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就是你啊,但我不喜欢你的态度。

你有没有和自己偷偷说过话?

【为什么是偷偷?
喂喂,叫你不要打断我,我要写完这段旁白。

我就是你啊,你写旁白不就是我写?为什么要用祈使句?我不喜欢你的态度。

好的吧,细节不要管,我这段先写下,庭辩就快结束了,我怕我会忘记。】

你有没有和自己偷偷说过话?

我是说,不是语文课上的默读,也不太像运动会跳远之前给自己倒数3.2.1助跑往前冲的加油。而是你知道,你明确的知道,那有个小人儿,它在跟你说话。

【他过来了哦,你准备好了吗?

完全没,起来晚了,没刷牙没吃早饭还有些口腔溃疡,呵呼,这味儿,不要说话,笑下吧就可以了,微笑起来总不会太糟糕。

扯没用的,你昨晚不是把小作业的相关案例重新整理了,发现了点问题,需要和他下说?

我也没和他……谁在说话?

我呀。

我天,什么情况,我没睡醒吗?不会不会,我每天都是没睡醒的状态也没听到过这个声音?难道我被神选了?昨天老孙家的黑猫确实冲我叫了很多声,不是因为我讨它喜欢吗,所以会变身吗?我会有自己的法器吗?

并不会。

啊啊啊,又说话了又说话了,哪儿发出的声音?

我就是你啊,我在你耳朵尖上。

我耳朵没有尖!!!

闭嘴,他走过来了。现在上去。

不行,我不能确定我发现的这些问题值不值得告诉她们,先低头过去就算了。

嘿,我不喜欢你的态度,听我说,一二三,开始笑,自然点

^_^

太像傻子了,收一点,嘴角右边歪了,回来点,头低些,眼睛稍微睁大,可以。】

“早,领队……”

也许你自己就是这样一个小儿,从小有些自卑,有些敏感,喜欢自己嘟嘟囔囔,却从来不敢真正的表达。需要被鼓励,渴望被关注被喜欢,每天在逆水横流中闷不吭声地挣扎,久了你也会羡慕有些鸟可以随便在天上飞,随便就可以落地在你想去的彼岸。你像这世界上大多数的小人儿,没谁会对你感兴趣,因为实在平凡的很,遗忘成本几乎为零。

不过耳朵尖上的这位不一样,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冒犯,和你看一样的东西,却比你有见地更果敢,你想的事情它也会琢磨琢磨,你自己和自己说话,它会忍不住参与其中。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你记不清了,它也记不清了。它从哪来的,它也没有印象。只记得意识到的那一天,它就成了你右耳上的那颗聪明痣。你负责痣,它负责聪明。它就是你,但它经常不喜欢你的态度。

喂喂,先写到这吧,庭辩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