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粉丝

                                                                                     

J'ai tué ma mère (I killed my mother)

“嘿,别总是录长段音频了。多读点自己文章,给自己推广!”喜顺在一旁着急道。

喜顺是我妈。小升初的时候,她赶忙着帮我转学,进名牌学校。热衷各种补习班,全给我报上。起先我本想如她所愿,当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可怎奈迟迟未开窍,落得个摆尾。哎,喜顺的钱都被我打了水漂。

可喜顺偏偏是一个你明明感到对她很愧疚却根本愧疚不起来的一个人。就如现在,我终于在自己的创作天地里有一番成就,她却时不时在我耳边说:“哟,又在这瞎写哈,学习咋就没这么积极呢?”

J'ai tué ma mère (I killed my mother)

而且她是一个锱铢必较的女人。她送我去读书全当作投资。所谓投资都是要看到回报的。可怜我这个不争气的一次又一次让她做了亏本买卖。某次考试,好不容易翻身农奴把歌唱,回到上游了,她却没表现出一点喜悦,还说,“要超过某某某。”看到我能写几篇成样子的文章了,扬言要我“打倒某某某”。呵呵,你干脆给我取名杨超越得了。

她的控制欲一如她入睡时的鼾声,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每次她凶我的时候,别说我了,就连老六都默不作声了。

老六是我爹,承认我性格里有很多源于他的遗传,比如沉默是金、闷声不响搞事情,对吧。但我的隐忍的的确确是来自喜顺的强势。所以很多人都觉得我好欺负。我确实好对付,因为我一点也不敢惹别人生气。

她简直就如美帝国主义,单纯请我帮个忙,我都无法拒绝,只得贱兮兮地为她赴汤蹈火,把自己最重要的事情抛在脑后。所以,昨天我是23点之后发布公众号,24点后上床睡觉。现在看喜顺的公众号真是越看越顺眼,除了她本人,因为全都是我帮她弄的。那个啥,你们也可以关注一下她的公众号哈。不过她这么爱炫耀的人应该早都手动分享了吧。

说到她爱炫耀,真是没谁了。炫耀自己就够呛,还连带女儿一起炫。每次自己进她QQ空间都会感到很羞耻。日更说说,内容是这样的:

“女儿今天申请公众号,创作了第一篇文字。”

“嗯,这篇写得很感人。”

“今天的背景音乐、插图、排版都很不错。”

“继续加油,赶快成作家!”

哎哟,全世界都知道你想要你女儿成作家。

最讨厌她故作谦虚地说,“不成作家,我们成写手。”

“什么我、你、我们?我是我,你是你,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你的人生总要为自己而活。”

这句话我憋了好久,那天终于在喜顺面前爆发,尽管我知道马上将面临的是那个女人的咆哮。

没想到喜顺却是在一旁收拾着茶几上的碎纸屑,一边悠悠地说,“你这白眼狼,人家尽心尽意为你,你都不当回事。”

接着是一阵轻叹。

J'ai tué ma mère (I killed my mother)

那一瞬间我好像明白自己是有多么无理取闹、自作聪明。喜顺之所以能表现得那么强悍,是因为她有了我。尽管我没能像“别人家孩子”那样让她骄傲,但她依旧是我的头号粉丝。为我喜,为我忧。可我却傻傻地不领情。

还记得她模仿我离家求学后想家,哭着鼻子喊着“妈妈,妈妈”贱兮兮的样子,她说,“凭你这胆量,没了我怎么办。”

我翻个白眼给她体会,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让这个女人刮目相看。

那天我俩抱着手机在客厅畅玩,已经过了午饭的点,肚子饿到不行。我对喜顺说,“我饿了。”她刷着手机,都没抬头看我一眼。

我又说,“喜顺,我饿了。”

喜顺只看手机,回了我句,“我也饿了。”

哪知她一会儿又来了一句,“快给我搞东西吃。”

从未开过的火的我在饥饿的压迫下与喜顺的“鼓励”下,把一根火腿肠给炸胡了。

喜顺还是那个喜顺,只是我开始适应她那霸道而专制的炽爱。

她是我的头号粉丝啊。

J'ai tué ma mère (I killed my mother)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