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温酒.屠户王六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姓唐,一个中间人,人们都叫我唐大,有麻烦的人都会来找我,找我帮他们解决麻烦。当然,也有一些人找我不是为了杀人,不过这种人比较少。

一月十七,一个人敲响了我的门,带着一种特殊的气味来到我的面前,我知道他是谁,也知道他不是找我做生意的,因为他这种人是不会有杀人这种想法的。

他带着一条卤好的猪舌和一对卤好的猪耳,还带来了一壶酒,一壶只够一个人喝的酒,因为他不喝酒,也不敢喝酒,一个神智本就不甚清晰的人,若是喝了酒,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所以他从不喝酒,当然也不会有人找他喝酒,我也不会。

他把猪舌、猪耳,切好放在盘子里,端到我面前,看了看我,笑了笑,我没说话,只是一个人喝着酒,吃着肉。而他,就在一旁倒酒,或者看着我吃肉、喝酒。

很快,酒就喝尽,肉也吃完,他收拾完,便也走了。他没说过一个字,我也没说话。他不说是因为他不会说,我不说是因为,有些事是不用说的,用嘴说的事,通常都有三分虚假,或者更多。

这个人叫王六,他有很多个身份,屠户,哑巴,傻子。我不知道他心中对此的想法,也不会有人知道,因为没有人会花时间去了解一个傻子,除非他是一个疯子。他来我这里,是来谢我,谢我在别人坑他一斤猪肉的时候,帮了他,他这一谢就是七年。

所有人,都说我欺负他傻,说我坑他,可他们不明白他需要的是什么。我们有什么权利去拒绝别人的善意,说到底不过是傲慢,你的一切我都不放在眼里,包括你的善意,包括你的愧疚。或许,只有这我这里,他才是王六,抛开其他身份的王六。

我一直很疑惑,人明明已经有了名字,为什么还要有那么多的标签,那么多的身份。就好像王六,明明叫王六,可大家心中,他叫傻子。

王六虽然人傻,可运气不错,他娶了一房娇滴滴的老婆,我不知道他老婆为什么嫁给他,也没有人告诉我,当然我也没有问过别人,毕竟是别人的家事。可有人跟我说,他老婆更城中的一个秀才有染,一个叫张生的秀才,整个城中认识不认识王六的人都知道此事,唯独王六不知道。也许,他只是以为自己不知道,也让别人以为自己不知道。

王六的老婆虽然跟别人有染,但对王六还是很好的,平日里都是她在打理家里的钱财,王六对他的老婆很放心,但大家都说迟早有一天王六的钱会进入秀才的兜里,会吗?不会吗?这是别人的家事,与我无关,我一直认为道德是用来约束自己的,而不是用来贬低他人的工具。

很快,这酒,这菜,就吃完了,一个人吃饭喝酒通常是很快的,因为你怕酒会凉,菜会凉,那样心也会凉。可如果有人肯陪你一起喝酒吃菜,就会很慢,哪怕菜凉了,酒凉了,心却是暖的。人很聪明,学会在孤独的时候,用酒来温暖自己,可那些不喝酒的人呢?我不知道,也想不出办法。那些既不喝酒,又不会说话的人呢?

他帮我收拾完这一切后,便走了,他来,只是来送吃的,我吃完,他便走,不多留一刻,不多做一事。

每年,他只会来一次,可每一次我的心都是暖的,毕竟一个杀手不会有太多的朋友。过了很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想吃狗肉,想吃猪舌,想的要命,于是我上了街,去了他的肉铺。

那天,我第一次见到了他的老婆,很漂亮,也很贤惠,至少在我眼里是这样的,王六在那里生火,她就在一旁准备饭菜,当她在做菜的时候,王六就坐在门口的一个小凳上看着她,傻傻的笑,像一个孩子,他的眼睛只有在看他老婆的时候会有光芒,看得出王六很爱他老婆,爱的要命。

而,她是不是的回以微笑,很难想象,事情的真相是怎样,也许一切只是谣言。

王六,第一次,和我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那天,我没喝酒,吃了很多的饭,很踏实,很满足,那天饭桌上没有人说话,很静,也很温暖,比酒暖。

我很讨厌分别,所以每次我都悄悄的走。我没想到这是我们三个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一起吃饭。

不久以后,我听人说,王六进了大牢,因为他打死了那个秀才,而且被打的很惨,这很正常,一个人不说,不代表他不知道,一个人不做,不代表他不会做,压抑的多了,自然会有爆发的一天。

我又去了他的肉铺,不过这次我带了酒,这酒不是给他的,是给她的,我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因为,我认为事情不是我和大部分人所想的那样……

从王六的家里出来,我带了一壶酒,和他娘子做的肉,去了牢房,这不是我第一次进牢房,却是我第一次看见一个人可以在牢房里笑的那么开心……


我叫王六,一个屠户,所有人都以为我是傻子,哑巴,可他们都错了,不说话不代表是哑巴,傻笑不代表是傻子,我确实有些木讷,可我不傻。

我很爱我的老婆,我知道她也很爱我,至于她为什么嫁给我,很简单,我们九岁那年就私定终身了,我从一群流氓手里救了她,也是那一年起,因为在打斗中我的头被打了,不止一次,我变得木讷,可她并没有因此嫌弃我。

她告诉我,少说话,就不会跟别人产生矛盾,最好不说,一个人说话,到另一个人的耳朵的距离,虽然不远,但是会产生巨大的差距,巨大到你不敢相信。

所以,从那一天起,我便不再说话,可也是从那一天起,我不再从语言中了解一个人,发现,所有我遇到的人心中都有恶,或多或少,有人恶的明显,有人恶的不明显。

有一天,我遇到一个人,我不知道他姓什么,可他帮了我,我娘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每年我都会给他送吃的,他可能也把我当一个傻子,一个哑巴,跟其他人一样,可我不怪他,至少他对我没有恶,所以哪怕有人跟我说,他是一个杀手,我也一样给他送吃食。一个人做什么事,就意味着他是一个好人,或者是好人吗?

我记得,有人说过,修桥铺路的瞎眼,杀人放火的儿多……我虽然脑子不灵光,但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什么道理,若是老天真的有眼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苦难人,若是老天慈悲的话,为何有那么多的灾难?

他们都说,我娘子跟一个秀才有染,他们以为我不知道,可事实上我知道,可我不说,因为我相信我娘子,她说没有就没有,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傻子,是一个哑巴,所以配不上我娘子,可爱一个人需要爱他身上的标签吗?我不知道答案,没人告诉我。

那个秀才,我知道,他经常在我这里买肉,不过只有我娘子在旁边的时候,他才会来。我知道他对我娘子有意思,我讨厌他的眼睛,娘子叫我不用管他,我便不管,有些事,本该如此。

那个人,来我的肉铺,和我们吃了一顿饭,吃的很开心,从他的脸上我能看出来,他很羡慕我,可有什么人回去羡慕一个傻子?我不知道,可他既然不说,我便不问。

直到一天,我看见他欺负我娘子,我打死了他,善良的人会用刀或者剑,但对一个你恨的人,拳头是最好的选择。

再后来,我就吃了官司,进了牢房。几天后,那个男人来见了我,他带了酒,带了肉,只不过这次是我吃,他在一旁看着、倒酒,因为这些是娘子专门做给我的,他说他不吃。他还告诉我,娘子说等我那我相信她便会等着我,所以我也会好好的活下去。

他们怎么看我,我并不在意,曾经有人跟我说过,人活一世,不毕在意别人的目光,只要我的娘子过得幸福就好……


从牢房中出来,心中很难受,一直说他人傲慢的我,也是傲慢的,我没问过王六,他是不是哑巴,是不是傻子,就下意识的以为了,因为其他人都这么说。我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就以为他娘子跟那个秀才有染,因为其他人都这么说。

错的不是王六和他娘子,错的是傲慢的其他人,当然也有我一个。如果他和他娘子也有错的话,那就是她娘子太漂亮了,可漂亮又有什么错?我想不通。

回去的路上,我看见一只在路边吃肉的狗,它吃的很香,很快乐,我用力踢过去一颗石子,把它惊走。

那时候,我突然明白,原来在我们所有人心中王六就跟那条吃肉的狗一样,不陪吃肉,肉是人吃的东西,我都没吃,你怎么能吃……

很可笑,我回到了小屋,喝了很多的酒,沉沉的睡了过去,我梦到一群吃狗肉的狗,你说可不可笑。

雪中温酒.林五


雪中温酒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