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在广东打暑假工的日子(三)‖鞋厂工友

96
茳俣俣
2017.10.09 13:04* 字数 2275
鞋厂流水线

上一章:那一年,我在广东打暑假工的日子(二)

【3】鞋厂工友

第一次进鞋厂工作,让我非常不适应。周围的工友们虽然挺很好相处,可是看管我们的组长科长都很凶,他们跟我们讲话几乎都是使用命令式的口吻,虽然管理不算严格,不过只要有比他们大一级的人物来监督就把我们盯得很紧。副经理是偶尔来看看的,是个很肥很高大的男人,全身是名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喜欢把领口竖起来,很拽很拽,这形象就是当老大的料,他一开口说话我就知道他是地地道道的的广东人——粤语口音的普通话,听着让人想喷饭。

我所在的厂房全是流水线的活,有货来就忙得不可开交,一天总共工作十二个半小时。好在有人说说话解解闷,否则真的很难挨过那么久。

说说个很有趣的人,那是个瘦瘦小小的排骨男,据说我来之前他在我所在的工位干过活,小莫曾经和他一块工作过一段时间,听小莫说,这个排骨男是个十足的赌徒,还“咸湿”得很,整天和未成年的小莫诉说他以前的“情史”,讲话还酸溜溜的,是个不正经的坏人,我们得提防着他。

来了没几天,那个排骨男果然上来搭讪了,刚开始他还对我挺客气,可能是看我是个新手,便“指点”我工作。

“嘿……小妹妹!你都来了好几天了,我们还不认识呢!我们来说会儿话!”排骨男满脸堆笑。

“那行啊!”反正我干活也干得闷闷的,有个人过来说会儿话倒也无妨。

“你是哪里人啊?”排骨男问。

“广西人啊!”我回答。

“哦!那你和我老搭档是老乡啊!”

“是啊!我和她是老乡来着!”我望着小莫,我俩会心一笑。我忍不住接了一句:“我是她大姐大!”

“原来你是当姐头的啊!那你们同一条村过来的?”排骨男接着问,“那你怎么现在才来啊?”

“我想来就来呗!”

“我怎么称呼你啊?”他又问。

我不喜欢这种人,也不愿意把名字告诉他,便说:“你爱怎么叫怎么叫!”

“怎么可以这么随便捏!难道我叫你小姐?要不叫你亲爱的?”他突然坏笑起来。

我听了说不出话来,心想怎么这人这样这说话,这人好轻浮。一阵尴尬……

“小妹妹!会不会跳舞啊?来跟我一起跳舞呀!”他开始发问。

“会跳也不会跟你跳!”我火了。

“为什么呀?”

“你不够格!”

“我怎么不够格呀?”

“因为你是坏人!赌徒!”

“谁说的?”排骨男装出一个副委曲的样子。

“你的老搭档说的呗!我还听说你赌得连你女朋友都抛弃你了!”我洋洋得意地挖苦他。

“是啊!我是很好赌!”这个赌徒倒承认得直爽。

“那你打麻将啊?”我问。

“是啊!还打牌!”他说。

“会下棋么?”我接着问。

“那当然!”

“嘿嘿!那我可以当你棋友!”……

我和排骨男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总算见识到这个难缠的家伙了,同时也为小莫深感同情,以前居然能忍受整天和这个烦人的家伙一起工作。

第二天,排骨男又过来骚扰我们了。我很厌恶他那副德性,疑惑的地问他怎么混进这厂的。

“哈哈!我认识科长啊!”

“科长?”

“是这个厂的一个女科长!”排骨男又坏笑起来,“我帮她捡高尔夫球,就认识了。我们还一起去跳舞!”

“哦……原来那女科长看上你了呀!啧啧!女科长什么眼光!”

“哪有的事啊!我和她是普通朋友!她说我这个人很有趣,所以就让我来这里干活啦!”他摆出一副超自恋的样子,“不过你们别误会,我们真的不是男女朋友。”

我缓缓地吐出一句超经典的话:“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唉!那个女科长真的对我很好!只可惜太老啦!”

“怕什么?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

排骨男搭拉着脑袋,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你这个样子让我想起鲁迅笔下的一个人。”我说。

“鲁迅是谁?不认识”排骨男问道,“好像我以前在哪儿听说过。”

“你连鲁迅是谁都不知道?”我深表怀疑。

“是和毛主席同一个年代的人?”

“鲁迅是个作家!革命年代的一个作家!你有没有读过中学啊!?”

“我是没你那么有文化,我只小学毕业。我又不读什么书,也不认识什么鲁迅。”我晕,我居然和一小学毕业的谈鲁迅。不过既然提到了,我也还是继续说下去:“鲁迅就是写你这样的人的,像那个阿Q,你就跟他差不多。”

“为什么?”

“愚昧!”

“我就这么点文化,反正也不喜欢读书。”

“那你一辈子就这么过下去吧!给人家当一辈子苦力。”排骨男听后一脸的无奈。

第三天,排骨男又过来时,我已和小莫商量好不理他。他见我们俩没吭声,不停地叨叨着,目的就是逗我们说话。无论他说什么,我们都只顾着干活,不说话就是不说话。排骨男怎肯善罢甘休,搬了张椅子过来黏坐在小莫身边。

实在是有些过分,这时组长刚好走过,小莫站起来指着排骨男告状:“他不干活!”

小莫平时和组长混得还算可以,组长通常是不怎么骂女孩子的,但如果是对待男的,那可就不客气了。原本排骨男的工作就是扫地,他扫完了才有时间过来骚扰我们的,这下好了,小莫说他没干活,组长给他找活干了。

“你这地扫不干净!再扫一遍!”

排骨男一下儿泄了气,自言自语道:“唉呀!好不容易泡了两个女朋友,就被叫这家伙给搅黄了!肯定是嫉妒我长得帅!”说完,扛起扫把站了起来,装模作样地在我们附近扫地。不一会儿,科长过来了。这个科长比较凶,身材魁梧,他姓熊,外号熊猫,河南来的,不过他不得人心,底下的人偷偷管他叫猫。大概是组长跑科长那打小报告去了,科长怒气冲冲地走出来,看到排骨男劈头就骂:“你到底是来干活还是来聊天的!”

“我就是来聊天的怎么的啦?”排骨男顶嘴。

科长发脾气了,嚷嚷着命令排骨男拖地。排骨男反抗,科长气得要跳脚,弄出很大动静,周围的工友没反应,看来对这种事情看惯了。

“你不就嫉妒我长得比你帅嘛!嫉妒我!”排骨男不知廉耻地自恋式解嘲,不过他最终还是妥协了。

我忽然对排骨男起了一丝丝尊敬。他是个敢于反抗的人,他跟别人唯一的不同之处是,当别人受到科长谩骂的时候忍气吞声,而他敢于直接反抗。

未完待续


下一章:那些年,我在广东打暑假工的日子(四)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