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一)故人归

      路景凝这几日每天都是早早地来到了刘璟骐的府上。来多了,也就熟了。看守大门的那几个小伙子,看见他来了也就笑笑就放他进去了。

        刘璟骐还没睡醒,路景凝就来了。

      果然,路景凝一见刘璟骐就兴冲冲地问他,他大哥的事儿。刘璟骐很想告诉他实话,可又怕他知道以后对自己不满,就撒了个小谎:“你大哥我倒是见了,可他说什么也不回来。他说他债也还不了,还不如牢里舒服。”说着,刘璟骐悄悄瞥了一眼路景凝。这人面无表情,嘴唇紧抿着,眼神都阴沉下了。刚刚还挺高兴的人瞬间变脸,也是难得。

      “我大哥真的这么说吗?”路景凝表示很怀疑。

      “当然。你还不相信我的为人吗?”说谎话就是睁着眼说瞎话,真心虚。

        路景凝无奈的笑笑,什么也没说,没对停留就离开了。刘璟骐还有些奇怪,平日他是想让路景凝走,都不走的人,今天还不等自己下逐客令先跑了,估计是被自己说的话伤到了。

        刘璟骐派玄去调查路家的事也有些眉目了。路家倒是没什么,主要是路家的祖先有问题。据玄的观察,路煜的妻子是真的生病了,但病因不明,也没有大夫上门就诊。路煜每天就在家里喝茶,习书法,看书,不过问家中的大小事务。路景凝每天早上就来到刘璟骐的家里,傍晚才回去。回去之后吃了饭就钻进自己屋里,再不出来。也不知道他在屋里干什么。有一回,玄悄悄揭开了路景凝屋上的瓦片,只看见他在看书。距离太远,玄看不清那是什么书。

      玄观察了将近半个月,就得出这么个结论,看来路家可能真没什么问题。但当年是怎么一回事呢。等等,玄刚刚是不是说了祖先的事儿?

        “那个祖先是怎么回事儿。”

        “路家的祖先是个部落首领,会一些巫术。好像那个巫术能让人延年益寿还是怎么的,我也不清楚。关键是这个巫术的完成需要有人来献祭。而这个献祭的人都是定好的。每个路家掌门人都会感应到这个人的存在,然后费劲心机杀了对方以成就这个巫术。事实上,路家的使命就是这个巫术。关于这个巫术的具体内容只有路家的掌门人才能知道。”

      “你是从哪知道的?”玄知道这么多路家的秘史,怎么可能。

        “大人,属下绝对忠心。前几日,属下特意在半夜翻进了路家的书房,挨个翻过。在一个十分隐秘的地方发现了机关。这个机关说来也奇怪,竟然是一条鱼的样子。鱼嘴里有一颗珠子,白色的,上面还刻着几个字。可惜天太黑,我没看清是什么字。把那颗珠子取下来之后,有一道暗门。暗门里面点燃着火把,摆放着许多稀奇的物件。我顺手挑了本书,就发现了路家的秘密。”

      珠子?刘璟骐心里一紧,眼睛一瞪,手一哆嗦,就把手中的茶杯摔到了地上。他从腰间摸出一块玉佩,连着那块玉佩的是一颗乳白色的小珠子。珠子上有一些淡黄色的印记,像滴在水里的墨,荡漾开来,最终凝固在一处。珠子上刻着几个字,很微小,只有凑近了,瞪大眼睛,也许能看清上面刻的是:刘璟骐。刘璟骐摸着这颗珠子,想起小时候父亲给他的时候还说过,这是世界上最特别的珠子,只有他和他父亲才有。路煜的那颗是父亲的吗?

        “玄,你看,是不是这种的。”刘璟骐把珠子递到玄的手里,让他看仔细。

      玄一脸惊讶又一脸狐疑:“大人,是这珠子没错。可你是哪来的呢?”

        “这是我父亲在我儿时给我的。”刘璟骐从玄的手里抢回珠子,小心地挂回去。既然一样了,那路家的珠子就是父亲的。都怪自己,下葬的时候也没有仔细注意父亲身上是否缺了东西,却让路煜拿走了。父亲当初的死,一定就是路煜为完成那个乱七八糟的巫术干的。

      当下已经把路家那个使命也搞明白了。接下来,就要计划对路煜实施报复了。

        路景凝的大哥说不定还有用。要不,让他给自己当间谍?不行不行,让仇人的儿子给自己当间谍,自己估计是想不开了。

        路景凝这么想让他大哥出来,可他大哥就是不想出来。这俩人真有意思。

      路泽涛是不是说过他爹让他当掌门人,可他明明记得最初他去路家监视时听到路煜对路景凝说他才是掌门人啊。这路煜是看见大儿子没前途了,又想让小儿子上任。路家掌门人的位子像是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这父子仨还真有意思。有意思。

        刘璟骐一个人想着想着,就把玄给忘了。

        “大人,我还要继续监视吗?”玄对着自家神游的大人很是无奈。

        “不用了,明天起,我要每天亲自去路家拜访。”路煜应该认不出自己了吧,当他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路景凝等待刘璟骐吃完早饭,邀请他到自己家中一坐。刘璟骐推脱自己军务在身,送走了路景凝。他觉得自己和路景凝相...
    樾墨阅读 39评论 0 2
  • 肖剑一个人说得眉飞色舞,刘璟骐一个人听得愁眉苦脸。 听肖剑说,路家是十三年前搬到这个地方的。当时他...
    樾墨阅读 77评论 0 4
  • 路景凝看见刘兄有些发呆,轻声说:“既然刘兄有心事在身,在下刚好也要处理家中琐事,也就先告辞了。”这回,刘兄点...
    樾墨阅读 32评论 0 2
  • 晚上刘璟骐回到自己的府上,这时已是深夜了。家中只有大管家和玄在等着他,其他人早都休息了。他挥挥手让管家也...
    樾墨阅读 86评论 0 4
  • 就在刘璟骐被回忆带远的时候,路家的下人们突然聚集在院中央,个个提溜着一根木棒,似是在宣誓着什么,又好像要去...
    樾墨阅读 69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