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一首歌

《最后的莫西干人》这一首曲子,太过悲凉,不易多听。但听过一次后,就会念念不忘,不时会想起。不光是曲风和调子,它的歌词更是有一种渗入骨髓的疼痛。悲与喜,生与死,本来就是一体两面,如何能绝对的分开。

这是我看到的对于死亡,对于彻底消失的最深刻的文字。下面我将展示一下它们。

《最后的莫西干人》

有一天,我去世了,

恨我的人,翩翩起舞,

爱我的人,眼泪如露。

第二天,我的尸体头朝西埋在地下深处,

恨我的人,看着我的坟墓,一脸笑意,

爱我的人,不敢回头看那么一眼。

一年后,我的尸骨已经腐烂,我的坟堆雨打风吹,

恨我的人,偶尔在茶余饭后提到我时,仍然一脸恼怒,

爱我的人,夜深人静时,无声的眼泪向谁哭诉。

十年后,我没有了尸体,只剩一些残骨。

恨我的人,只隐约记得我的名字,已经忘记了我的面目,

爱我至深的人啊,想起我时,有短暂的沉默,生活把一切都渐渐模糊。

几十年后,我的坟堆雨打风吹去,唯有一片荒芜,

恨我的人,把我遗忘

爱我至深的人,也跟着进入了坟墓。

对这个世界来说,我彻底变成了虚无。

我奋斗一生,带不走一树一木。

我一生执着,带不走一分虚荣爱慕。

今生,无论贵贱贫富,总有一天都要走到这最后一步。

到了后世,霍然回首,我的一生,形同虚设!

我想痛哭,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我想忏悔,却已迟暮!

用心去生活,别以他人的眼光为尺度。

爱恨情仇其实都只是对自身的爱慕。

三千繁华,弹指刹那,百年之后,不过一捧黄沙。

看完后,我想起了我的父亲。他离开我们已经九年了。这一首词,就好像从他口里说出来的,让我明白什么是消亡。一个名族、一种文化、还有一个一个的人。

跟《红楼梦》里好了歌一样,都是在诉说着一种虚无。只是好了歌说的生前的徒劳追逐,《最后的莫西干人》说的是死后,从还会被人记恨和爱,到最后变成一捧黄沙的过程。

今天孟晚舟女士终于归国了。我是从一个普通的人角度去了解,被无辜被羁留在异国的一千多个日夜,终于可以自由并回到自己的祖国和家人身边,那是怎样的一种大起大落,大悲大喜,内心有多少感概呀!

我也想起了革命年代,那些为了信仰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志士。肉体可以被摧毁,但精神是无法被打倒,使之屈服的。

就像印第安部落被灭绝了,它的文化火种和情感沉淀依然在它的子民身体和血液里。这首曲子,表达并传承了下来。有一种非比寻常的力量,就像石缝下的种子,终会在合适的时机,破土抽芽。

有些会被历史变成黄沙让风带走,有些吹不走的结晶体,都变成了稀世珍宝。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