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闲散散又是一天,不知不觉竟有些疲倦,心情也是反复的厉害,也不知道是因着什么机缘。

能说得上话的人,不多,很多时候,还是只能诉诸于文字,感觉在文字的世界里,万物都是我的,任我采撷,没有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自由的有些放肆。

一直都闲散惯了,也没什么目标,没什么野心,一天天随意的过着,一晃,就过去了这许多年。早先性子急,但也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角色,最喜欢一个人窝在自己的小天地,处在自己圈出的小小舒适圈,自在散漫的活着,年龄大了,就更散漫了,慢的连性子也缓了些,人也更自我了些,对自己世界的一切,都抱着旁观的态度,当然,若是遇着需要帮助的,我也绝不吝啬,力所能及之处,都会伸出援手,就这般,这许多年,也算是博得个不错的名声。

可我这般性子的人,合则聚,不合则散,身边能留下的人,都是多年的交情,大家都能完全的放松,舒服的做着自己。安逸的环境,滋生着惰性,所以,自己也就越来越得过且过起来。现在回头想想,也是白白荒废了这好几年的好时光。

人总是不能经得起回头,看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儿,亏得我的心性好,又是个容易忘事的主儿,尤其是不好的记忆,放着放着就忘记了,开心的事情,也只能记得个大概,若无机缘触动,怕是就要永远搁置着。虽说我不是经常翻看过往的人,也不算是记性好,但一旦被机缘触发,往事也会历历在目,清晰不已,这般想来,我应该记性也不差,就是太懒了,什么都懒得想,只希望欢喜一场是一场,管它个什么劳什子过往。

世事都太复杂,虽然原本都很简单,也不知为什么总有人想要挖空心思,把原本简单的事情搅和的乱七八糟,劳心伤神,真是不适合我这般闲人,所以,为了避免麻烦自己,也是避免麻烦别人,我都一切从简,任何事,都尽量删繁从简,若是实在不行,那就搁着,哪天心情来了,再作打算。也就因为这样的性子,一直都活的相对比较简单,也很少给别人添麻烦,省心省力。

也不知是从何时养成的习惯,心情好,就来絮叨絮叨,心情不好,也来絮叨絮叨,总是,闲着便来絮叨絮叨。竟是无比喜欢这样一个爱好。要说最好的时候,便是读书时,一直和友人通信,那每周带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期盼这收信的心情,很久都没有体会过了,现在能坚持通信的人,真是了不得,只是能找个愿意写信的笔友,也太难得了。

通讯的发展,让最原始的信件,变得尴尬而边缘,那种诉诸于笔墨的情怀,实在是无可比拟,却又无法实现。有时想想,若是有个人能坚持给我写信,我定嫁个他,若是能像朱生豪那般,我便是要跌进蜜里去了。只有这时,才觉着,自己竟也有这女儿般的情怀,只因平日里,一个人惯了,早就练就了一十八般武艺,什么事情,都自己去解决,整日里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男儿模样,这颗女儿心,也是被藏得深了些,难怪这般不明显。好友都劝我,记得你是女子,要学会柔弱些。可惜,生活,并没有给我什么展现柔弱的空间。

偶尔,累了,便看看书,出去走走,一个人悲情伤怀一番,不过,也只是个瞬间,扮柔弱装可怜,实在不是我的习惯,多愁善感也只是难得矫情的一面,一贯的爱笑,笑着笑着,也就成了习惯,觉着,生活本就不易,日子本就艰难,何必还要一直苦着脸,多笑笑,总归也是好的。

这般心性,是好还是不好呢?我也说不清楚,只是每天都尽力开开心心的过活,即便没有什么可值得留念的,但至少记忆里的每一天,都是简单愉悦的,也算是不负此生了。

我便这样活着,活了这许多年,今后,应也是这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