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娘叹

       读《浮生六记》,诚为芸娘叹兮。 

       自《浮生六记》出,文人皆羡沈三白有此妻。所羡者,不过是因为芸娘为丈夫觅妾。而且,所觅之人,要“美而韵”,美而没有风韵,尚入不了芸娘法眼。为夫纳妾,是古代贤妻的一大标志,然而既要纳的自己心甘情愿,又要让丈夫心满意足,这就大大难为做正室的。私下揣度,芸娘大约是个水瓶座的女子,水瓶座的女人对于美的人和事有一种让外人惊奇的通达,因为极端欣赏另一个女人的美,极其珍爱自己的丈夫,又处在那样一个时代,那么,极力从中斡旋达成为人妻的心愿,仿佛也不难理解。    

       芸娘是个极其可爱的女子,放在今天,也是标准的宜家宜室宜厅宜堂的好妻子。她外貌清秀,“削肩长颈,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在沈复眼里有一种“缠绵之态,令人之意也消”,又“才思隽秀”。但这都不是她最吸引人的地方,一个女子若长久的被丈夫喜爱尊重,必然是在婚后令丈夫享受到共同生活的乐趣和喜悦,兰心蕙质渗入到琐碎生活的点点滴滴,沈复有此妻,朝夕相处,“耳鬓厮磨,亲同影形,爱恋之情,有不可言语形容者。” 沈复在外学习三个月,念念于心,思念芸娘,待回到家中,芸娘起身相迎,两人“握手未通片语,而魂魄恍恍然化烟成雾,觉耳中惺然一响,不知更有此身矣”。读到此处,不禁闭目神思,寥寥数语,比什么山盟海誓都让人感动。

         沈复性格爽直,落拓不羁,芸娘在大家庭生活,总免不了迂拘多礼,此为沈复不喜,因此产生的小矛盾,芸娘讲清道理,沈复道歉抚慰,小矛盾成为夫妻二人调侃之语,反倒增添了小情趣。可见,具有同等情商的两个人,处理起婚姻中出现的种种问题更容易更轻松。最让人心动的动作是,二人相处“年愈久而情愈密”,就连在家中庭院或者室内相逢,也会执手相问一句:“你到什么地方去呀?”想象二人如此相对时,必然是心怀柔情蜜意,眼中无限依依。     

        芸娘善于将生活中的腐朽化为神奇,善厨艺,能将简陋之食材做出新鲜之美味,“于女红,中馈之暇,终日琐琐,不惮烦倦。”芸娘与沈复爱好相同,心意相通,识眉眼而知其意,都喜自然,喜淡泊,喜培植盆景,喜见天地之宽,这样的夫妻,不管放在哪个时代都是极其难得。大约,太圆满太幸福的夫妻都不会长久,所谓“强而不寿”不是没有道理的。芸娘初病起于赏月受风寒,后又遇家庭变故,芸娘在与丈夫的通信中调侃公公,被公公发现,盛怒之下,竟严词斥责,又因一小事引起婆婆误会,“遂并失爱于姑矣。”夫妻二人竟被迫出家门,贫寒度日。 

        芸娘爱重自己的丈夫竟到了为他寻觅妾室的地步,她亲自挑选,得了一个意中人,洋洋得意无日不谈美人矣。只是通篇读下来,但觉凄凉,沈复只是一介书生,没有傍身之技,又无好利之心,家中清寒,美而韵的美女憨园即便对沈复倾慕有加,又怎能敌得过锦衣玉食的诱惑?只有芸娘,痴情的芸娘,才会以为沈复是世上唯一值得托付的人,不管贫穷还是疾病。憨园的背弃,竟使芸娘“以受愚为恨,血疾大发”。可叹芸娘,深情若此!芸娘与沈复相守二十三年,物质生活长期处于困顿之中,人说“贫贱夫妻百事哀,” 而芸娘死前犹言:“知己如君,得婿如此,妾已此生无憾。”能让一个女人临去之时说出这样的话,沈复亦不枉此生!

        每每看古文小说,痴情女子没几个有好下场的, 短短一生,艳光四射,只为一个薄情的男人在世上白白走了一遭,甚至死后都要化为厉鬼与这个男人纠缠不舍。智慧如芸娘,豁达如芸娘,明敏如芸娘者,罕有其人。而芸娘一生所向往的也不过是“布衣暖,菜饭饱,一室雍雍”的生活,竟不能得!即便如此,芸娘尚且宽慰沈复“强而求之,致干造物之忌。”此女子,有俗世的聪明,有出世的旷达,有小女人的娇憨,有大女人的勇气,有为人妻的贤淑,有为人母的慈悲。可叹芸娘,所托良人,所托却非盛世。      

       世间若有轮回,希望今世那个生活幸福美满自如的女人就是芸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