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故事《流年婆娑,醉了春秋》第九章 母亲的邻居

字数 1763阅读 23

凌乱的思绪写满扉页,尘世的边缘,看不到今生的完美,喧哗的尘世,已不再盼望什么,岁月扭转不了轮回,承诺兑现不了今生,无边的风景,够不着,触摸不到,曾经对视的眼眸,只有吝啬笑容,无法回想过去,没有温暖。

一个人穿行在人群里,不断寻找微笑,一幕一幕,飘渺无依,一切都已褪去了原有的色彩,岁月的忧伤,天的那边,再也没有了等待,相思成了断肠,风过了只剩下忧伤。


二月的天异常冷,清荷望着一片荒凉,想着那些事。往母亲家走。

“清荷回来啦。”清荷回头,看见是邻居伯伯,他正从一辆货车上下来。

“这是怎么了?怎么又把东西拖回来了。”母亲跑过来问。

“唉!老婆子和媳妇吵架了,媳妇叫我们滚,我们就滚回来了。”伯伯叹了一声。

“回来也好,回来热闹啊,可以打打麻将,比城里关着自由。”母亲回应。

“是啊,回家住,干什么都方便,不用看人脸色。还是老家好啊,空气也好!”伯母有些开心地说。

伯伯一家是村里混得最好的,因为伯伯的大女儿嫁给一个当官的军人,女儿一个人养活娘家所有的人,令村里的人都是羡慕又眼红。

伯伯有五个女儿,一个儿子,记得小时候大家都很穷,伯伯一家也很穷,都是住的土房子,大家也十分的友好互助。

后来伯伯的大女儿云被当兵的舅舅带出去当兵,云姐天生丽质,身材高挑,人也非常漂亮,入伍当了个护士,云姐被部队里一个当官的高干看上了。

清荷记得上小学时,一次回家,他家聚了好多人,母亲说:“你云姐带女婿回来,是个当官的军人,在北京,人家非常有钱有权有势。”云姐,这个人非常的陌生,那时只见到伯伯家只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清荷和好多孩子一起跑去看了,看见一样英姿飒爽穿着军装的男人被一群人围着站在破旧的房子里,看见云姐非常的美。听不懂大人们那时讲的话,只记得笑声一阵阵的。大家都非常开心。

之后,云姐的弟弟辉,和清荷是同学,他本来学习成绩非常好,云姐回来那次后,大家都在传他以后会怎样的大好前程,传到学校里,老师也在传,老师们对他一下子非常好,接着同学间也在传,很快就有好多女生追他,争他,在学校为他打架。一时好多新闻。

云姐将二妹三妹都通过关系弄进城里上学了,四妹比较叛逆自己小学毕业就出去混江湖,之后嫁给一个福建比较富有的人家。

云姐婚后生活非常富裕,老公不断地升官发财,伯伯一家瞬间发生天大的变化,地也不种了,四十多岁的伯母想再生一个儿子又怀孕了生了个女儿,云姐每年寄很多钱给娘家,养娘家四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又特地寄了大笔的钱回娘家让父母盖房子,村里第一个洋式三层新楼拔地而起,围了大院子,种上了各种名贵的花草树木,与四周的土房砖房有些不入。

以前大家都喜欢串门,现在不好意思去,怕土鞋,劳动的鞋子弄脏了伯伯家,伯伯是村里队里最早安装电话的,去镇上接电话打电话非常不方便,大家都去伯伯家用电话,电话是要付费的,和镇上一样,打出去按时间收费,接进来他来叫你,但还是要给使用费。后来清荷上高中了,去用过他家的电话,那时是初次去他家,房子已经好几年了,但还是很新,家具都是上好的,有冰箱空调,沙发等。

辉是和清荷一起考进同一所镇中学的,那时经常听见他和女同学交朋友,那时不在学校吃,天天带着一群人去街上下馆子,初一上完后,辉就被大姐带走,好像是去部队了,再就他的没有消息。

云姐生了个儿子,村里人说,云姐的老公家都是高干,有两个姐姐都不要小孩,所以云姐的儿子就显得尤为重要,两个姑姑抢着给钱花,钱都无法花完。云姐也报答了舅舅的恩情,将舅舅一家也全部弄去北京了,听说都混得非常好。很是让母亲有面子有光。

清荷上大学时,辉带着一个女孩回家过年,是辉在当工程兵时,去酒店吃饭遇上的安徽女孩,女孩没上学,很早就在外打工,遇上辉后就要嫁给他,于是辉同意了,带回家给父亲看,父母见女孩一表人才,很漂亮,于是当年娶了她,云姐在家乡的市区买了两套房子,一套给辉,一套给父母,辉跟着云姐老公的一个手下做事,听说是做道路工程的,工作轻松,每年收入颇丰,辉的老婆结婚后就和伯父母一起生活在市区,云姐给她安排好的政府工作,她嫌累没去,生完孩子后,三个人带孩子,这次是孩子上学的事情发生了点小摩擦,之前也发生过,每次都是辉赶回来将父母接回城里去和解。估计这次也是。


接着之前更新,下篇:散文故事《流年婆娑,醉了春秋》第十章

记录生活里的真实故事,感受生活的真实面,人间又冷又暖,我是一个记录故事的人。

四夕清荷(禾)/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5岁的晓冉,温文尔雅,大方知性,在一家企业做市场工作,目前已是白领一枚,男朋友也高大帅气,最主要是很有才华,经过...
  • 今天微博上有人说“应该承认说,女作者格局小、脑洞浅,撑不出大世界观……男作者光有脑洞和构架,没有文笔可言。”遭到很...
  • 长虹饮涧兮,苍龙腾天; 新月出云兮,碧水连环。 绿杨萦桥兮,红玫拂岸; 虹晚雨霁兮,花落谷川。 笼青阁以霞蔚兮,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