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问西东,只为脚下的路~云雾沟穿越纪实

从盂县云雾沟回来,已是晚上7:00多了,下了了车,与驴友道别。拖车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家,全身肌肉酸疼,脚趾甲盖已经发黑了。想想自己也是年过半百之人,参加这样的活动的确有些冒险。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咬牙坚持走下来了?

第二天推窗一看外面晴空万里,天空湛蓝。全身的疼痛疲惫已经减去了许多,内心获得了满足感。原来徒步能留给我这么多美好的回忆!

2020年11月7日,立冬时节,参加百花群的徒步活动,我已经很久没有跟随徒步群走了,自己也没有底气走穿越线路,在百花姐的鼓励下报名了。

我们25个人组成的团队,坐车到达盂县县城,然后开始向云雾沟进发。

在9:40左右抵达了盂县云雾村圣王庙,一下车,我们所在地方,四面环山,冷风袭来,崖壁百丈,太阳光正慢慢照射在山尖上,白色的山崖峥嵘如鬼劈,昂然屹立。

在向导风儿轻轻吹的带领下,开始往沟里徒步走。由于担心自己体力不好,所有一路紧紧跟随导游,不敢有丝毫懈怠,停顿。

已是初冬季节了,山里的树木都是干枝枯叶,荒草蔓延,脚下铺满了落叶,踩在上面发出沙沙的声响,呈现出冬天的萧瑟荒凉的气息。

但我们的热情很高,大家说说笑笑的走的很快。马上我们就遇到第一个台阶,大概五六米高,很直立陡峭。需要沿着大石头往上爬。导游先上去了,我感到很恐慌,我一直踌躇该怎么上,感觉就没有手抓和脚踏的地方。

导游笑我:连个这也上不去?还走到最前面,不行啊!

他过来伸出胳膊,让我抓住,告诉我脚踩到左面。岩石上只有半个脚的地方,基本上无法支撑,就这样连拽带扯,我废了好大力气才上去。

我轻松的站在上面看着队友一个个上来,这才是我们度过了一个难关。接着我们达到了一个看起来很破旧的房子跟前,上台阶可以看到圣母殿,年久失修,残垣断壁,还有石碑,依稀可辨别是清朝的,有的石头上还雕刻着不知道的图案。

下了庙宇,我们有继续攀登,一开始在树林中,踩着树叶和散土走,基本无路,脚下打滑,拽着树枝用力向上爬。抬头前方出现一石门,目测宽度不足一米,需要攀缘石级。手扶石头,脚踏实,用力向上攀登。

过狭窄石门,眼前是比较开阔的斜坡,坡度很长,看不到山顶。乱石石堆砌,枯树横卧,树叶铺满。这个地方可以说,到了徒步最为艰难的一段路程,让人感到害怕担心。

因为地面松软,枯叶光滑,树也比较少,斜度比较大。攀登时,没有抓处,脚下打滑,很容易滑下山去,再加上石头松落,脚无处可蹬,而且石头很容易掉下去,砸住下面攀登的人,非常危险。

爬山基本上是手脚并用,很像一个爬行动物,手掌死死扣住土,脚蹬着石头,还不住得往下滑。有的时候石头往下掉,人们都大声呼喊,让离得远一些 注意了。

这时,导游在前面喊到:大家原地不动,我给你们放绳子。

我像一个蜗牛缓缓移动,终于找到一棵树,找到了支撑点,看着附近驴友,每个人都是抱着一棵树,喘着粗气,惊魂未定,真是抱住了救命树。我们互相开着玩笑“真是个好线路,好刺激!”

拽着绳子往上攀登,省了不少力气,绳子来回摇摆,人也跟着摇晃。换了两次绳子,我以第三名的成绩爬到了玉皇顶,我们互相鼓励,感觉很自豪。

到达山顶,感觉强风吹拂,云海茫茫,山峦叠嶂,极目辽阔。

大家都有种说不出来的轻松和胜利感,我们休整喝水拍照。

接下去的路,没有了原来那种陡峭的爬升,大多数都是沿着山脊缓缓爬坡行走。羊肠小道 ,有的地方只能容一只脚通过,驴友们戏称“野兔子路。”

更多的是在讨厌的荆棘林海中穿行,树枝上都是刺,划过冲锋衣,发出“呲呲”的声响,双手不断拨开树枝,需要猫着腰,低着头躲开树枝。一不注意就会让树枝划伤脸。头发被树枝划的乱七八遭,落满了树叶。

就这样紧跟着队友,不断的往前走。

11月份的大山里,颜色是棕色的 单调缺乏生机,偶尔能看到火红的栎树叶子,让人眼前一亮。远远望去,还有些鲜红的色彩,给冬日的大山里涂抹了一丝靓丽。可以想象,如果不是冬天这个地方会是多么原始和美丽。

在1:40左右,我们来到了藏山景区的外围,南天门,吃饭休息。我没有感觉到饥饿,就是特别累,上气不接下气的,望着远处的群山,每吸一口气都是新鲜无比的。

我终于能平静的喘口气了。我和娇娇坐在平台上,山下的风不断吹过来,简单吃点食物 当我再次站起来,觉着大腿上的肌肉都在抽筋,我努力的拍打着肌肉,希望我的不要在下午的行动中掉队。

我们走在景区外围的石头路,比较宽敞好走。斑驳陆离的阳光,照射在我们队友的身上。下面是巍峨松树森林,黑黝黝的望不到边缘。

走出景区后又是土路,导游把我们带到一个制高点,问我们愿意不愿意看下面的石窟,经过一上午四个多小时的徒步,大家已都是疲惫不堪,没有人愿意下去看石窟让后再翻上来。虽然导游来过这里,但山路的确是杂草丛生,沟沟坎坎,没有什么标记,找寻起来的确非常困难。

我们跟着导游又开始了,无路可走地步,路滑荆棘丛中穿行模式。有的驴友开始抱怨:天呐!又是这种路,什么时候是个完啊!

我也感到有些焦虑,真希望早点走出大山里 ,一直都是气喘嘘嘘的,觉得氧气都不够用了。腿如灌铅,迈不开步子。要不就是身体摇晃,好几次都被石头绊出了一个趔趄,有的驴友摔倒了,她和我一样,不是不小心,而是腿上的肌肉已经没有力气了。

但当我看到队里的两位70多岁的老人,依然精神抖擞,微笑着前行,还不断鼓励别人时候,我觉得自己有些羞愧。

我就又调整呼吸,什么也不去想,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走在山路上。

“开始下坡了,大家注意安全!”听到这句话,我感到很高兴 这意味着我们快要到终点了。

下坡都是石子路,斜着脚,慢慢下去,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眼前豁然开朗,一大片玉米地露了出来。在4点多我们抵达了盂县张家庄村。我们此时似乎从无人区来到了有人类气息的地方,感到特别亲切。

今天的路途特别远也很难走,每个下的人都是胜利者,每个人都在艰难困苦,完成了一次心灵和肉体的修行。

正如群主百花总结的:我们今天经历了两个季节秋天和冬天。我们今天看到的景色也许很枯燥,但我们大家齐心合力,克服困难,我们就是最棒的!


我常常在想,徒步的意义是什么?我们吃苦受累冒着险走那么远的路是为了什么?

每当我在生活中遇到困难时想放弃时,我都会想起徒步都经历,它给了我一种力量和勇气。

徒步让我们回归大自然,不在乎景色有多么美,更多的是感受人与人之间的温情,获得心灵上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