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情日记:我们终将老去

96
关土 F0aaab02 b2ab 48d0 ab5c 8502fb1a27a3
2017.10.23 22:17* 字数 1287

我们终将老去。身边的已老的人的样子,就是今后的我们的样子。

所以,给他们关怀,默默地,不张扬。


父亲和我女儿


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晴  城市:多伦多

晚上跟老婆在咖啡厅里坐着喝咖啡聊天。

有一个约70几岁的老人走过来,一直盯着我们看。

我向他笑了笑。他穿个鸡心领羊毛衣,灰色西裤,一头乱的白发。

他又呆呆着看着我们。

过了一会,想起了什么似地,微笑着问我们:“你们有被炸吗?”

我们听蒙了。我想他是不是用最近的恐怖袭击为由开黑色玩笑。

他又问:“那个什么,北朝鲜,有没有扔什么炸弹了。”

我恍然大悟:“我想没有吧,我查一下新闻。”

估计老先生因为我们手上都拿着手机,以为我们在看什么新闻。我们因为在探讨一个微信群里朋友发的消息,手里都拿着手机。

我告诉他没有北朝鲜的最新新闻。

他说:“那个北朝鲜的头,川普叫他什么外号来着?小,小,小......”

想了半天,他想不起川普叫金正恩什么。

我问他是不是叫“疯子”。(后来回家后,查了下,川普称金正恩“小火箭人/Little Rocket Man”。)

他没回答,又低头沉思,嘴里念着:“小,小......"

后来,就走去买咖啡了。

一会,看到他又跟另一桌的年轻人在聊什么。年轻人们一脸蒙逼。

我们喝完咖啡后,出门时,他又在找另一个坐外面木椅子上的人聊“冬季雪胎”的事。

我想人老了应该都这样吧,总想找个人聊聊天。


两个月前,我一个人在街上走。忽然天下起了雨。没带雨伞的人们都快步走起来。我也是想赶紧走到地铁站去坐地铁回家。

忽然看到一个老人,好像穿着睡衣,在不紧不慢地走着。

我觉得他有点象老年痴呆,所以就跟着他,怕他出什么问题。

后来,他拐进了一个大的购物中心。

看他好象是在向一个目的地走的样子,我就没再跟着他。


父亲80岁了。

前两年的时候,他有一次摔倒,还好旁边有个有爱心的年轻人马上把他送医院去。

父亲当时是因尿急,到处找方便的地方。

后来找到一个工地一样的地方,结果有个坑,没看到,摔倒了。还好这个年轻人看到了。

后来父亲在医院住了快一个月才出院。他怕我担心,出院后才告诉我他摔倒住院住了一段。

住院期间,我打电话给他时,他都是说一切都好,粗心的我居然都没察觉。

后来回家探亲,最喜欢陪父亲和母亲散步,跟他们坐公车上街。

牵他们的手,就象他们小时候牵我的手。


我对老的体验

十几年前,二十几岁的我也尝过年迈的滋味。那年,我被查出有强直性脊柱炎。这个病跟类风湿性关节炎一起号称“不死的癌症”。

此后,我的全身关节(是的,所有关节)会轮流肿痛。早上起来,腰是僵的。

起床要慢慢地转动腰部,然后用没痛的那只手撑床而起。上下楼梯,每一节楼梯都是一个折磨。

吃过各种药,蝎子,蚂蚁,蛇,各种不知名的晒干的虫,以及止痛药和对症的西药。

好在在几年跟疾病的抗争后,主要症状都离我而去。

得病是痛苦的,收获也是值得感恩的。

我过早地尝到了老去的滋味,因而在换位思考时,更能体会生病和老迈的人的感受,更加懂得生命的珍贵,也拥有了更多的同理心。当身边的陌生人需要帮助时,我能比大部分人更敏感地观察到。

其实,如果做不成尼泊尔的背包客,不妨留心近处的风景。

如果诗和远方离我们尚远,不妨关注眼前,给需要帮助的人施以援手。

感恩生命中的不如意,给身边的人包括陌生人多点关怀和同情,我想这就是所谓的追求人生的温度吧。


枫下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