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锁红楼:被贴上无情无义与十恶不赦的标签,这对凤姐不公平

邓婕版王熙凤

对于凤姐这个人物,历来都被认为是个无情无义的专权者,甚至更有人以为她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其实,正因为她的要强和才干在污浊的贾府中更容易彰显,所以她的情感世界反倒被人忽略了,这也是她被界定为无情无义之人的主要因素。

无论是夫妻之情,亦或母女之情,又或者与贾母的祖孙情、与宝玉黛玉的叔(姑)嫂情、与秦可卿的莫逆之交,凤姐都显示出了自己的真性情,并且即便百忙之中,也从未冷落和淡漠了这些情分。

不管贾琏怎么在外边花天酒地,凤姐对贾琏绝对称得上是专情并且极其配合贾琏在情欲方面的需求甚至是逢迎。其日后的“下红之症”就有“年少不知保养”之过,充分说明了凤姐和贾琏之间多床弟之事的。若无情,若只一心扑在稳固自己在贾府的地位和发展权势上,凤姐是万万不会有难对人言的“下红之症”。尤其在贾琏送黛玉回扬州奔丧远行之时,凤姐在日理万机中,仍是牵挂着贾琏的。这从家仆昭儿回府报平安、取衣服时凤姐的表现即可说明。

而在对待贾琏偷娶尤二姐和纳秋桐为妾还有与鲍二家的偷情等事儿上,虽然凤姐的手段过于狠毒,但也都是出于对贾琏的爱。就是被凤姐认可的贾琏小妾平儿,与贾琏也得偷偷摸摸地进行床上运动,在她面前稍有过分的说笑,都是不可以的。正因为爱,凤姐才会屡屡吃醋,容不下其他女人来分享贾琏的身与心。更难得的是,凤姐虽然常一人独守空房,寂寞且孤独难耐时,却仍自始至终地恪守妇道。贾琏不在家时,每到晚上,也不过是和平儿说笑了一会便胡乱睡下了。这“胡乱”二字,其实就是思念在外不归的夫君之隐喻。只不过,作为一个公认的女强人,总是习惯了将心底的情愫,隐藏起来而已。

面对贾瑞的挑逗,凤姐不得不面上敷衍,心中却恨之至极,设下了相思局来惩治这个好色之徒。这虽是显示了凤姐的狠辣,但也是对贾琏忠贞不二的真情显露。很多人总是猜谜一样地从字面去简单地误认为凤姐是个淫荡之女,其实,表面上过于随意的人,未必就是淫荡之人,而恰恰是做表面文章显得自己有多正派的,暗地里比谁都淫荡。

其次,一向心狠手辣的凤姐,对巧姐的爱与真情也无时无刻地体现在生活细节中。与王夫人之于宝玉比较,这里就彰显出凤姐的真性情来。巧姐病了,凤姐不辞辛苦,悉心照料;心急如焚,亲自称药;就连巧姐着凉,凤姐也是担忧地问神送崇。为了给女儿起个好名字保佑一生平安,凤姐放下尊贵的身段,诚恳地向村妇刘姥姥请求帮助。刘姥姥劝凤姐,孩子“过于尊贵了,也禁不起。以后姑奶奶少疼他些就是了”。这句话便很明显地体会得出凤姐平日里对巧姐的娇惯。也许凤姐在教育方面有失母职,但对于一个不识几个大字的凤姐来说,她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了自己最大努力去爱女儿的!

再者,凤姐对贾母、宝黛和秦可卿,也是无时不流露着自己的真情实意。也许,凤姐对贾母的讨好是为了自己的权势,但其中也不泛真情。也许都说凤姐恃宠而娇,会在贾母面前有放诞嬉笑之举,但凤姐却从来不曾在规矩上有所差池,且在随侍贾母时悉心体贴,常思旁人不能思,想旁人不能想。例如在第三回中,凤姐出场先声夺人,甚至有放诞无礼之嫌,但在晚饭时,“贾珠之妻李氏捧饭,熙凤安箸,王夫人进羹。”凤姐“立于案旁布让”,礼数周全。而在第三十八回中,凤姐恐贾母吃了螃蟹后,积冷在心,便在宴前故意讨老人家开怀大笑,可谓用心良苦。

之于宝玉黛玉,凤姐也是极尽心意的,这里虽有恭维讨好贾母的成分,但谁又说没有真情呢?但凡凤姐出门宝玉执意要去的,凤姐总会应允,“立等着换了衣服”,姐俩同乘一车。宝玉挨打,凤姐命下人去抬春等;宝玉被蜡灯泼得满脸是油,凤姐也两步三步上炕帮忙。对于黛玉,凤姐也是极其欣赏的,当探春协理大观园时,凤姐抱病在身,慨叹没有人帮衬自己,称林妹妹是个美人灯儿,风吹吹就坏了,说宝钗“不干己事不张口,一问摇头三不知”,对前者是怜香惜玉,对后者却是冷眼旁观,喜恶之情溢于言表。

而与秦可卿之间的真情,更是难得可贵。连平儿都知道凤姐与秦可卿二人之间的厚密情分。得了宫花,忙里偷闲地命人转送;见了秦钟,爱屋及乌地赞不绝口;前去探病,强忍伤感地宽言安慰。到可卿魂归,亲见棺木之时,更是“眼泪恰似断线之珠,滚将下来”。所谓天长日久见人心,从凤姐对待贾琏和巧姐,以及贾母、宝黛、可卿的种种情形来看,绝非做戏所能及。所以说,凤姐也并非草木之人,亦是个多情多意者!

然而,就是这个拿出真心对待自己挚爱的亲人的凤姐,却成为公认的无情无义之人,是个十恶不赦的坏女人。的确,为了保住自己的婚姻,为了坐稳贾府掌权者这把椅子,凤姐心狠手辣地排除了一个又一个敌对方,甚至不惜借刀杀人,最后连丈夫都痛恨她的残忍手段。

她用奸计逼死贾琏偷娶进门的尤二姐;又在铁槛寺一节,受老尼姑之托,运用贾府的权势关系,假托贾琏之名,干预了张金哥与守备以及衙内三家关于婚事的官司,动用节度使的关系逼迫守备接受张家的退婚,结果导致张金哥和守备之子的以死殉情;收受贿赂;放印子钱,也就是现在所说的挪用公款等等事件的发生。不能不说王熙凤确实够心狠,够歹毒。

但你不能因此就把十恶不赦与无情无义这两顶大帽子,毫不客气地扣在凤姐头上。试想一下,如果你是凤姐,不过是借用过来的代为掌权者,也就是说,这份工作只是暂时代理,而非正式的。婆家也不待见你,丈夫花心大萝卜一个,除了平儿,身边没有一个人支持和帮助你,还要应对一大家子几百口人的生计与复杂的人际关系,稍有不慎,工作不保也没有任何退路。你会怎样?

不是漠尘为凤姐的恶行找借口,贾母确实信凤姐、宠凤姐,但她老人家早晚会离开,王夫人与邢夫人没有一个是善茬,尽管王夫人表面上把权力完全下放,但实际上她时刻盯着凤姐,只是能力与分量不如凤姐,况且,凤姐之所以在贾府拥有一席之地,也是王夫人利用她来稳固自己的权力罢了。既然是利用,自然不可能成为凤姐的依靠。丈夫琏二爷把心思都用在了沾花惹草上了,虽能在外做一些事情,却也是靠不住的男人,事实上,琏二爷未必就不是个心狠手辣之人,不过是无处发挥罢了。

所以,凤姐必须时刻为自己的未来谋划,但凡一个人身处如此境遇,能想到的,唯有费尽心机自保,保住婚姻和工作,保住自己的身份地位,如此才有活路。我们每个人,在各自的生命旅程中,都有过无情无义与十恶不赦,只不过很多时候,都在心里表演而未能在现实生活中成行罢了。比如,面对丈夫的背叛,有的女人在心里已经不知道杀死对方多少次了。再比如,遇到小人阻碍职场上的升迁,恨不能将对方千刀万剐,或者希望有机会置之于死地。这些与凤姐的无情无义和十恶不赦没什么本质的区别,只是凤姐做出来了,而你只能意淫一下而已。在佛家理念里,念头上作恶,一样要承受因果报应。所以,不要以为你只是想想,你没有做出来就是个好人。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天使,一个魔鬼。天使与魔鬼铸造了一个人完整的灵魂,你滋养哪一个,哪一个就壮大。凤姐身处的环境,导致她没有更多力量和机会来滋养她心中的天使,最终遭到了应有的报应。所以,我们所处的环境,接触的人,都会对我们的人生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力。有句话讲得很好,跟着苍蝇会找到厕所,跟着蜜蜂会找到花朵,跟着千万赚百万,跟着乞丐会要饭。你跟什么人,就学什么样,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所幸,我们生在当今社会,比凤姐有更多的选择机会。无论遇到多少坎坷与磨难,都请极尽所能滋养你心中的天使,命运终究不会辜负你,请相信我!

文/费漠尘,转载请注明出处及原作者,感恩遇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