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飞絮

五月的北京,气候温暖,空气清新,淡蓝的天空中飞来两个字,舒坦。
但,我深刻的知道也舒坦不了几天了。因为,有一些强大的生命在这春天里正在骚动着,酝酿着属于自己生命的轮回。它们是高大,笔挺,倔强地,文学作品中常借它的形象用来比喻一个人是正直,甚至是伟岸的。
但又可知它们其实还有着“水性杨花”的一面???
“飞絮淡淡舞起,轻裳浅浅妆成。去时散漫住何曾?总付流光一梦。”
按往年判断,杨树柳树的雌株播撒种子的时候即将来到,大街小巷千树万絮现已伺机待发,静待令它们释放的一缕暖风。
此时北京的气象,生态部门也是做足了功课,给人们打好了预防针,和宽慰剂。环卫部门更是严阵以待,媒体给大家上起了关于老北京绿化的历史课。
忽然有一天早上,感觉刚好有点小热,杨絮柳絮开始纷纷脱离雌株,絮状的毛毛随着热空气升腾起来,你追我赶,时而抱成一团,时而一哄而散,随风起舞,无孔不入。面对毛毛们的来袭,人们猝不及防,嚯,好糊嘴,不敢深呼吸,喷嚏也接二连三地打起来,只好乖乖地带上口罩。
“这帮树精为了播撒自己的种也真是够拼了”。我用右手捂着嘴,自言自语道,仿佛自己正在说唱一段 BBOX。
很显然,它们是以数量取胜的,它们所酝酿的骚动数量级十分惊人,惊扰了身在帝都的人类。此刻,身为人类的我,幻想着若有一副灭霸手套就好了,打一个响指,飞絮减半,那就太好了。因为这个道路和城市确实需要净化!
飞絮如此,思绪亦然!
脑子里有很多看似有理,但却无用的想法,占据了我大部的时间与空间。它们在脑中经过日积月累的积压,有着一个很多的数量,且不成系统的堆积在那里,在思考一个问题的时候,有些无用的信息会进来干扰你的思考,进而思路不清晰,说话不严谨,行动起来有迟疑。
我蹲坐在马路牙子上,手握打火机不断把玩着,咔嚓,打出火花来,模仿着打响指的动作。咔嚓,开动了火机,一个柱火苗点燃了马路牙子上的飞絮,火焰迅速沿着马路牙子延伸而去,火之所及,飞絮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