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奇谈:鬼妻的未了心愿

原创,首发


以前,有一个叫王秀丽的闺女,她虽然生长在穷山僻壤的山村里。但是她却长得细皮嫩肉的,是一个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女。

她到了十八岁的时候,就嫁给了邻村的刘大友做了媳妇。刘大友虽然不是一个美男子,但是长得也是一表人才。乡亲们都说:这两个人凑成一对,真是金童配玉女,是天生的一对。

王秀丽和刘大友听了心里甭提多高兴了,越是邻居百舍的夸他们般配,他们两口子就越是形影不离地天天在一起。就连下地干活王秀丽也都每天跟着刘大友去,在地里她不是给丈夫擦擦汗,就是给他捶捶背。她干一会活就累了,刘大友就不让她再干了,王秀丽就陪着他在地里说说话开开心,这时候刘大友就觉得再累心里也高兴。

王秀丽她从来不管什么三从四德,从来不受以前那些对妇女们的各种约束。不管是在人前还是人后,她和刘大友打情骂俏还是亲亲热热的事,那是小锅里的豆腐现吃现盛。为此村里有一些心术不正的人就认为王秀丽不是一个正经女人,有可能是一个很随便水性杨花的人。

有一年,他们家里种了一亩多地的西瓜。到了西瓜快成熟的时候,怕晚上有小偷去瓜地里偷瓜吃,刘大友就在瓜地头上的空闲处搭了一间看瓜屋子。王秀丽就和丈夫把家里拾掇拾掇,他们就一起搬到瓜地里去住了。

在一个特别闷热的晚上,村子里有一个叫二狗子的光棍汉,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就偷偷地来到了他们的瓜地里。一来是想偷瓜吃,二来吗他也想捎带着看一看王秀丽那迷人的春光。

这个小子贼头贼脑地来到瓜屋子跟前,这时候正好听见王秀丽两口子在里面亲热。他听了一会把偷瓜的事早已忘得干干净净了,魂不守舍地回到家里就忘不了王秀丽了。她那让人听了浑身酥麻的声音,二狗子想起了就晕乎乎地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到了第二天,二狗子看见刘大友赶集卖瓜去了。他就色胆包天地来到了瓜地里,想对王秀丽欲行不轨。可是,二狗子万万没也有想到,王秀丽一下子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摸起一把大斧子就要砍他,吓得二狗子抱着头撒腿就跑。后面气哭了的王秀丽,指着慌张逃窜的二狗子骂道:“你个下三滥的东西,胆敢再来,我一定砍断你的一条狗腿!”

就在他们村的东南方向有一座山,山上有一伙土匪。这伙土匪的老大听说王秀丽是一个出了名的美女,他就打起了王秀丽的坏主意来了。他想:要是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做我的压寨夫人,那可真是既有了艳福又能扬名。

一天,他就带着山上的几十名小喽啰,下山来到了王秀丽的村里把王秀丽给绑走了。他们把王秀丽绑到山上以后,土匪老大是用尽了所有的办法,想让王秀丽做他的压寨夫人,可是,王秀丽就是死也不从。最后土匪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就把她绑在了树上用鞭子把她抽得浑身是伤,打得她死去活来地七八次。王秀丽就是一直到死也没有求饶,至死保住了自己没有受的侮辱,保住了自己的清白之躯。

庄里的叔叔大爷们听说了此事,当时就对王秀丽改变了看法,都说她真是一个守身如玉的贞烈之女。就一合计都陪着刘大友到了山上,把王秀丽的尸首抬下了山,帮着刘大友给她办了一个风风光光的葬礼。

自从王秀丽被土匪杀害以后,刘大友痛苦地在家里呆了一个多月也没有出门。等到邻居们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整个人瘦了一圈。从此以后出出进进地就剩下他一个人了,他不论下地干活还是在家里做家务,就像没有了魂一样,丢三落四地不知道干什么好,他反正是一天到晚地都在思念着他的媳妇王秀丽。

一天晚上,刘大友一个人坐在家里,又想起来了惨死的媳妇王秀丽,不由地他又掉下了眼泪。就在刘大友伤心难过的时候,他突然听见屋门被人推开了,紧接着就进来了一个人。他赶忙抬头一看,他惊奇地发现进来的人竟然是老婆王秀丽。

两个人一见面就紧紧地抱在了一起,痛哭了一场。他们两个哭过以后,刘大友这才想起了老婆不是已经被土匪给害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呢。他当时心想一定是自己又在做梦,可是,他使劲地掐了掐自己的大腿感觉很疼,又不像是在做梦。他就很奇怪地问老婆道:“我不是做梦吧,你怎么又回来了呢?”

原来,王秀丽在黑白无常领到阎王殿上以后,阎王爷早就知道了她前世的一切实情。佩服她是一个贞洁烈女,为了保全自己不受侮辱誓死以命相抵,真是一个女中大丈夫。就判她来世投胎做一个男人,将来考取功名做一个县官。

可是王秀丽听了以后,她不但没有感谢阎王爷,而且还赶忙哭着求阎王爷说:“阎王爷开恩,我不想做男人,也不想做什么官。我求求您,只要放我回去和我的丈夫见上一面,我就心满意足了。”

阎王爷最后被王秀丽对丈夫的真情感动了,就对王秀丽重新判到:“既然你们夫妻二人恩爱情深,就准许你再回到你丈夫的身边去吧,等到刘大友寿终正寝以后,你们就一起回来听判。”

刘大友听了老婆讲完经过以后,又高兴地抱着王秀丽哭了起来。从这以后,王秀丽是每天晚上都来陪着丈夫刘大友,白天就回去了。

一开始乡亲们还不知道有这么一档子事,还张罗着想给刘大友再说一房媳妇。可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时间长了王秀丽每天晚上来陪刘大友的事情就被人们发现了。刚听说的时候,还都觉得这个事不可思议,还有一点害怕。后来时间长了,也就都习以为常了。

就这样,王秀丽每天晚上来白天走,她一直陪着刘大友过完了他的下半生。后来刘大友死了以后,他们夫妻二人一起来到了阎王殿上听判。阎王爷就判他们:一块投胎到阳间,再做一对三世的恩爱夫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王波简介: 1963年五月十五日生于吉林市 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 中国戏剧文学学会会员 吉林省作家...
    宁古塔作家阅读 707评论 0 3
  • 今天思考到的问题是冷静。 冷静,我的理解就是那种处乱不惊的修为,那种临危不乱的气场,那种敢为天下先的底气~~ 怎么...
    班长_36ca阅读 19评论 0 0
  • 铭记,是为了忘记。 就如同生存,是为了死去。 学会忘记与死去。 也就学会了铭记与生命。 有时候的铭记,是别人的忘记...
    大海波涛阅读 62评论 0 0
  • 第二天,张赫起了个大早,却不是为了上班,他招呼了一辆出租车,去往景荣小区,今天是所谓的表亲戚收拾东西搬家的...
    Friday许阅读 54评论 0 2
  • 我还是很喜欢与那种人前像个孩子一样的人交流,因为他们的每一句话我都可以写成一首诗,并不是我想写他们,因为那首诗,反...
    岳远智yyz阅读 3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