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三【TV版】同人续集【5】

仙三续集【5】

图片发自简书App


     龙葵决定克服内心的恐惧,走下高台四处游荡。途中不少贪图美色的色鬼,看到她这面若桃花,身量苗条的,都想来占占她的便宜,却都被红葵一一制服。渐渐的,也没有谁敢动这个不时就会变色的厉害角色了。

     误打误撞地,她便来到了戏台——她曾听哥哥讲过,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这里的表演者都将把自己的身世或是一些感人的故事诉予听众,若是能收获众鬼的泪水,便算是过关。她心想有趣,便驻足观望。

     此时在台上演的人大概是个戏子,讲的是西楚霸王项羽和乱世佳人虞姬的故事,当他讲到垓下之争,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的泣血悲歌之时,台下已是哭声一片。龙葵听后,亦不由得想到哥哥临上沙场前写给自己的诀别信,本还未消的愁苦再次从心底一层层漫上来,眼泪终于再次决堤。。。

     久而久之,她发觉这戏台虽然总使得她落泪,却也是这鬼界最好的去处,便总是待在这里,也算是消磨日子。

     然而好景不长,一日,一个凶神恶煞的鬼差找到她,揪住她的衣领:“你天天在这儿看戏,居然一点钱也不交?”

     “什......什么?”龙葵被吓得语无伦次,“要......要交钱吗?我......我不知道啊......”

     “有舍才有得,这个道理谁不懂?你若是不交钱,又有何资格坐在这看戏?”那鬼差的声音又提高了几分,“这样赔本的生意,你会做吗?”

     “对不起......”龙葵的眼泪不自觉地溢出,“我一定会想方法赚到钱,一定会来偿还这笔账的......你给我一点时间,我这就去找差事......”

     “那多麻烦啊,我还懒得算利息。”鬼差是语气突然变得柔和,揪着龙葵领子的手也放了下来。不过紧接着,那手便开始抚摸龙葵的面庞,“看这美人胚子,不如我们......”

     “请你不要这样!”龙葵想把他的手拉开,但女子的力气怎比男子,无论龙葵如何用力,都只不过是做无用功,“不要......不要这样,我求求你......”

     谁知那鬼差竟变本加厉,双手忽地紧拥住龙葵,眼看龙葵就要清白不保。

     “竟敢动她,你是不是不要命了?”鬼差刚凑上去准备好好地享受一番,便发现本是蓝衣的龙葵成了一袭红装。

     “呀?还会变色啊?”那鬼差竟有恃无恐,“无妨,美人还是那个美人!红色的我更喜欢!......”

     话还未说完,他便听到一阵巨大的响声,紧接着胸膛便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他怀中的女子,竟能在瞬间挣脱出来,并狠狠地给了他一拳!

     “哎?你欠钱还有理了是吧?大家评评理啊,她拖欠我的费用,不还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出手打人!还有没有天理了啊?”这鬼差的嚎叫声引得本就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群众更是堵得水泄不通。

     “你既欲轻薄我,就要付出你应有的代价!”红葵生平最见不得的就是这种装腔作势装可怜的,一气之下,掏出乾坤弓,一箭射向那鬼差的肩胛。

     “哼,雕虫小技。”鬼差不愧为鬼差,还是有点看家本领的。只见他猛地跃起,双手合十,一阵光芒挡在了他的胸前。但红葵的箭也是气势汹汹,二者相碰,迸发出耀眼的火花。

     那根箭固然凌厉,到底还是轻了些:随着擦出的火花越来越大,箭的气势已不再恢宏,眼看已成摇摇欲坠之势。

     “这箭如此气势,若为我所噬,不知可以提升我多少修为。”鬼差一面狞笑,一面变换手势,双手环抱成球状。只见那屏障上出现一个黑色的漩涡,将箭吞噬。之后,鬼差便收势落地。

     “嗯......不错,果然是根好箭。”鬼差微眯双眼,感受着自己修为的不断上升,嘴角,也徐徐上升成一个诡异的弧度。

     “就让我来试试修为攀升后的实力!”鬼差话罢,再次舞动双手,企图形成阵法。

     可,半晌过后,阵法却迟迟没有形成,反而是鬼差的脸上冒出了不少的汗珠。他双眉紧蹙,手势的变换又加快了些......

     突然,一阵巨响,他便感到全身如同爆裂,软倒在了地上。

     “莫非......这弓箭......有神力?”那鬼差想用尽全力站起,最终也只能勉强趴在地上。

     “此弓乃乾坤弓,弓乃神龙之角铸成,所发出的每一箭,都会凝聚神龙之力。自古神鬼殊途,若是二者同时修炼或是运用,后果可想而知。”红葵冷笑,“呵,我本没打算杀你的,结果不想你却自寻死路!”

     “不甘心,我不甘心......”鬼差绝望地怒吼,“不行......我死了,你也别想活!”说完,全身突然瓦解,一阵绿光,带着强大的力量和死亡的气息,径直向红葵射了过来——那是......鬼在临死之前,以最后的灵气和无穷的怨念放出的青光咒!

     红葵本想躲开,然而无论她如何使劲,始终是无济于事——那鬼差死前定是想要玉石俱焚,便在下青光咒的同时,以身为祭,在她的身上又下了定身咒!十息之内,她根本无法移动。

     十息虽不长,但让这道死亡之光穿透她的身体,已是绰绰有余。

     红葵无奈,只得闭上眼等待死亡。

     “对不起,龙葵。我没能让你等到哥哥。都是我太鲁莽了......”

     渝州。

     “今儿个初雪,外头甚是热闹。”丁伯看着外面人声鼎沸的,多少有些坐不住,“我先去外面看看,马上就回来啊!”

     “好!”雪见应道,然后继续清点古物......

     “终于清完了!今儿还好,古物一件未少!”雪见抬头,赫然发现赵文昌就站在眼前。

     “呀!”雪见吓了一大跳,“我说赵文昌啊,有事你打个招呼啊,在这傻站着干嘛,充门神啊?”

     “不敢。”赵文昌抱拳,“景夫人之言,小的定会铭记心中,下次断不再犯!”

     “什么?景夫人?”雪见茫然,“谁是景夫人?”

     “啊?景夫人,你不会是失忆了罢?”赵文昌谄媚的脸上带着几分惊诧,“你是永安当之主景天的夫人啊?”

     “永安当之主不是我和丁伯吗?”雪见挠挠头,“景天?景......天?”

     电光火石之间,雪见只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溢出一阵清新之气,一片混沌的大脑也逐渐清明......

     “是了!那天我碰到的那个男子,他正是景天!”雪见自言自语道,“可是......他......他怎么会是我的夫君呢?......”

     看着苦苦思索的雪见,赵文昌刚要再度发话,却发现自己的嘴忽然被别人捂住。

     “嘘!”身后响起丁伯的声音,“以后不要向雪见提起景天!否则,小心你本月的赏钱!”

     “啊?”赵文昌先是一愣,看到赵文昌身上的掌柜令牌后,便点头如捣蒜一般,“不知者无罪,恋小的初犯,先放过小的一次吧!”

     “平常找你时你又不在,今儿你最不应出现时你又偏偏来了!真是作孽哟!”丁伯叹了口气,做了个手势,赵文昌随即退下了。

     “......”丁伯凝视着雪见,欲言又止。

     许久,雪见才放弃回忆,问起丁伯:“丁伯,我与景天真是夫妻吗?要是如此,他那天又为何要离开呢。。。”

     “啊。”丁伯尴尬一笑,“你和他的确有夫妻之情,但却还未真正成亲。至于景天嘛,说是要出去拜访一位故人,那位故人住得非常遥远,若要盼得归期,少说只怕也要三四年呵!”

     “啊?这么久啊!那岂不是要三四年之后我们才能成亲......”雪见嘟嘴,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只怕我就是被这个薄情郎给气得失忆的罢!”她暗忖道。

     “雪见姑娘大可放心,景天复归之日,便是二人成亲之时。”丁伯道,“若是雪见姑娘没有其他事了,我便去核实账本去了。”

     “哦,好。”

     丁伯转身,神情便变得懊恼和后悔,他心中默道:“景天啊,我没能很好地履行我的承诺。不过,至少她还未能全记起来,若是日后不再向她提到'景天'二字,她应当无法完全记起。你大可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二息,三息,五息,八息......

     十息已然过去,红葵却没有感觉到应有的疼痛,耳畔倒是传来了一声低沉的惨叫。

     红葵睁眼看向前方,刹那间,她双眼圆睁,神情中满是惊讶,双手也应诧异而颤抖。

     不错,有个男子帮她挡住了那道光。这个男子,现在已经倒在了地上。

     这个男子,就是景天。

     “哥哥!”红葵的衣衫瞬间褪回蓝色,她连忙扶起景天,“哥哥......你怎么......你怎么会在这?”

     “这个......说来话长......总而言之......就是......我为天下苍生......牺牲了自己的寿命......”景天笑得有气无力,“妹妹,我是不是......一个大英雄......你......是不是为我骄傲?”

     “哥哥......”龙葵用力地点点头,泪水似清泉涌出:她没有想到和哥哥重逢之日是那么的快,更没想到重逢之日竟是那么的悲伤,“我多么希望你能再晚些来啊......我犯下的错,不应该让你来承担啊......”

     “傻......傻妹妹,哥哥生来......就是要保护妹妹的啊!我为......救你......而死,是我......作为一个兄长......应尽的......职责呵!”景天伸出无力的双手,拭去龙葵面颊上的泪花,龙葵只觉脸上软绵绵的,全然没有之前景天为她拭泪时的力量之感——过去她伤心落泪之时,哥哥总能让她破涕为笑,这正是因为每次感受到这股力量,她便也觉得自己的内心也同样充满了力量。有哥哥在,她什么都无须害怕。

“再说,哥哥......一点......也不痛苦,哥哥从人......变成鬼的时候......可比这个......要痛苦多啦......”

“哥哥,你不要死,不要离开我!”龙葵紧紧地握住他的手,“我们这就去奈何桥,好不好......我们一起去入轮回,好不好......”

景天微微点头:“好。”

龙葵于是奋力托住景天,一步一步,踉踉跄跄地从人群中挤出,向着奈何桥的方向缓缓走去......

他们没有发现,就在他们上空,众鬼之泪已是不计其数。。。

奈何桥旁,孟婆铺内。

“你的汤。”一个白发老妪倒了一碗汤,放到台前——不用说,这便是孟婆无疑。

“为何只有一碗?”

“这你还要问?”孟婆仔细端详着景天,“但凡魂魄受伤或是不全者,皆不得入轮回。这男子身受青光咒,此乃鬼之灵气所化,凡中咒者,但凡为鬼,皆登时毙命......只是怪哉,为何他的身上隐约有神的气息呢?......大概,这便是他没有立死的原因。”

“那......那您能救他吗?”龙葵突然跪地,“还请您告诉我医治之方!”

“快快起来。”孟婆道,“不是我不想救他,只是他虽有神之气息,却终究还是鬼。约莫十二个时辰后,他便会魂飞魄散。”

“魂飞......魄散?”龙葵泣涕涟涟,“不会的,他前世是天界第一神将飞蓬,他不会死的! ”

“飞蓬?”孟婆轻闭双眼,须臾之后又再度睁开,“哦,我记起来了,可是,他被贬下凡尘后,便同常人无异了。如今亦是如此,无论他以前是谁,也终究逃不过散魂的命运......”而后轻叹一声,“只是,可惜了昔日如此厉害的一大神将......”

“无妨。”景天摆摆手,“曾听......丁伯说过,人死......为鬼......鬼死......为聻......鬼之......畏聻......犹人......畏鬼也。我死后......想必也只是......成了聻而已......并非代表......完全消失......”

“嗯。”孟婆轻轻地点了点头。事实上,是否有聻,她也不得而知,但,她也不想让二人过分难受。

“我们......出去吧......妹妹,你再......陪陪哥哥。”景天轻拍了拍龙葵的肩。

“嗯。”龙葵点了点头,扶起景天,缓缓离开了孟婆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