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花

比起之前一段时间的冷清,下班时的地铁口,这两天明显热闹起来了。

今天,刚刚随着地铁口电梯升到头,一个女人的吆喝声便传来,“看看花吧,10块钱一把,15块钱两把。”

呀,有花卖,得看看。

这个卖花女人是第一次见。花都捏在她手里,只有几束,很新鲜,配色也好。看样子,是她批发来又自己包装了一下再卖的。

“便宜卖了啊,卖完这几束好回家了。”走到她身边时,还听到她在说。

我从她手里选了一束,有两朵玫瑰(也可能是月季),一黄一粉,加上一些小的不知名的配花。

听着便宜,但这样一束下来花上10元又觉得有些不值,索性再凑一束。

花不多,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再选一束同样的玫瑰,要么选一束非洲菊。我又实在不想要非洲菊。有点难办啊。

旁边有一位小姐姐,比我还先来,她手里握着一束选好的玫瑰,是三朵粉色的,另一只手在非洲菊上游走,我听到她低声念叨了一句:只想要一束啊。

这可巧了。她只想要一束,我也只想要一束,我们都不愿为这价而再选一束的话,拼购是最合适的办法了。

“我俩一人买一束,凑两束,15元,可以吧?”我问小姐姐。小姐姐一听,立马缩回了选非洲菊的手,忙不迭点头。

卖花人却不答应,非要我们一人买两束,否则就一人一束10元。场面一度僵持。

小姐姐很机智,很快反应过来,“那就我一人买两束就好了呀。”她冲我眨了下眼睛,拿出手机打算支付。

我秒懂,把选中的一束放在她手里,打算等她买下后接过来转给她一半钱。

可卖花人依然连连摆手,同时还向我们翻了一个白眼。

这时候我已经很想扭头就走了,但刚刚才同小姐姐建立了买花联盟,不好轻易打破,万一她实在想买呢?要么就再磨上一磨?

我立在原地。小姐姐的确诚心想买,她甚至打开手机微信打算扫码了。

卖花人根本不为所动,非常强硬,“你们这样,不行。如果一定要合着买,我就不卖了!你们去别的地方买吧。”

闻言,小姐姐把花递还给她,我也终于转身。“那就不买了。”我听到我俩同时说。

卖花人没有挽留。

走了两步,只见不远处的路边,停着一拖车的花,各式各样。15元一大束,玫瑰起码有10朵,只是没有配花。

就算我们15元买她两束玫瑰,统共只有5朵,她也不会亏的呀?

咂摸半天,到底也没弄明白卖花人的原则和坚持。可能,就是固执地“想要”,或者“不想要”,没什么理由?或者,看不惯我俩的“抠门”?

毕竟,花总会卖出去的,卖给甲还是乙,丙还是丁,她手里只有八束花,离天黑还早,她是可以选择的。

还是看看这路边的野花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