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新视界037|诚信赢天下

一起来,学《论语》!

图片发自简书App

“信”是儒家思想中的一个重要概念,是儒家传统伦理准则之一。孔子四教,其中之一就是“信”(子以四教:文、行、忠、信。《论语·述而》7·25)。信也是仁的内容之一。孔子说,能行恭、宽、信、敏、惠五者于天下,就是有仁德之人了(《论语·阳货》17·6)。除此之外,《论语》中“信”字出现了38次,进行了多次论述,比如“谨而信”,“言而有信”,“主忠信”,“不知信,无以知人也”,等等。

《论语》中,“信”的含义有两种:一是信任,即取得别人的信任,二是对人讲信用,讲诚信,都属于道德论理范围。那么,讲这么多信,信的重要性体现在哪里呢?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论语·为政》2·22)

輗,ní,古代大车车辕前面横木上连接车轭的木销子,大车指的是牛拉的载重货车。 軏,yuè,古代小车车辕前面横木上连接车轭的木销子,小车是指马拉的车子,属于轻便载人车。輗和軏,都是车上的关键零件,没有这个东西,就套不住拉车的牲口,车就不能走。不恰当地简单类比一下,就像现代的汽车的车钥匙,或者控制面板一样,都是关键部位。

孔子说:“一个人不讲信用,我真是无话可说了。我不知道这样的人会怎么样。就好像大车没有輗、小车没有軏一样,如何行走呢?”

儒家认为,信是一个人立身处世的基石。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讲的“诚信”、“可信”、“讲信用”、“ 一诺千金”、“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实际上反映的就是这个层面的意思。诚信,对一个人、一个单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都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一个社会只有讲信用,才能够形成一个良好的社会信任结构,而这是一个社会正常运转的重要基础。在西方社会,守信同样也是人们奉行的道德主轴,《圣经》中关于信用、信任的词汇也出现了几十次之多。

旧注说,信者,诚也,专一不移(《说文》《白虎通·情性》)。讲诚信,首先要诚实。

《中庸》进行了系统论述:“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诚则明矣,明则诚矣。”“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是故君子诚之为贵。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

诚实的本质是真。道家的《庄子》书认为,“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做人,要以真诚待人,有真情实感,要发自内心,表里如一,不可虚伪,这样才能打动人。如果表面一套,心里一套,阳奉阴违,终究会露出马脚,而这样的人也终会得不到社会的承认。

真诚做人,诚实有信。人而有信,则知其可。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点击下方“赞赏支持”和“关注”,关注并阅读连载《论语新视界》。
感谢一路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