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给人“介绍对象”,你的情商让狗吃了吗?

引 言

通常,好为人师的,都是一些混得不怎么好,无法从大事上获得成就感的人。说得不礼貌一些,则是,只有loser才好为人师。因此,每当一些男银试图将很Low的泡妞招式当做经验之谈传授给我的时候,我便断定,他这一辈子,没有接触过一个真正有水平的女人。

正 文

“在见到被介绍的‘对象’的那一瞬间,你就明白自己在媒人眼里究竟是个什么货色了。”看到这句吐槽的时候,我哑然失笑。

太对了,简直太对了。

但我觉得,这句话,与其说是在自黑,倒不如说是对媒人的一种抗议。

我一直认为,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媒人,在给别人介绍对象的时候,都缺乏职业道德,或者说,都表现得很傻X。因为,似乎,他们给别人介绍对象,总带着一种侮辱的性质。

看到我说“侮辱”,估计,会有些人不服气,那么,来瞧瞧这些热心的媒人的逻辑吧。大多数时候,那些过于积极主动的媒人的逻辑都是这样的:你是个正在迅速贬值的垃圾股,再不结婚,就没人要了。我很同情你,因此,决定做一件慈善事业,帮你解决终身大事。

关心别人没错,但居高临下地关心别人,并且,为了成全自己“救世主”的地位而将别人贬为垃圾,这就不太好了吧?

越接近农村、媒人的文化水平越低、格局越小,这种侮辱性质就越严重。最劣等的侮辱,莫过于“你俩性别合适,赶快在一起交配下个崽吧”了。你的幸福与不幸本与他们球不相干,他们也并不真正关心你的这些鸟事,但却还总是喜欢把你的鸟事拿来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这就是小市民的可怜德行之一。

说到小市民的德性,就忍不住再补充一个“重大发现”——大叔控及姐弟恋,主要出现在大城市,尤其是省会以上城市。

原因其实很容易解释:在小城市和农村,有影响力的“主流价值观”,往往是原始的、粗鄙的,比如男人如果到了一定年龄还“事业无成”就会被当做垃圾股、渣滓(虽然没人敢明确这么说),女人的年龄“过大”会被当成一种劣势;而在大城市,虽然势利和平庸仍有市场,但一方面,传统观念中的糟粕保留得比较少,使更多的人敢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他们“离经叛道”地成了大叔控和小鲜肉,另一方面,因为愚昧的“舆论”少得多,这样,大叔控和小鲜肉们在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时,遭受的舆论压力(其实就是“长舌妇压力”)要比生活在小城市和农村的人少得多。

言归正传。为了“成人之美”,或者,为了满足“自我实现的需求”,很多人在做媒的时候,喜欢夸大实情,无论再差劲的人,到了他们口中,准能变成个“优秀得百里挑一”的人儿。结果,有些大龄青年就被这些万恶的媒人给坑惨了。

此外,在大多数情况下,媒人给别人介绍对象,都是因为媒人自己先“看上”了被介绍人双方!

反过来说,如果媒人本人没有真正“看上”被介绍人双方当中的任何一个,那这个媒人便是极其无聊极其不负责任的!几年年前,一个兄弟说他的圈子里女人太少,让我给他介绍个女朋友,我既严肃又不失幽默地回答道:“你就别指望我介绍女人给你了——如果连我自己都不喜欢,怎么还好意思介绍给你?如果我自己能‘看上’,我又怎么可能介绍给你?你真想得美啊,我会忍痛割爱吗?”

正是基于这种心理,我历来不接受单身的同性朋友、尤其是铁哥们给我介绍对象:如果这个“红爹”自己并不高尚,那他介绍给我的女人,极有可能是入不了他的法眼,不适合他的,他把自己看不上的女人推给我,不是在潜意识中认为我的品味比他低吗?如果这个“红爹”介绍给我的女人是他自己能看上的,那根据我“性幻想瞬间即标准”的逻辑,媒人其实是把他自己的意淫对象介绍给我了,我心胸又不开阔,怎么可能接受我的女人继续被他意淫呢?(不过,对这种现象,我的小伙伴GL有一个说法:一想想他们只是意淫,而我们却是真的淫,我就有了一种庸俗的优越感。)

还有个事儿。

去年,有一次,我在朋友圈发了一句:“何以沦落至此?”随后,好多朋友,包括一些一直不怎么在微信上说话的人都来问我:“怎么了?”可见,短短几个字,把很多人给吓着了,他们确实以为我出了啥大事。其实,没啥大事,当时,是以不严肃的口吻写的。事情的缘由是这样:那天,一朋友说给我介绍对象,然后,媒人问到我的“条件”如何,也就是车、房等经济基础层面的问题。虽然我也不是十分Naive,但突然被问及这么“现实”的问题时,我还是着实被吓了一跳。“我靠,我竟然也沦落要靠房和车来泡妞的程度,这到底是有多惨呀!”

我之所以认为靠“条件”来泡妞,是一件有损于逼格的事情,当然并不是因为自己穷。诚然,我并不富裕,但像我这种,一年能完成3本书、一本书稿会有二三十家图书公司(出版社)来争抢、1个月能收到超过1万块钱打赏(2年后,哈哈)的作者,以后肯定也不会穷到哪里去。之所以反感媒人问我“条件”,是因为,我觉得,泡妞,难道不应该是凭借情怀吗?要说条件的话,趣味,才应该是一个人的核心“条件”吧?一个妹子曾经说过,“你用了怎样的方式,会决定你能泡到的是怎样的妞”,意思也就是说,凭借媒人口中的条件,泡来的妞,也高不到哪里去。因此,我认为,这个媒人的提问,已经构成对我的侮辱。

不以拙劣的方式给人介绍对象,是一个文明人最基本的修养和情商。

跟介绍对象一脉相承的是,一些低情商的人,特别喜欢给别人传授“泡妞技巧”。

去年,有次在单位食堂吃饭时,有两个好为人师的人来积极热情主动滴给我传授“泡妞技巧”。我并未像他们所预期的那样会表现出一幅感恩戴德的样子,而是一言未发。当时,一个在现场的人说:“XXX估计在心里冷笑。”事后,我非常激动地对那个人说:“你真是个懂我的坏人。当时,我确实在冷笑啊。”

我的冷笑,有两种原因:

你们哪儿来那么大的自信,认为自己居然有资格来指导我?

在你们眼里,我到底是有多差劲,以至于你们也敢拿那么没有技术含量的技巧在我面前秀优越感?那么low的招式,也就只能拿来对付一些没见过什么世面、也没啥品味的无知少女了;可我的作战对象是高知少女啊!

通常,好为人师的,都是一些混得不怎么好,无法从大事上获得成就感的人。

说得不礼貌一些,则是,只有loser才好为人师。因此,每当一些男银试图将很Low的泡妞招式当做经验之谈传授给我的时候,我便断定,他这一辈子,没有接触过一个真正有水平的女人。

现在,我们来看看,高情商的人,都是怎么做的吧。

那些跟我关系最密切、情商最高的朋友,绝不轻易给我介绍对象,更不会来指导我怎么泡妞了。因为,他们知道,我是一个“不识好歹” 不领情的人。

也有极个别兄弟会不厌其烦地给我介绍对象,可我明白,他们绝不是本着“你也老大不小了,再不结婚就变成垃圾了”的精神给我拉皮条,相反,他们的逻辑是:你这么优秀,居然还单身,真是天理难容啊;或者,“肥水不流外人田”。尤其是,一个在成都的兄弟,多次给我介绍对象,甚至是把他妹妹介绍给我,其目的是,通过美人,把我挽留在成都;而苏州的兄弟,也在努力地给我介绍对象,也是,想通过女人,把我拉拢到苏州。 像这种介绍,不管能不能成,我都很领情,很感激。

有一次,我妈在电话上说要介绍一美女(是老妈一闺蜜的女儿)给我,还特别强调对方正是她理想中的儿媳妇的样子。她老人家还表达了这样一个意思:她想把那美女介绍给我,并不是为了完任务(听到不是为了完任务,我终于如释重负),而是因为她觉得那女孩儿太完美了,她太喜欢她了,而且认为只有自己的儿子才能配得上她!

她这么一说,我是不是就没有很强的抵触情绪了?

话说,我也曾有过给别人介绍对象的经历。有一次,我在电话上告诉男神:我爱上一个女人,但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她,要不要介绍给你? 据说,他是喜极而泣了。尽管,主旨也是介绍对象,但我表述的逻辑却是:我很爱她,但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所以才介绍给你。

这等于,一句话,拔高了三个人——她确实很优秀很可爱;你比我更能配得上她;我很高风亮节。相比之下,那些持“你再不结婚就变垃圾了”的媒人,则是一句话损了三个人:你是个垃圾;有另一个垃圾,很适合跟你这个垃圾生活在一起;我这个媒人,是个毁人不倦的渣。

鉴于在大多数情况下,“介绍对象”这种事都显得特别无趣,有一次,我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段话:

换做是我给朋友介绍对象的话,我一定不会提前将我的打算告诉双方当事人—不在事先告诉他们“要给你介绍对象了”,只是假装带朋友在一起玩,制造“巧合”让这俩“不明真相的群众”见面,然后,“临时”增加八卦话题,让他们喜欢上彼此,或让其中一个产生追求另一个的欲望;这样,他们就会产生一种“无心插柳”“一见钟情”的错觉,感觉很有意思。相反,试想想,若双方事先均很清楚自己是要去“见对象了”,那么,一般来说,他们见到对方后的表现一定不自然,一方面是在刻意地审视别人、对对方做出一些无病呻吟的解读, 并且,自己的某些言行要么伪装要么夸张,或者是不得不忍受无话找话的无聊和尴尬;另一方面,既然已经都很清楚彼此的意图了,那么,就没有悬念了,而这种“真奔主题”的做法,往往都缺少趣味性。

广大人民群众纷纷称赞我是个情圣。

自卖自夸到此为止。现在,总结一下本文的中心思想:学会正确地给人“介绍对象”,是提高情商的第一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