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给婆婆的羽绒被终于寄出了。

我打电话告诉她,快递到了务必去取回来,再晒一晒,拍得更蓬松一些。

婆婆客气道:“让你破费了,辛苦了哈!”

我调侃道:“哎哟!还跟我客气,虚伪了哈!”

我和婆婆说话经常这么吊儿郎当的开玩笑。别人总会担心我这么说话会不会让婆婆多想。

我很肯定的说道:“不会,因为我们彼此都很了解。相处都很融洽。”

今年婆婆虽然没来帮忙照看孩子们,也没有影响我们平时的沟通。彼此有什么需求,直接了当的表达。

有时候,婆婆需要点什么东西,我总会在网上给她安排。我如果想要什么东西,她也会立刻从老家买好邮寄过来。

孩子们成长的一些趣事,我也会及时和她分享。家里的一些八卦,她也会跟我吐槽。

这些当然和婆婆没有女儿,小叔子还没有结婚有很大的关系。毕竟,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是有一定道理的。

给婆婆寄东西,收件人电话我一直留自己的,因为她老人家经常不带手机在身上。准确的说,她的手机和座机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每次东西到了,别人打电话给我,我再晚上打电话告诉她,让她去取。

被子寄出我就打电话告诉她,到了我打电话你立马去取,因为我发现干洗店没有烘太干,还需要她再晒晒,拍拍才能用。

我打电话让她去取的时候,她先用纸和笔写下取件码,然后兴高采烈的就去了。等到了快递点部,发现忘记带取件码,我扯着嗓子跟她念了好几遍验证码。挂了电话后无奈的感叹道:“我年纪大了是不是也这样呀!”

所以,善待老人,就是善待今后的自己。

前几天,和妈妈通话,聊到准备香肠腊肉的事情。之前我做了香肠,说给她寄一些,她断然的拒绝了。而现在,她又跟我细细说到自己准备了多少香肠腊肉。

妈妈不会网购,她听别人说好人家牌子的老腊肉调料很好吃,去市场买,肉摊的老板说不买肉就不卖,托人家买到现在也没买。我立刻在网上给她买了一份。

我跟她说,如果想要买什么东西不方便的话,跟我和姐姐说好了。这可能是我作为女儿目前能尽的唯一一点义务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