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我的军嫂朋友—阿霞

文|笔迹

军歌嘹亮的八月,让我来回忆一位朋友,曾经的军嫂,阿霞。

01

阿霞是我曾经的公司不同部门的同事,我们在宿舍里相识并成为朋友。

那天,下班回来在洗涑间,我们见到一个身材纤瘦,模样俊俏的长发姑娘独自一人在洗衣服。见到我们进来,对我们打招呼,说她是今天新来的,住在308。

看到美女,我们也欣喜,围上去问她是哪个部门的?哪里的人啊?

原来阿霞是广东人,她在外仓上班。外仓在我们眼里是公司比较神秘的地方,因为我们都没去过。

别看阿霞是个大美女,性格可是特别开朗,虽然只能晚上才碰到,但是都不影响她迅速融入宿舍集体里来。

才认识没几天呢,周末回来我们就发现阿霞换了一个发型,原本黑长的直发变成时下最最流行的陶瓷烫卷发。

我们围着阿霞问她的头发是在哪里做的?花了多少钱?

她爽朗的大笑,“这周日我带你们去做个发型,我是他们店的VIP可以打折。”

“我们就想做跟你一样的发型。”

“没问题,我的发型是我叫发型师剪的,到时候你们修发型的时候,我来跟发型师说。”

周日一大早,我和铜金带着满满的期待,转了两趟公交车才到阿霞所说的发型屋。我们才下公交车,就看到阿霞早已等待在站台。

领着我们到了发型屋,阿霞就用广东话跟发型师打招呼,随后发型师就娴熟的为我们做起发型,我们都不需要和发型师沟通太多,阿霞站在旁边帮我们把需求都告诉发型师了,就连价格都是她帮我们谈下来了。

做完发型都到了下午,阿霞带我们到一家本地特色菜的餐馆吃午饭。吃完逛了一会儿超市,我们才返回宿舍。

阿霞说,她都没有好好招待我们。

我们却觉得她陪我们做了这么美的烫卷发,已经很感激她了。

这是我们第一次做烫卷发,也是到目前最为满意,发型保持最长久的一次。回到宿舍,大伙看到我们的发型都夸赞实在太好看,都想着约阿霞下周末再带大家去。

为了纪念第一次烫卷发,我们还用像素极差的手机拍了下来!

02

在公司里有很多内部招聘,成功应聘上的话就可以调岗加薪。阿霞最向往的就是调回公司总部上班,这就不用每天往返宿舍和外仓之间。

阿霞的调岗机会是人事部直接安排的,老板出差,调动单没有审签,人事部就让她先回总部上班。

老板回来后看到阿霞坐在那里,问了人事部后就以未经他的同意不可以私自安排调岗为由,把阿霞调走了。

人事部自身造成的失误,未免阿霞难过就暂时安排阿霞在人事部帮忙做招聘助理。

到周日晚上,我陪铜金在生产部办公室里加班,阿霞提着一大袋子的辣味:藕片,豆腐,腐竹,鸭爪……太多,我只记得很辣很辣。作为广东人的阿霞却吃个不停,她说她这是给气得,这点辣都比不上她的火气。

凭良心说,换作是我也会火大。人事部的过错居然让阿霞来承受,她能力出众,只怪自己时运不济了。

在人事部里打杂,阿霞也乐得清闲,可是终归不是他向往的工作,不久之后她就离职了。

03

离职后的阿霞,偶尔的空闲里还会来宿舍找我们,再之后她回到韶关老家,我们只能通过邮箱联系。

在邮件里,阿霞告诉我们,她谈男朋友了是她的同乡兼同学。我们都想看看是怎样的一位帅哥能入了阿霞的法眼,问她要相片看,她说他人在湖南,是个兵哥哥,等下次回来再拍了发给我们看。

等我们看到兵哥哥照片的时候,阿霞已经和他登记结婚。信里阿霞说她已经等了三年,现在结婚了不再想异地分开了,她要到湖南去!

她到兵哥哥部队所在的城市,租了房子找份工作,一边上班一边等她的兵哥哥。这一等又是五年。

五年里她怀孕,生子,带娃,在湖南和广东之间来来回回的奔跑着。

光是火车票都攒了一大叠,全都放进一个箱子里保存着。

孩子三岁时,兵哥哥要从部队转业回来,阿霞把湖南的房子退掉,带着孩子回到广东,又在家里找份工作,边带娃,边工作,边等待兵哥哥归来。

04

现在,兵哥哥已经转业归来。

阿霞说,每年过八一,就让她想起那段等待的2300多个日日夜夜,一直在火车上奔跑的来来回回!

军嫂的心酸和苦累,只有经历了的人才会懂。

因为一直保持着邮件联系,她的心酸,我们是知道的。

恋爱时,她生病了也只能自己照顾自己;怀孕时,孕期产检都是她独自去医院;月子里,兵哥哥陪产假才几天,时间一到就回部队,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带好孩子。

孤单和无助,造就现在无比坚强的阿霞!

带着孩子还要上班,尽管苦累,可是阿霞都忍耐着,并且胸怀着梦想并为之奋斗:她要给孩子更好的物质和精神生活!

最后,祝愿我的朋友,曾经的军嫂--阿霞美女,能早日实现自己的梦想!

                                    (完)

把真实生活讲成故事:简书真实故事征集计划第一季


作者简介:

    喜欢笔记故事的俩宝妈,想用文字书写内心,为将来的回忆有迹可寻!

好故事需要更多分享,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请点赞和转发,感谢大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