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16)

96
李一十八
2017.08.25 22:44* 字数 4327

02001.jpg

死神背靠背(15)
死神背靠背目录

                       荒山的死者  杂草的墓地

死的人已经死了,可是死了的人会和另外一个死了的人有关??活着的人依然活着,可是活着的人也和死了的人有关??这是一个真正的死者,还是一个假设的死者??死者不可能复生,这是肯定的。

“这个案子……差不多也就这样了。”小鹏说。

“还能怎样呢,都说了,只有这样了。”我说。

“这个案子,就这么,结束了。可是案子并没有完结!”赵阿姨说。

四周黑漆漆的,我只能大概分辨出小鹏和赵阿姨身体的轮廓。楼下面,散步人的人已经开始散步了,脚步声都频繁了,路灯也亮了,可是路灯并不能照到屋子里面,只是抬抬头,就可以看到顶上的一片昏黄。

“又出事情了??”我问。

“看来事情还真挺多的。”小鹏说。

“是出事情了,但是没有你们感觉的这么快。在我最后一次见到周芒以后,大概过了一个月,不到一个月的样子,又出事情了。”赵阿姨说。

“这一次又和谁有关呢,反正必定有问题,这个我知道。”我说。

“那么多侦探小说没白看,看来看侦探小说还是有好处的。”小鹏说。

“切!”我耍耍嘴皮子,说:“赵阿姨,你家里这个地方有灯吗,好黑啊!”

“小鹏,把阳台的灯开了吧!”赵阿姨说。

小鹏站起来,踱到墙角,黑暗中,伸出手指,按了墙上的某个位置。然后灯就亮了。自己家里毕竟是自己家里,小鹏真是太熟悉自己的家了。

而我是在别人的家里,虽然没有那种家里面的温暖温馨,但能听个故事,也是不错的享受。

灯亮了。

头顶就是那盏昏黄的灯,有一个灯罩,所以阳台上虽然明亮,但并不晃人的眼睛。整个阳台都显得明亮。

“妈,要不要把空调也关了?”小鹏问,还没有坐下来,却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你想热死我啊,小鹏,这天气可是开不得玩笑的。”我说,但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毕竟是在别人家里,吹空调吹了一下午了,知足吧!不过我还想多吹吹,哪怕再吹一个小时。

但是故事是必须听下去的,而且必须听完,不管有没有空调吹。

“我无所谓了。”赵阿姨说,摆摆手,一家之主,就这么个态度!让我怎么开口说话?!

“妈,小鹏是客人。”

“是客人,你就应该知道干什么,还问我。”

“吹了一下午了,电费不是免费的。”

“得,得,你们娘俩唱什么双簧,以为我听不明白还是怎么的。”我颇为郁闷,这哪是客人啊,简直是不速之客。可是故事开始都老久了,我什么时候成了不速之客啊,我自己都不知道。

“没有,我是真的觉得没什么,小龙,你要吹就继续吹吧!”赵阿姨说:“就算是盛夏,夜晚一旦来临,我是无所谓了,做警察常年在外面跑,夜晚来了,我就觉得凉快了。我是无所谓的。”

“那到底是吹还是不吹,我总不至于干站着吧!”小鹏说,似乎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关系到他是继续站着还是坐着的问题。

“没事,站着说话不腰疼,小鹏!”我冲他做了个鬼脸。

“是我妈说话,不是我说话,好不好,小龙?”

“得,你们娘俩不是喜欢唱双簧吗,彼此彼此嘛!”我说。

“小龙,你搞清楚这里是谁的家,好像这是我在你家,而不是你在我家的样子。”小鹏说着,叫了起来。

我顿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

“空调就继续开吧!”赵阿姨冲小鹏扬了扬手,说:“是你们两个人在唱双簧,还说我!明明是儿子你想继续吹空调,顺便照顾一下小龙,又不好意思说,才问的我。你们这样子好像我不明白似的。”

“哪是顺便照顾啊,我是明摆就是照顾他,我吹不吹,无所谓。”

“说得是我想吹似的,关了,关了!”我说。

“说得你不想吹似的,我才不关呢!”说着,小鹏在原来的位置上坐下来。

“我本来就不想吹,是你想吹,还赖我!”

“行啦,你们哥俩别唱双簧了,刚刚都说了,这会儿还起劲了。不说你俩还好,一说就起劲。”赵阿姨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对小鹏说:“茶凉了,去换一杯,儿子!”

小鹏端着茶杯到客厅去,还甩了一句话:“叫你闭嘴!”

“叫你闭嘴才对!”

五分钟后,小鹏又回到阳台。

“谁跟你哥俩啊!”小鹏一坐下来,就说。

“我才不稀罕当你的哥哥呢!”

“最起码你是我的弟弟才对。”

“你连做我的徒弟都不配,还想做我的弟弟,做梦吧,你!”我说。

“你们两个别吵啦,才刚到夜晚,你们吵什么吵啊!”赵阿姨急得都拍桌子了,如果不是因为那桌子是有机玻璃的,恐怕这个房间里会有一阵躁动。

“就是,才入夜,就出来吓唬人,还没到午夜呢!”我说。

“你才鬼呢!你才鬼呢!”小鹏急得也差点拍桌子了。

“你们两个是不是还要这样!故事还要不要听了!!”赵阿姨大叫,如果不是因为窗户关着,邻居会认为这间屋子里出了状况,虽然不一定知道这里住着一个警察,还有一个未来的警察。

“好吧,我想听故事,小鹏,洗脚到客厅去。”

“你再这样,信不信我撵你!!”小鹏说着,眼珠子都瞪圆了。

“闭嘴!”赵阿姨猛然一吼,说:“你再说这样的话,我马上撵你出去,孙小鹏!!”

小鹏马上紧紧地抿着嘴巴,一副想做鬼脸不敢做鬼脸的样子。

“好吧,我接着讲,这一次又出事情了,而且还是和金银有关,这一次不是千丝万缕的关系了,是直接的关系,只和金银和一个人有关,和周芒无关,和钱月星无关,至少当时看起来只和金银有关系。”赵阿姨说。

“死人了吗??”我问这个问题是过了相当多的思考的,问出来却只有这么简单的一句话。

“对,这一次又死人了。”赵阿姨说,不知道高兴什么,反正我觉得她就是高兴。

“你傻啊,小龙,我妈是警察,处理的案件有人死是很正常的,如果根本就没有人死,我想世界上也不会有警察这样的职业了。”小鹏说。

“你才傻呢,我不是傻子。”

“没人说你是傻子,我只是觉得你傻。”

“你们两个是不是,又开始唱双簧了??”赵阿姨恨恨地瞪着我。

“我可没有,是他自找的,赵阿姨!”

“谁找谁啊,我可不在酒吧工作。”

“拜托,你可是个货真价实的未来警察,什么时候到酒吧去兼的职??我好感兴趣啊!”我说。

“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赵阿姨说,眼神并没有注意看我和小鹏,但那眼神,无异于同时撞见两个神经病。

“闹够了,妈!”小鹏说,坐着,但给人的感觉是在站军姿,背直了一下。

我也轻声重复了一下这个意思。

“这次死了谁,赵阿姨,不会又是死者给自己报案吧?”我问。

“不是,是一个过路的报的案,但案发的地点在一个荒山上。”

“哦??”我和小鹏同时表现出自己的诧异。

赵阿姨说了一下发现这个死者的事情。

大概在周芒被宣案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金银周围的人又出了事情。

那天,有人报警。

“喂,110吗,有人死了。”

是一个妇人报的案,说话有浓重的乡音,不知道是哪个地方,但是话还是能够听得懂。

“什么地方??”

“在岔路口旁边的荒山上。”

“这不会又是一次整蛊吧,赵阿姨!”我说。

“你脑子烧掉了,小龙!”

“你们俩别吵!!”赵阿姨呵斥我俩。

“哪个岔路口,山叫什么名字??”

“就是路边边的这个岔路口,山没有名字。”那个妇人说,虽然用语正常,但语气听起来无比的慌张,仿佛是她要被人杀了一样,而不是看见别人被杀而报案。

“看来这不是整蛊,只是确实是座荒山。”小鹏说。

“你能告诉我大概在什么地方吗??”

“在洪陵这边。”

“洪陵不是墓地吗??”

“墓地本来就有死人,死的人都应该埋在那里的。”我说。

“听这个意思,应该是一个还没有来得及埋葬的人。”小鹏说。

“闭嘴,什么时候这么没人性了,死人是好事吗??”赵阿姨说。

“警察不就是得需要死人呗!”小鹏说,坏坏一笑。

“小鹏,你是不是想挨揍啊!”赵阿姨说,一脸的怒容,又说:“你知道我们家里从来没有家法的,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错了,妈,我不会再这样了。”小鹏说,声音很小,但态度端正。

“不是啊,赵阿姨,您不是说了,这个人的死和金银有关,虽然金银死了,但或许对于所有的事情能有重大贡献呢,吃不准的事情,对不??还有蒙霜,还有钱月星,还有周芒呢,是不,或许整个案子就看这次的这个人了。我想小鹏应该是这么想的,只是他有点词不达意。”我赶忙解围,虽然心里很急,但话说完了,还没有等到赵阿姨的回答,自己对自己的话还挺满意的。

“算你会说话,这次就放过小鹏了。”

“妈,我什么时候成犯人了??”

“你妈局长做久了。”我小声说,可就这么个地方,谁都听得见。

“给我闭嘴,你小子还挺混账的啊,小龙!没看出来啊,还要不要继续听我讲了??”赵阿姨并没有解释自己做局长做了多久的事情,只是把重点引到故事上。

“然后呢,赵阿姨??”我说。

“然后警察就到现场去了,叫那个妇人在路口等着,算是一个标志,方便找。”

“然后呢??”我又说。

“然后我们坐上警车也赶了过去。”

“不是你们所接的警啊,妈!”

“不是!”赵阿姨说。

“然后呢??”我被逼无奈,说。

然后赵阿姨就和警车一起到了洪陵那片区域,头先那一批警察经先到半个小时了,留下一个警察在路口等着,算是指示牌。

其实那个妇人说的那个路口还是挺好找的,只是在洪陵附近,根本不算在洪陵境内,只是边缘的地方。

下了警车,沿着山路上去,赵阿姨才发现金银居然埋在这么一个地方。

到处都是杂草,高的有人的腰那么高,还有很多蒺藜,上山的时候得用手撇开。泥土路弯弯折折,如果不是因为一直向上的原因,会觉得根本不是在前进,而是在绕弯弯。而路只有三脚宽。

又过了半个小时,赵阿姨她们才赶到了现场。

“金银怎么会葬在这样一个地方,赵阿姨?”我问,虽然故事是值得听的,但对金银的关注始终是少不了的,毕竟这个已经死了的人,后面还有几个死人和他有关。

“我是不会去过问别人这些的,这是别人家人的权利,我不方便去问。再说了,我的身份是警察,我更不可能去问。”赵阿姨说。

“那总可以猜测猜测吧!”我说。

“大不了我们猜测猜测了,小龙,我妈是警察,我们可不是警察。”

“说得你以后不是警察似的,臭小子!”赵阿姨象征性地拍拍小鹏的头。

“或许,是他想冷静一下,找个安静的地方下葬,这或许是他父母的猜测。我也有这样的猜测。”我说。

“不可能啊,你猜测到哪里去了,这是猜测中的猜测,已经不是猜测了。”小鹏说:“周芒应该还有建议权的,周芒认为金银的死很蹊跷,而且她认定了钱月星就是凶手,所以能多低调就多低调吧!”

“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人都死了,何况家里有这个条件,不至于葬在荒山的。”我说。

“什么时候会古文了,真是奇怪!”小鹏说。

“我们都是高中生!”我说。

“好吧,你是,你是!”小鹏说。

“不过,小龙刚刚的话还有点推理的感觉,至少是一种分析。我也有过许多的猜测,为什么金银葬在这样一个地方,毕竟金银已经死了,不可能有权决定自己葬在哪里的,到底是谁的主意,或者是谁决定这样做的,我很想知道,可这不是警察职责之内的事情,所以我没有去问。不过,所里的同事都是有很多猜测的。”赵阿姨说。

“比如说……”我说。

“跟你们差不多,都是一个意思。”赵阿姨说。

“一个意思就是金银死了,而且金银的坟墓旁边又死人了。”小鹏说。

“是啊,一个人已经死了,而所有后来的死人和这个死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关系。”赵阿姨说。

“这次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死人呢?”我问。

“你看恐怖片,还是怎么的!这可是凶案现场。”小鹏用一个老者的口吻教训我,比我大半百的样子。
死神背靠背(17)

死神背靠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