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父

清晨踩在依稀熟悉的路上,

目睹整齐排列的堡坎石,

不经泪眼模糊。

仿佛看到父亲佝偻的背影,

在这片土地洒下的热泪。

草木春去秋来,

小渠依旧不腐,

叹,父亲早已作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