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信”的距离——致《少年的你》(内有严重剧透,慎入)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昨晚在看《少年的你》的路上,我脑海中一直在无限循环着许巍的这首《曾经的你》。也许是因为句式的一致,也许是因为都在说少年时的梦想与憧憬以及成年后的无助与彷徨。

于我而言,《少年的你》就是在这样的背景音乐下拉开了序幕。

电影的一开始,一名高三学生——胡小蝶就选择了跳楼身亡。

胡小蝶

这个开篇很突兀,突兀到我们所有人心中都在问“她怎么了?”“她死了吗?”“她为什么要死?”……

电影里的同学们也和电影外的我们一样,纷纷揣测着胡小蝶的死因。大部分人都认为胡小蝶是因为高考压力过大而选择轻生。可是只有一个不算胡小蝶朋友的朋友——陈念——知道胡小蝶经历了什么?也知道胡小蝶不希望自己最后的样子是那么的难看,而选择用校服盖住了胡小蝶的脸。

这是陈念在电影中的第一次“仗剑”。

正是因为这一次的“仗剑”让胡小蝶的真正死因逐渐浮出水面。而胡小蝶曾遭遇过的“校园霸凌”事件开始一步步走向这位“仗剑的勇士”——陈念的座位上出现了与当初胡小蝶一样的红墨水——所不同的是胡小蝶选择了默默忍受,而陈念则选择奋起反抗——她报告了老师。

然而凡是有过学生经历的朋友应该都能猜到故事的结局:老师除了做一些无关痛痒的批评,其他的也无能为力。

于是陈念面临的是更加直接的报复,放学路上被打,体育课上被孤立、被球砸,家里欠债的窘境被群发到学校同学手机上……一桩桩、一件件陈念都选择了默默忍受。她深知自己由于卖假面膜欠钱的妈妈不能给自己保护,而父亲也早已不知去向,所以她只能默默忍受。

这种忍受不是懦弱,而是因为她心中有梦想、有天涯——考上北京就熬出头了——所以我必须忍耐并好好准备高考。

这时候,学习是我的剑,高考是我的战场,而北京是我的天涯。

可惜,这种忍受虽然不是懦弱,却有一种“自欺”,以为“忍一忍”就过去了,就好像是小时候受了委屈睡一觉就好了一样。而事实却是这一觉睡下去你竟然不知道何时才会醒过来,就像梦魇,明明很恐惧,但是却什么也做不了。

陈念不甘心,于是选择了第二次“仗剑”——报警——既是为自己,也是为了胡小蝶。

陈念

也正是当警察开始介入调查的时候,我们才真正开始感受到少年与成年之间那一道无形却坚实的“墙”。没有人愿意出来为陈念作证,似乎只要作证了就是背叛了少年这个称谓,似乎就是与成年“同流合污”……每一次看到同学面对警察询问时的一次次摇头,我心中的寒意都会增加一分。我理解他们,我经历过那个年纪,所有向成年人寻求帮助的少年都会被认为是“不合群的”、“应该被孤立的”……没有人真的在乎过这些求助的少年经历过什么?少年们对于是非有着非黑即白的对立感,而向成年人求助,不管是老师、家长还是警察,都会被视为少年群体的底限——你是无能的,你不能自己处理好自己的事情,所以你应该是被孤立的。

这次调查的结果是好的,尽管面对着种种困难,最终确认了魏莱等三个女生的霸凌行为。学校对她们三个人的进行了停学处分,却保留了三个人的高考资格。

这次调查的结果也是不好的,陈念知道这样的处罚不能真正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可能只会迎来更凶狠的报复。同时也因为这个事情她们班很受学生喜欢的班主任也被撤换。尽管班主任临走时一直跟陈念强调说:“你要相信这件事情你是对的。”但是在少年眼中,因为自己的关系让一位受人尊敬的老师离开,怎么能说明自己的对的呢?

所以当警官郑易送陈念回家的路上,郑易问陈念是否见过野兽的眼睛——冰冷且面无表情?陈念回答说,那是因为野兽不相信这个世界有人能保护它,所以只能用这样的姿态来面对世界。

在这一刻我们才惊讶的发现,原来魏莱和陈念眼中都有这一份“冰冷”。只不过魏莱的冰冷是漠视生命,而陈念的冰冷是静静的积蓄力量、等待着一击即中的毁灭生命——不是毁灭你的,就是毁灭我的。

魏莱与陈念

报复还是一如预期的到来了,魏莱三人等在陈念家的门口,想要好好收拾陈念。陈念趁着对方的不注意跑开了。在追逐与躲藏的过程中,陈念试图寻求郑易的帮助。但是当郑易那种成年人的冷静有时候容易让少年误认为是冷漠(不排除有很多成年人是真的冷漠,因为成年人的“记性都不太好”),所以陈念最后只是匆匆挂掉了电话。

电影的最后,女警官一直质问陈念:“你为什么不相信成年人?为什么不让我们帮你?”

我想说的是:“我信过啊。可是我妈妈自身难保,我不想她再为我担心;我报告班主任,班主任只能是批评教育;我报过警,赶走魏莱的同时,我也赶走了我的班主任;我打过电话给郑易,可是他太忙了啊……我还怎么相信你们呢?”

挂掉郑易电话的那一刻,是陈念决定要用少年人的方式解决这一切的开始——她开始寻求另一位少年小北的帮助。

小北——刘北山

刘北山

陈念去找刘北山的时候已经是第三次见到这个少年了。

第一次见到少年小北的时候,小北正被几个社会青年围殴。心中有“剑”的陈念试图报警帮小北解围。尽管最终没有成功报警了,但是也用自己的方式帮小北解了围。

小北心中也有“剑”——作为一个小混混,不偷不抢,不碰毒品,还经常打抱不平——他的拳头就是他的“剑”。虽然他不相信正义,在他看来“不是你欺负人就是被人欺负”,所以他也不相信郑易。但是他却用他的拳头守护着自己心中的正义。

我相信“不欠别人人情”也是小北所要守护的“正义”之一,于是有了他与陈念第二次的相遇。小北不但把陈念被抢的钱还给了她,还把为了帮他而弄坏的手机给陈念修好了。

也许是小北在陈念眼中看到了希望,也许是陈念在小北身上感受到了力量。两个少年第三次的重逢显得如此自然。不需要过多询问对方怎么了?不需要解释为什么欺负你的人不选别人只选你?少年人心中的信念很简单,因为是你,就够了。

从此,陈念身后多了一道身影。虽然这道身影不那么“见得了光”,可是我们再看到的陈念不用再担心来自身后的“魏莱们”的黑脚。

从此,陈念可以在课本上写下“我们身处阴沟,但依然有人仰望星空”的文字。

从此,陈念心中的“天涯”中多了一个“他”。

从此,他们约定,“你保护世界,我保护你”。

……

陈念与刘北山

故事的最后,在偶然中的必然中,陈念失手杀了魏莱。小北为了陈念而承认是自己杀了魏莱。在“你赢了我就不算输”的信念中,我们渐渐分不清小北和陈念到底是寄托了怎样的情感在对方身上?爱情?亲情?还是别的?

我妹妹(女朋友)说,他们好像活成了彼此。只要其中一个人活出来,他们就觉得自己也活出来了。他们都不相信其他人,特别是成年人,因为每一次陈念受伤害的时候,妈妈总是“没有”回来的;而小北更是一个被父母视为累赘而抛下的孩子。如果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能相信,我还能相信谁呢?

但是他们相信彼此,就像只能相信他们自己一样。

所以,你赢了,我就不算输!

郑易会迟到,但从不会缺席(希望如此)

郑易好难啊!

对上,有一个成熟到有些世故的领导,似乎在告诉郑易这个世界有多少的无奈……

对下,面对两个不再相信自己的少年,那么善良的两个少年选择用那么极致和决绝的方式相互取暖,自己却无能为力……

郑易

正义好难啊!

我需要用那么大的付出——付出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甚至更多人的未来去争取,可能还不一定能争取得到。

我需要有那么好的运气——遇到我的小北、遇到我的郑易。

结尾处,陈念问小北:“如果事情重来一次,你还会愿意做出同样的选择吗?”

小北说:“没有如果,我不希望这样的如果重来一遍。”

我也希望这样的如果不会再有,我希望世间所有的正义都只是迟到,而不是缺席。

我们与“信”的距离

妹妹(女朋友)说我太理想主义了。

这一点我是承认的。

我会想起曾经那些我很少想起过的同学。他们在班里面往往是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最角落的位置。他们不常说话,不怎么参加班级活动。你常常会忘了他们的存在,只在偶尔需要调侃和甩锅的时候会想到他们。我不是那个真正的霸凌者、欺压者,于我而言这些调侃和甩锅可能只是无心之过。可是对于这些同学而言,他们会不会因为这一次次的“无心之失”而越发感受到来自这个世界的敌意?那时候的他们又经历了什么呢?

每当想到这些,我就会惊叹于“我们与恶的距离”真的不远!

可是我们与“信”的距离呢?

刘北山与陈念

电影中的成年人总在呐喊:“你们为什么不选择相信我们?”

可是信从哪里来呢?

如果不是成年人一次次地让少年人“失望”,少年人为什么会失去对成年人的相信呢?

这些成年人中包括父母、老师、警察……我相信这些成年人中没有谁是故意要伤害少年人的。但是就好像电影中说的一样,“成年人普遍都记性不好”,我们似乎忘记了我们是怎么从少年时代走过来的。我们觉得我们成年人有更好的,更简单的方法去解决少年人的事情。我们不是故意的。但是也许就是那一句“为什么别人只欺负你不欺负别人”,就能让少年人对成年人的“信任”崩塌。

当我们再想问少年“为什么不相信我们?”的时候,也许我们应该先问问“为什么我们没能赢得他们的相信?”

因为,我们与“信”的距离真的不近!

一如我们与恶的距离真的不远!

最后,作为理想主义的我,我真的希望这样“如果”真能如小北说的那样,不会再有。

我也希望每一个少年和曾经的少年以及依然少年人们,依然像歌谣中唱的那样:

“经历了人生百态,世间的冷暖,这笑容温暖纯真”。

——致  少年的你,成年的我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1,714评论 1 298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817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3,456评论 0 211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811评论 0 174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501评论 1 252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648评论 1 173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305评论 2 267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107评论 0 165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870评论 6 228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441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211评论 2 213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531评论 1 225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89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074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433评论 3 20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96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53评论 0 164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423评论 2 23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515评论 2 22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