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玉超该淘汰了!

赖玉超该淘汰了!

2015年2月2号 深圳  赖玉超随笔

那年,我年轻气盛,跟我父亲的打井工人说:以后我绝对不会做打井这个行业。太憋屈了!

打井师傅说:你也别把话说早了,说不定你这辈子都会做打井行业。

我说:你敢断定这事,那我们来打赌怎么样!

那晚他们喝酒了。

说了一句:“四年后的你,要是还做打井,你买瓶酒喝就行了。

我说:行。

七年后的这个时间,我们在一个打井工地上碰面了。

他从最初的打井小工,再到机长,继而到现在的打井老板。

手上有三台普通水井钻机,手下有六个打井工人。

他跟我说:“当时说不做打井行业,如今做的最好的就是你。”

我说:你也不错了,靠打井把家里六个小孩拉扯大,现在也是一个老板了。

他说:我也觉得,太难了。不过都挨过来了。

这次碰面,我们也算是碰井了,我说这井你先来看,你就接了做吧,我就不参与了。

跟农庄老板说:这是我以前的打井师傅,做事很踏实,你就把井交给他做,只要能钻出水,这事就完成了。

那晚,9点多,农庄老板找我了,让我过去喝酒。

到了农庄老板说麻烦我个事,这井上次你那个朋友没钻出水,早上把机器搬走了。

我说:他没给你做测量吗?

他问:什么测量?

我说:先找水定点,在开钻。

他说:没有啊怪不得井没水。

我说:其实打井很简单,只要找到水源地带,要取水那是轻而易举的事,如果没有找到水源地带,瞎子摸象,最后功亏一篑。

整个事情,测水,定位,机器进场退场,我们花了三天时间。

这个事情,也不能怪我那个打井老乡,毕竟找水仪器是一个昂贵的设备,买他三部钻机加起来的钱还不够买我这个找水仪器。

今年,我已经27岁了,再看看当年的年少轻狂。

我还是做打井这个行业。

跟我打赌的老乡还是做打井行业。

对于我们来说!

相同的事:我们还在做着同样的事。

不同的事:我们的年龄都变了,说话,做事的态度也变了!

那年,我为什么不想呆在打井行业了。

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瞎子摸象,靠蒙。把命运交给了上天安排。

如今呢?

我不相信别人说的话了,我只相信自己手里的找水仪器。测出来那个地方有水,几米有水,这事现在对于我来说太简单了。

去年,我就判定,之前那套靠蒙的技术迟早被淘汰。

现在看来那是迟早的事了!

我们家族在钻井行业有27年的钻井经验了,我在这个行业也有8年的时间了,从最初的小工,到机长,再到现在负责深圳打井惠州打井东莞打井的打井市场,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现拥有一台潜孔钻机,普通水井钻机四台,三台大口径降水井施工机器,一台加拿大进口的找水仪器。

我们凭借着做人诚信,做事踏实靠朋友老客户的业务介绍在社会上行走立足!我们在打井行业里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各位朋友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来电咨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