调走了。这种说法太过戏剧化了,不太可能是真的。)但我觉得,他对类似传闻的兴趣像是女孩子对宫斗剧的兴趣,叶公好龙而已,只有八卦的能力而没有实际去参与的能力,要不然也不会混了一辈子也还是个主任。你可以从别人身上发现自己对自己隐瞒的东西,在见完他以后,我觉得我跟他有些像,有时候自作聪明,喜欢八卦,但是在实际的人事斗争中往往会失败。这些都不重要吧,本来我就没多大的野心,感谢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让混口饭吃变得比以前简单了许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