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惭愧

在灯灯出生不久后便创建了这个主题,直到今天——灯灯快2岁了——才想起来再写点什么。

在他成长的过程中,我其实很少参与其中,所以我在他心中的排名自然是家里最后一名。其中有客观原因,也有一些主观原因。

在习悦上班的时候,每天来回路程大概有40多公里,导致我每天早上走的时候他还没起床,我晚上回来他不是快睡了,就是已经睡了。基本就剩节假日能陪他,有时候自己也想休息有点自己的时间和空间,陪他的时候也不是百分之百的投入,或者按我媳妇儿的话说,陪伴的质量不高。我的原生家庭在孩子教育方面很弱,而我在教育方面也几乎没投入什么精力,因此我感到不知道怎么跟他相处,更别说教育了。远期来说,更没有什么规划,说来惭愧。等北京这边的工作稳定点,每周抽一两个晚上多读读教育的书,多想想孩子以后怎么培养。

除了教育这种重大事情外,日常生活中的点滴记录也做的很不好,之前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也没有单独记录灯灯成长中的各种第一次。我不知道灯灯什么时候开始说话,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什么时候开始叫爸爸妈妈等等。只是拍了点照片、录了点视频,也没有进行过整理。身体发育情况一直都是妈妈在量、记录,我也没有上过心。甚至没有主动给他买东西的意识,直至过年去上海才给他买了第一个玩具——投影手电。

现在来了北京,想跟他亲近也没那么多机会了,更觉得以前做的不好。之所以选择离开她们母子,只身来到北京闯荡,不是为了逃避责任,而是有更多思考。一是为了职业有更好的发展,现在不走这一步,以后也许更难,既然觉得这是对的,就下决心干。二是因为我家里没什么底儿,为了麻麻、灯灯和即将到来的二宝,不努力肯定是不行的。基于这两点,才选择牺牲家庭来成全失业,只希望这步走的是对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