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中陈情表

疫中陈情表

  华夏之始,以开天辟地为初,纵有千年,方圆万里,己丑之年,华夏新成于天安,有鸿儒之上谏以辅国之安康,亦有百姓之摩肩接踵于田以屯国之厚粮。时至今日,已有七十余载。庚辰年始,有万民并肩以治洪之凶恶,至癸末之年,举国之力以战非典之祸,至戊子之年,无惧以战汶川之震。实证毛主席所谓:不输秦皇汉武之姿,亦不逊唐宗宋祖之风。

  休言青藏铁路之成于西,港珠澳大桥之兴于南,大兴国际之建于北,航空母舰之试于东。上能以神舟揽明月,下能以三峡断水流。孟子曰:“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果而言实,海清河晏之图,承平盛世之景为天之所不容,庚子鼠年,下疫情于华夏大地,一时人心惶惶,不知所措。

  会新春佳节,鄂中大疫,昔九省通衙,今其民皆闭户不出。方数日,即遍布九州大地。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中央以院士钟南山为帅,战疫。钟南山,中华抗疫之中流砥柱也。虽年至耄耋,尚老当益壮,身先士卒,驰赴疫最甚之地。经两月有余,医中华之疾,定九州之心;秉白衣之志,馥山河之情。或云:中国之战疫,为世界之范。若其染此疫,望求医于中国。言中国抗疫,人心齐,物资聚,医者驰鄂,工者赴武。不出十日,建雷火二神之院而医疾。见世之称矣。

  华夏九州,有能以身体之才而督者,能以身体之力而为者,能以身体之行而闭户者,总览四面,汇聚八方之力,以民体为己体而播之恩惠,以民信为己信而言而守信,以民心为己心而施德于天下,古人曰:“其身正,不令而行。”近读《金刚经》,以余之拙见,其未尝不可解为“施”“忍”二字。己未年,域外之国务卿基辛格者言华夏之存于天灾人祸之由,不外乎英勇之辈之投其身于水深火热,赴汤蹈火者也。呜呼!方才三言,实为华夏之万千民乎!

  今上表,乃述十有六之所想所感而不禁涕泪不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