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囚心传(10)

图片发自简书App

铁凝率领着手下铁骑悄悄向城寨靠近,此前已有探马早已把沿路的情况摸透,城寨里放的暗哨也早已被悄悄拿下。虽然薛朗纪凉足够谨慎但此时二人已身陷大牢且还是面对铁凝这样的对手,城寨的那些防御手段确实不够看了些。

“阿娘,听说阿爸被官兵捉去了是吗?”

城寨之内,一间木制卧房里穿着一袭白裙的纪婉显得清纯而让人怜爱,此时面对母亲她还是能从她的笑容中感受到深深的忧虑。

“婉儿,是你汪直哥哥告诉你的吗?”

“阿娘,你不要问是谁告诉我的,我就想知道是不是?”看到母亲的神情纪婉已经越发肯定,但她还是想从母亲口中听到肯定的回答。

纪婉的母亲看着纪婉,终于忍不住侧过脸看向窗外眼泪已夺眶而出。

看到母亲的样子心已沉下去的纪婉终于听到了肯定的回答

“是的,你阿爸还有你薛叔都已经被朝廷的军队捉去了!不多久他们可能也会找到这里来。”

纪婉听到消息时心中虽然害怕但仍然存有一丝侥幸,现在母亲的话打碎了她所有幻想,她较小的身躯在事实的打压下唯一能做的便是与母亲相拥而泣。

夕阳的余晖开始在地平线上消失,城寨望楼上的一个士兵却在余晖消失的地方发现了一道黑白相间的升起,那是一排战马和马上士兵的钢刀。

“不好!”望楼上的士兵刚喊出这两个字一道利箭已穿破了他的喉咙,在不甘与绝望中他终于寻找到了射箭的那个人,一个骑着白马的少年将军,不过他永远不会知道他的名字叫做铁凝。

士兵从望楼上掉下,算是给了城寨内的人做了最后的提醒,一时间城寨内外喧嚣不知。

“所有士兵集结准备应战!”说话的人是城寨护卫总管薛荣,薛荣本是薛朗的族叔年轻时便好武力,后薛朗念其年事已高不适合随军出征便让他做了城寨护卫总管。

薛荣把人全部集结也不过百十来号,与城寨外铁凝的军队相比无异于螳臂当车,但事到如今薛荣只能让这些人拼命了,胜利他连想都不敢想,唯一祈求的是希望能争取多一点时间,让他有机会为薛朗和纪凉的家眷找一条出路。

不过薛荣还是想多了,把守城寨的这百十号士兵刚登上寨墙就被落下的箭雨射成了刺猬,随后快马赶到一阵冲锋寨门已被撞开,就连薛荣也在转身中被快马上的骑兵一刀砍去了头颅。

城寨之战就如此轻描淡写般的结束了,此时夕阳正好落下,微风之中只有两片白色,收刀入鞘身披白甲的铁凝和远处看着这一切穿着白色长衫的汪直。

军中火把点起把城寨里面照的通明,薛朗纪凉的所有家眷连同其他人等没有一个逃掉全部被带到了城寨的广场之中。

铁凝看着眼前的这些人没有说话,四周寂寂只有风吹动火焰的“呼呼”声,许久铁凝下达命令让手下将士把这些人压在一处严密看管等明日带回宁州听从韩庸处置。

汪直与纪婉在城寨的火光下在敌人的饮酒唱歌声中一个双目喷发出愤怒的火焰仿佛要烧尽眼前的一切,一个却在泪水的绝望中。

“将士远征兮四方太平!荣归故里兮不图功名!此去一别兮天涯路远!只盼来日兮莫问前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