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地球赤子之火种(58)

目录

上一章

58. 到底是喜欢还是讨厌

王曼农喝着丁峻递给她的水,两条腿吊在桌子边缘咣当,感到非常放松和愉悦。她笑嘻嘻地说,“那个卡斯帕真是的,还不如把我也留下来,其实我没见到戴维斯,他的接应也把事情给办了,干吗那么性急。”

丁峻说,“因为他不放心,所以派你上去加加码。再不会有下次了……”他的话没说完,其实他想说,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视线半步。

“斯波克把我关了好几天!”王曼农带点气地说,“我真想不到办法出去帮你,可急死我了。我都干脆想找个东西割腕,如果他不想让我死在屋子里,应该会抢救我吧。可是又怕疼,试着咬了自己手指头,还没破皮,就疼得受不了了,更别说在墙上留点血字什么的!”

听到这个,丁峻感到心脏都揪着有点疼了,他往前走了一步,用手拨了一下那姑娘的头发,“傻瓜!再着急,也别走到这一步,人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要保护自己的身体,千万不要自残,除非万不得已救命的时候。”

“的确是万不得已啊,只不过是为救你的命。但是我真的感觉无能为力,无论是智商还是体力,那些电影都白看了,什么都学不到。”她带点惭愧地说,微微一抬头,视线和丁峻对上了。指令长的眼神充满心疼和安抚,让她的心跳得有点快。虽然有过不同年龄段的男朋友、追求者,她自己也是个“花痴”级别的帅哥迷,周围不乏被猎艳的对象,但是这样让她心跳加速到如此程度的感觉,似乎还是第一次。但是王曼农毫不畏惧地瞪大眼睛回视对方,终于,让丁峻再一次败下阵来,开始躲闪,“你还要喝点水吗?”这简直是没话找话,王曼农手里的水还没有喝完呢。

于是王曼农嘴角漾开一个坏坏的微笑,她要把对方逼入绝境,“指令长,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以前说过,爱一个人是既喜欢又讨厌他,是不是真的?”丁峻干咳了一声,这话说得有点尴尬。

“当然是真的。你讨厌我吗?”王曼农嬉笑着问。

“经常讨厌,”丁峻很老实地回答,“比如你不听命令的时候,还有就是刚才,你破坏了我逃跑的唯一路径。”他伸手掐住王曼农的小下巴,迫使她的脸朝上看着自己,轻轻地晃了两下。有黑暗做掩护,这一切做得都那么自然。

王曼农咯咯笑出声,“那你喜欢过我吗?”

“喜欢……”

“咦,听起来不那么确定哦。什么时候?”她把水杯放在一边,饶有兴趣地问。

“很多时候。”丁峻心想,多得都数不清了。

“那你爱我吗?”真是个厚脸皮的家伙,非要把话挑明到这种程度吗?

“我还有的选吗?”丁峻没有正面回答,“我看你就是存心的,故意破坏掉我逃跑途径,让我留在这里去求那个死老头给他当死忠,这都是你害的,你可要为我负责。”

王曼农哈哈大笑,她正准备再说什么,突然,她那温润柔软的小嘴被吻住了。

黑暗真是一个好东西,在光线明亮时候不敢露出的所有情愫都可以恣意表达,在应急灯光的昏晕中,王曼农看到面前的那一双眼睛,明亮、专注、深情,又带着一点点羞赧和抱歉,和平时的严肃、果断、认真截然不同。在这暗黑的寂静里,只能听见两个人的心跳声,显得那么清晰。

丁峻突然感觉有点不妥,他轻轻推开姑娘,往后退了一步,抱歉地笑笑,似乎为自己的趁人之危感到不好意思。王曼农看了他片刻,突然跳了起来,伸手抱住他的脖子,主动地把自己的小嘴又递了上去。丁峻搂住同伴柔软的腰肢,顿时把一切理智、克制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吻住那个送上前的小嘴巴,柔嫩得像玫瑰花瓣一样,带着甜丝丝的挑逗,又带点不知所措的酸涩,还有一点点被死亡恐惧笼罩的苦楚,五味杂陈。

他吻着她,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好像生怕她再一次跑掉。刚才她轻描淡写说的那番话,像鞭子一样抽在他心上,姑娘,我不要你为我割腕,我会保护你,让你避免所有的伤害。

唇齿温存,缠绵良久,真恨不得时间定格在此时,永远不要想外面,永远不要想生死,就这样,一直相拥亲吻下去。突然,脚底深处传来一个感觉很遥远但是非常明晰的震动,所有的应急灯全部灭掉,整个偏厅笼罩在一片黑暗中。丁峻的大脑瞬间清醒,他轻轻推开姑娘,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是那一位又欺身上前,好像一个索要甜食的孩子,八爪鱼一样抓住他,整个身子都粘了过来,“指令长,别管他们,我还要,你陪着我。”

丁峻轻啄她的面颊,在她耳边说,“打起精神来,我会带你出去。”

“不出去了,”那家伙哼哼唧唧,貌似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就留在这里,我要和你死在一起”。一边说着一边扭股糖般缠上身,“这回你别想撇下我!”

丁峻好笑,“我不会撇下你,也不会让你死。来吧,这是命令!”

最后这半句说得语气强硬,让王曼农的脑子也渐渐冷静了下来,她退后一点,借着屋子里发荧光的东西看着对方,看到的是一双闪闪的眼眸,“指令长,再抱一下!”她恳求。

这次丁峻没有拒绝,像前几日那样把她紧紧地搂了一下,“别害怕,有我呢!”他在她耳边轻轻地说,给了她莫大的勇气和鼓舞。

“待会儿我们去卡斯帕的救生装置集合,也许会遇到他和他的同伙,我会保护你,但是你要特别小心那个叫叶晓秋的家伙,他心理不大正常,仇视女性。还有就是……”丁峻捧着她的脸,一字一句地强调着说,“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你要首先保护自己不要受伤,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按照你的直觉逃跑,不要管我,不要回来救我,我会想办法脱身找到你!你记住,在很多时候,并不是选择某种办法才能有效脱险,而是要高效率地做决定,无论对错!”

“这种没义气的事我绝不干!”王曼农咯咯笑了起来,她还真是没心没肺,“命令也不行!”

“这不是没义气,”丁峻无奈地说,“这是战略保护措施,你是我的大后方,只有你稳固了,我在前面才能放手一搏,关键时刻我也顾不了你太多了!”

“这个可以有,成交!”王曼农伸手要和他拍一下。丁峻却在她脑袋上呼了一巴掌,“傻妞,你怎么这么傻,净给我惹麻烦!走!”

王曼农跳下桌子,牵着丁峻的手,“指令长……”

“嗯?”丁峻心想,你怎么这么多事?

“你爱我么?”话语里笑意难忍。

丁峻捏捏她的手掌,没有回答,拉着她出去,姑娘,这还用问吗?他打开身上装的一个小灯照亮,带着王曼农往前走。

(待续)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